中世紀的逼迫(一) 中世紀教會歷史

 

   

第十五篇 新生鐸夫與摩爾維亞教會

一、輔讀文獻

1. 歷史概述
2. 《話語職事》摩爾維亞教會
3. 新生鐸夫小傳
4. 摩爾維亞教會的禱告

二、歷史景點

1. 摩爾維亞
2. 格羅斯翰納鐸夫(Grosshennersdorf)
3. 伯特鐸夫(Berthelsdorf)
4. 主護村(Herrnhut)

三、討論題綱

1. 新生鐸夫的生平
2. 摩爾維亞運動


歷史概述

1. 新生鐸夫(Nicholas Ludwig von Zinzendorf)的幼年與生平

新生鐸夫生於1700年生於德國的德勒斯登(Dresdon),父母皆為敬虔的基督徒。父親為一奧地利貴族,在新生鐸夫出生後六週便去世,臨終時將抱在手中的孩子奉獻給主。父親去世後,母親改嫁,新生鐸夫便由外祖母格斯杜夫(Gersdorf)男爵夫人和姨媽韓莉塔(Henrietta)扶養長大。格斯杜夫與韓莉塔夫人十分敬虔愛主,不僅經常閱讀聖經,並且將家打開接待施本爾、富朗開等敬虔派人士。在環境的薰陶之下,新生鐸夫自幼就將自己奉獻給主,渴慕作基督耶穌忠心的奴僕。

十歲時,新生鐸夫被送到當時德國敬虔運動的中心─哈勒的預科學校(Padagogium)接受教育。在那裡,新生鐸夫與其他幾個同學,成了芥菜種團(The order of the Grain of the Mustard Seed),以見證主名、彼此相愛、互相幫助為職志,並相約要將福音傳揚到地極。每一個團員都有一枚戒指,上面刻著希臘文:「沒有人為自己活」。預科學校畢業後,新生鐸原本要繼續進入哈勒大學就讀。然而卻遭到了伯父─一位正統路德派信徒─的強烈反對。在伯父的干涉下,新生鐸夫轉往了路德宗的大本營─威騰堡大學修習法律。他在那裡大量的閱讀屬靈書籍,並且經常整夜的讀經與禱告。在大學畢業之前,新生鐸夫照例前往歐洲遊歷,作為其完成學位的「教育旅行」(The Grand Tour)。當他到德國杜賽多夫(Dusseldorf)的美術館參觀時,被一幅描寫耶穌受難的畫「看哪!這人」(ecce homo)所深深吸引。畫下方有一行拉丁文小字:「為你,我捨一切;為我,你捨何情?」。基督受死的愛,使得他立志一生為主而活。1721年5月,新生鐸夫回到故鄉德勒斯登,擔任薩克森國王的御用大律師。他把德勒斯登的家打開,讓不同階級的貴族或平民,一同讀經、禱告、分享、唱詩。隔年4月,他回到自己的領地伯特鐸夫(Berthelsdorf),並與伊曼朵拉小姐(Erdmuth Dorothea)結婚,兩人同心放棄貴族身分,矢志忠心事奉基督。

2. 摩爾維亞教會(The Moravian Church)的沿革

十五世紀初,波希米亞改教領袖約主護村斯遭天主教處決。一部份的跟隨者隨即在波希米亞與鄰邦摩爾維亞一帶爆發革命,而另一部份忠於福音與胡斯教訓的信徒,便在波希米亞的肯瓦(Kunwald)谷中群居。他們在那裡過了五十年的平安生活,被稱為「合一的弟兄們」(The united Brethren)。十七世紀時,他們大遭逼迫,輾轉逃往波蘭、德國等地避難。1722年,在大衛基利司新(Christian David)的引介下,這班摩爾維亞的弟兄們,來到了新生鐸夫的莊園避難。他們將這個新的避難所取名為「主護村」(Herrnhut),並在此安居生活。起初這埵h為摩爾維亞的弟兄們,但是漸漸地,路德派、敬虔派、加爾文派、甚至士文克斐爾等派受逼迫的信徒,都到這裡來尋覓居所。因著人數日益增多,許多關於主餐、浸禮、宗派等道理上的分歧也愈演愈烈。

1727年5月12日,新生鐸夫召聚了主護村的弟兄姊妹,依據聖經真理,與他們立定了兩個公約;一面帶領信徒回到基督的十字架,一面勸勉他們將自己奉獻給主。在新生鐸夫的信心與愛心下,眾人願意靈堶邞禳A同心合意遵守協約。兩個月後,新生鐸夫意外的在西里西亞的圖書館中,發現了一分弟兄會的古老的拉丁文章程,內容竟與之前所締的協約相似。回到主護村後,新生鐸夫將其譯成德文傳閱,眾人都希奇聖靈的印證。

公約實行後,信徒們的禱告與交通增多。1727年8月13日,眾人在前往伯特鐸夫教堂聚會的路上,凡是有間隔的弟兄姊妹,都相互認罪。在那一天的聚會堙A聖靈大大的澆灌在會眾身上,將他們浸入一個靈堙C爾後,摩爾維亞的教會經歷空前的大復興;人人獻上自己,願意將福音傳揚到世界各地。

1731年,新生鐸夫應邀參加丹麥皇帝的加冠典禮。在那裡,他結識了一位來自西印度群島的黑奴安東尼(Anthony Ulrich),聽見那裡福音的呼聲。新生鐸夫邀請安東尼到主護村交通福音的負擔,立即有兩位弟兄答應呼召,前往聖多馬島。爾後,陸陸續續又有弟兄們前往格陵蘭、聖克盧斯等地。短短三十年內,他們福音的足跡遍及歐洲、美洲、亞洲、甚至非洲。新生鐸夫的海外傳教準則為:一,傳教士不是高高在上,乃是卑微的生活在他們中間;二,直接傳揚耶穌為罪人釘在十字架上,使信入他的人得著重生的福音;三,至終的目的,乃是要全民族、全國家得救。他們在廿年所差出的海外傳教士,甚至超過基督教兩百年所差出之傳教士的總和。英國的傳道人約翰衛斯理(John Wesley)曾在一次航行途中遇見大風浪,當全船都驚慌失措之時,卻見摩爾維亞海外傳教的弟兄及其家眷,安然的唱詩讚美,深受感動。另一位被稱為「近代宣教之父」的克里威廉,也是在摩爾維亞弟兄們刊物的激勵下,前往印度傳道。

3. 摩爾維亞教會的特點

1727年,新生鐸夫與摩爾維亞的會眾們立定了一個協約,協約的三個重點為:著重主耶穌基督十字架的救贖大愛;著重聖靈充滿;並著重將自己奉獻給神,活在聖靈的引導之下。這成了後來摩爾維亞弟兄會復興的主要特點,他們尊重聖靈的主權,重視重生與悔改的主觀經歷,並為著福音火熱。他們十分注重禱告和唱詩。1727年,有48位弟兄姊妹奉獻自己,開始了晝夜不斷的守望禱告,為全世界的傳道工作守望,長達百年之久。除了禱告之外,他們也十分注重唱詩。新生鐸夫所寫的詩歌不下二千首,十分敬虔、屬靈。這些詩歌後來被查理衛斯理(Charles Wesley)大量翻譯運用,創作出許多不朽的佳作。召會現用「詩歌」中的第237首「神的基督是我的義」,即是新生鐸夫的作品。

此外,在宗派林立的十七世紀,摩爾維亞的弟兄們,願意放下宗派的成見,為基督作獨一的見證,實是一項大的恢復。他們的合一並不是在於外面的聯合,乃是聖靈的工作。他們的教會生活十分簡樸,彼此以弟兄姊妹相稱,無階級之分。他們棄絕一切的偶像,單純的仰望、禱告、獻身福音,並等候主來。他們十分重視兒童與青少年的工作,單身的青年弟兄姊妹分別住在弟兄之家和姊妹之家,接受成全。摩爾維亞教會對主的渴慕,以及聖徒間的彼此相愛,被認為是啟示錄中「非拉鐵非」召會的應驗,也是十八至十九世紀主行動水流的所在。

 

《話語職事》摩爾維亞教會

在本地和國外佈道有成就的,最顯著的例子,是摩爾維亞(Moravian)的信徒。按照比例來說,他們比任何基督教群體都作得多。如在英國和美國更正教的信徒,為著佈道所收集的奉獻,將要超過一千二百萬英鎊(等於他們實際奉獻的四倍),所差遣出去佈道的人,將要有四十萬之多---這數目超過了把福音傳遍全世界所需要的人數。’瑪特(Mort)

‘就是到今天(主後一九零零年以前)在摩爾維亞的教會中,每五十八個有相交的人中間,就有一個到國外佈道的人;並且在本地每一個信徒,在國外就有兩個以上脫離異教而相信的人。這樣有果效的國外佈道工作,動機是什麼呢?當摩爾維亞的信徒認識這個大使命的時候,以賽亞書第五十三章十一至十二節那番感人的話,就成為他們的動機:就是我們的主受苦,激勵他們作工。從這預言中,他們喊出這樣佈道的口號:‘為著被殺的羔羊去救人,作他勞苦的功效。……假如我們使人的心對這位受死的救主充滿了愛情,如火焚燒似的受到激勵,基督徒間那種漠不關心的情形就會消失,基督的國度也就要顯現了。’薛凡尼(Schweinitz)

假如教會要興起來,並跟隨摩爾維亞弟兄們的腳蹤,我們就必須找出什麼是他們復興起來的原因,什麼是使他們作這麼多有效工作的能力,尤其是,什麼是神所安排的作工之路‘如果我們沒有同樣的原因,我們也不會有同樣的結果。當我們得著他們成功的條件的時候,今日教會之所以失敗的原因,及如何恢復的道路也就會得著了。摩爾維亞教會的歷史,能從全部的參考書中,摘出簡略的記錄如下。

她的起源

摩爾維亞和波希米亞(Bohemia),乃是奧地利(Austrian)帝國西北的兩個省份,與德國的薩克森(Saxony)接界。在第七第八世紀的時候,那堛漱H先後從希臘教會和羅馬教會得著福音·因為希臘教會允許他們用當地的語言來講道,閱讀以他們的文字所翻譯的聖經,他們中間就有許多派別興起來,互相不斷的爭論。漸漸的,羅馬教會占了上風,到第十五世紀初葉,波希米亞改毅領袖約主護村司(John Huss,另譯休斯),因講福音而被焚燒的時候(一四一五年),這奡N開始變成逼迫聖徒可怕的地方。在這個時候,那些仍然忠心于福音的人(多是約主護村司的工作和殉道忻興起的)就聚集在波希米亞東北部,肯瓦(Kurlwald)山谷中的一個村莊堙C在那堨L們有一段時間可以比較平安地生活。到一四五七年,他們被稱為‘基督之律法的弟兄們。’當他們的教會組成之後,被稱作‘聯合弟兄會’或‘合一的弟兄們’ (United Brothren)。

她的教訓

弟兄們合一的教會中,最寶貴的一點,是她的教訓。這不是弟兄們的真理,乃是他們的生活;不是他們的理論,乃是他們的實際;就是這個,給他們這麼大的能力。後來,更正教的人認識他們的時候,布西爾(Bucer)寫著說,‘在全世界上,只有你們把有益的教訓與純潔的信心聯合在一起。當我們把我們的教會與你們比較一下的時候,我們只有羞愧。但願神保守他所已經賜給你們的’。

加爾文(Calvin)寫著說:‘我祝賀你們的教會,因為主在純潔的道理之外,還賜給你們這麼多豐富的恩賜,並且你們維持了這麼好的品行、秩序、和教訓。我們很久就知道這種組織的價值,但是用任何方法都不能達到。’

馬丁路德(Luther)也說:‘請告訴弟兄們,他們要持守神所已經賜給他們的,也不要廢棄他們的組織和教訓’。

什麼是他們的教訓呢?‘在他們生活的每一件事情上,如買賣、娛樂、基督徒的事奉和作百姓的責任,他們都以主在山上的教訓作他們腳前的燈’。他們認為他們活著乃是為著事奉神,每一件事都是與此相輔相成的。他們的傳道人和長老,照管全體的弟兄姊妹,並且察看大家是否為著神的榮耀活著。全體都是弟兄相愛、彼此幫助、互相勸勉,過著安靜和敬虔的生活。

她的受苦

開始有五十年的時間,雖然到處一直有逼迫,但是他們卻過著比較和平的生活。但是到一五一五年,就是更正教在德國起頭的時候,教皇和皇帝聯合起來攻擊他們,差不多把他們全部消滅。後來,間中有容讓時期,但是難處仍然繼續’到一五四八年,皇帝的敕令把數個人趕到波蘭,在那堨L們成立了一個大而興旺的教會。到一五五六年,新的皇帝接位之後’他們得到平安,於是弟兄們的教會就重斬建立起來,顯且分佈在波希米亞、摩爾維亞、和波蘭三省·到十六世紀末葉,他們的教會已把一本齊全的聖經給了所有的人民,也把教育培植到一個相當的地步,以致波希米亞的學校聞名全歐,並且大家都承認波希米亞的人民是全世界受教育最好的。一六零九年,他們有了波希米亞憲章,是首先給人信仰完全自由的。一六一六午’他們出版《教訓的章則》,講到整個教會的組織。

到弗萊德列二世(FrederickH)即位之後,事情忽然起了改變。一六二零年,在百拉格(PraSue)地方流血的那天,有二十七位作領袖的貴族被處死。以後繼有六年之久波希術亞一直是流血的地方,有三萬六千個家庭離開了那堙A人口從三百萬減到一百萬。弟兄們的教會也分散了。整個十七世紀,那堛漱H只能在暗中敬拜神,並且成立了所謂的‘隱藏的種子’。一直過了一百年,到一七二二年,他們再重新起頭。在那一百年中,只有神知道誰在受苦,但就是在那時期中,希望仍沒有完全消滅。摩爾維亞的教會最後一位監督康門紐(Comebuis)在一六六零年寫著說:‘經歷告訴我們,有的時候,神讓某些教會被毀壞,但是這卻使別的教會被建立起來代替他們,或者使他們在別的地方興起來。或者神看為值得使一個教會在她原來的地方復活過來,或讓她死去,或者神要叫她在別的地方復興起來’這個我們不知道。……照著神自己的應許,福音總是要被那些受過神正常管教的基督徒,傳給地上其他的人民;因些像以前一樣,我們的損失將要成為世人的豐富’。

在一七零七年耶斯克喬治 (GeorgeJaeschke),也說過相似的話。耶斯克是當時幾位真理的見證人之一。他的兒子是耶斯克米迦勒(Michael Jaeschke),孫子是奧古斯丁和稚各倪西爾(Augustin and jakob Neisser)。他們是頭一班帶著妻子兒女,離開本地去到主的守護所(Herrnhut,另譯賀恩莊或訖仁護特)的。耶斯克喬治在他八十三歲臨終的時候說:‘好像現在弟兄們的教會已經到了盡頭,但是,親愛的孩子們,你們將要看見一個大的拯救,是剩餘的人所要得著的。我不知道這個拯救是將要臨到摩爾維亞這堙A或是你們必須離開巴比倫;但是我深信這個拯救不久必會實現。我有點相信你們需要離開這堙A有一個避難的地方為你們預備,在那塈A們能沒有懼怕地,照著主的聖言事奉他。’

她的避難所

弟兄們經過了幾世紀的逼迫,許多人用他們的血,印證了所作的見證。他們遭監禁、受苦待、被充軍,使他們拋棄本土本鄉,逃到德國去避難·主為他們預備了一個避難所,在那堨L們的教會又得以更新過來。

一七二二年大衛基利司斬(Christian David)得著新生鐸夫男爵(Count2inzendorf,另譯親岑多夫)的許可,從摩爾維亞帶領避難的人,到他在薩克森的土地上來。大衛基利司新原來是羅馬教的人,但是他在羅馬教堣ㄞ鈺o著安息。後來他在薩克森當兵的時候,聽見一位敬虔的路德會的牧師講道而遇見基督。他回到摩爾維亞去傳講他所遇見的救主。他講道很有能力,以致在那埵酗F一個復興。立刻就有逼迫興起,所以他就出外為著受逼迫的人尋找避難的地方。等他得著新生鐸夫的許可,他就回去帶著第一批的十個人出來,於一七二二年六月到達伯特鐸夫(Berthelsdorf)。一次再一次,他回去傳揚福音,再領那些願意撇下一切的人出來。不久他們就多達二百人左右,其中有一部分就是所謂的‘隱藏的種子’,以前那些弟兄們的後裔。新生鐸夫所分配給他們的地方,叫作守望堡(Hutberg)。他們稱這折的住處是主的守護所(Hermhut,另譯賀恩莊)。他們用這名稱,有雙重的意思:一個是主守護他們,另一個是他們守望禱告,等侯主的帶領,作他們的保障。

她的新領袖

神為著自己的守護所,就收集材料以建築他的居所,且預備了了一個聰明的工頭監督工作,新生鐸夫生於一七零零年五月‘父母都是敬虔的信徒。他的父親在臨終的床上,抱著年僅六周的孩子,把他奉獻給基督為要事奉他。四歲的時候,新生鐸夫向主立下誓約,且簽名於其上說:‘親愛的救主,願你屬於我’我要屬於你!’以後他自己寫著說:‘在我幼年的時候,我就愛這位救主,並且與他有親密的交通。當我四歲的時候,我很迫切的尋求神,並決定作耶穌基督一個真實的奴僕’。

十二歲時,在哈勒(Halle)地方,法蘭克(Francke)教授的大學堙A他常遇見傳道人,心中常被到外邦人中去為主作工的思想所感動。他在同學中,成立‘芥菜種團’以三事相約:(一)和善待眾人;(二)為人謀福利;(三)領人歸向神和基督。他們有一個小的徽章,上面寫著‘看哪,這人!’(這話出於約十九:5)和這句格言‘他的鞭傷是我們的醫治’。每一個人帶著一個戒指,上面刻著‘沒有人為自己活’。離開哈勒之前,他與一位親密的朋友立約,要帶領外邦人,特別是人所不願到的那些外邦人那處去傳悔改得救的道。他從哈勒到了威騰堡(Wittenberg)在那堨L帶領禱告聚會,為著其他的同學禱告,且常常整夜的禱告並讀經。

關於他在學校的生活,他自己見證說:‘主不但保守我不犯大罪,反倒在一些情形之下,使我把那要引誘我往錯路上去的人勸過來,與我一同禱告。用這法子,我帶領了一些人歸向基督。不但在中小學的時候是如此,就是在我所到的各大學和旅行的時候也是如此。在大學堙A我永沒有嘗試跳舞,也沒有加入男女相混在一起的任何集會,因為我以為那是錯誤、那是罪惡。當然,我和別人一樣喜好娛樂,可是當我發覺魂堸_了一種過度的狂熱時,便覺得受責備。我整個的人繼續不斷的挨近並守牢十字架。我對所遇見的人,都講過這題目。’

他從青年時,就注重禱告,也學習了得勝禱告的秘訣。他對於成立祈禱小組的事非常努力。離開哈勒大學時,他交給法蘭克教授一張單子,記著七個祈禱小組的名字。那時他才十六歲。

他讀完了大學,就到各處旅行,去各國觀光,藉以增進學識與見聞·無論到何處,遇見敬虔愛主耶穌的人,他總以熱情與他們交接。

大概就在這期間,他在丟塞鐸夫(Diissldorf)參觀一次圖畫展覽會,看見斯頓堡(StemberS)的‘看哪,這人!’那幅畫,下面寫著:‘我為你作了這一切,你為我作了什麼?’他的心受了感動。他覺得他不能回答這個問題。他回去比從前更加定意用他的一生來事奉主。他在那幅畫中所看見的主的面貌一直沒有離開他。基督受死的愛就成為激勵他為主而活的能力,支配他的一生服事他所愛的主。他說: ‘我只有一個愛心——就是他,也只是他。’

這青年伯爵寫信給一個朋友說:‘如果打發我去法國的目的,是叫我變成一個屬世界的人,這是白費錢財,因為神要按他的慈愛保守我那只為基督而活的心願。’在巴黎一位公爵夫人問他說:‘伯爵,你昨晚到戲院去過麼?’他回答說:‘沒有,我沒有時間去看戲!’他離開巴黎之時,歎了一口氣說:‘華麗而可憐,遭災受禍的地方!’將來給主用著建立他心愛教會的,原來就是這樣的一個青年。難得他年僅二十七歲(一七二七年),神就用他在他的教會中帶進一個教會歷史中罕見的復興。

他的特點是柔細、好像小孩子’與他向著我們主耶穌的熱切之愛。他給主耶穌得著並佔有了。主受死的愛得著顯充滿了他的心,主將那為罪人受死的愛帶進了他的生命中。除了為罪人活著(甚至為他們死,假如有需要的話),他不能為著其他的事活著。當他負起摩爾維亞弟兄們的責任之後,他的教訓和他的詩歌證明給我們看見。這一個愛乃是他所要求的推動力,他所信靠的能力,以及他所以要得著那些弟兄們的目的。無論是什麼毅訓、辯論和訓導,不管是如何需要和有功效,都不能代替基督的愛所作的。這愛把所有的人都溶化成為一體。它使人甘願去改正並接受指導;它使人渴慕離棄一切罪惡的事;它感動人願意為主耶穌作見證;它使許多人準備犧牲一切,叫別人也知道這愛,並叫主耶穌的心喜樂。

就是這個對基督的愛,更可說是這愛的結果,使新生鐸夫深深的感覺交通的需要和價值。他相信如果要事受這愛,並使它增長至剛強的地步,使達到的目的,它就需要有表現和交通。相信,如果要在我們自己堶情A維持基督在我們堶悸熒R,並抓住神在這愛堸隊j的目的,就要堅忍並剛強我們的弟兄們,這就需要我們彼此交通。所以他就預備好了,接待神所帶來給他的那些異鄉人,並且使自己完全為他們活著。他得的回報是大的:他把他自己給了他們,就得著他們每一個人都和他自己一樣。他後來說:’除了交通之外,我就不知道典的基督徒j’這句話是那個強烈合一的要求所以產生的原因,那個合一把這位領袖和全體的力量分給了每一個肢體。

她復興的開始

當新生鐸夫在他的土地上住下後,他就獻上自己,要使他的佃戶得著屬靈的福氣。他和另外三位有同樣心願的朋友成立了‘四弟兄聯盟’,他們的目的是要向全世界宣告:‘救主是普世人所當敬奉的,他的毅會是他門徒們的家,心靈的事奉乃是以救主為中心。’他與聚會中的傳道人,聯合負責講道,並帶領禱告和唱詩的聚會。他為著基督和袖受死所要拯救的人活著。

他將他的土地供給從摩爾維亞放逐出來的人作避難所,不過是要給他們一個居住的地方,使他們在那媢野L的佃戶一樣,可以維持生活,並自由的事奉神。當人們知道主的守護所是受逼迫之人的避難所的時候,各種為著信仰受逼迫的人都到那堨h尋覓居所。其中多半是摩爾維亞的弟兄們,也有路德會、浸信會、和其他會別的。因著他們意見的不一致,和在道理上火熾一般的爭辯(諸如預定、聖潔、受洗、受浸、等等問題)使不合一的靈很快地帶進來,好象要使大家分成交戰團體,這堭N要變成宗派和狂熱之地的危險。新生鐸夫覺得是他出來干預的時候了。他很信任從摩爾維亞來的人所有的正直和熱心,就與他們中間的人很親密的來往。

那時許多屬靈的人都深深覺得宗派的罪惡和痛苦,所以他們祈求神,因著袖的恩典,在他們中間能夠恢復真實交通的靈。新生鐸夫藉著流淚和禱告,靠著耶穌基督的愛心和忍耐,與那些走入迷途的人辯正。那堣T百多位摩爾維亞的弟兄們中間,有‘百位以上都是在一點上不能退讓的,就是他們不願意加入路德會(LutheranChutch),而堅持使以前摩爾維亞教會中的教訓得以維持‘新生鐸夫怕這樣會引起四圍教會誤會和反感,但是他還覺得他們這個堅持是對的,所以他就決定冒任何的危險來服從他們。於是從前教會的原則和教訓,都得以恢復過來。新生鐸夫就起草公律、訓諭、和禁令,以後他們就遵照著這些而生活。

關於新生鐸夫如何解決當日的爭辯和不同,有人這樣記載說:,用什麼方法把這些敬虔而好辯的人們,在信心和愛心媮p合起來呢?用什麼方法服事這些胡司、路德、加爾文、金文格(Zwingli,另譯慈運理)、薛文菲(Schwenckfeld)等人的門徒呢?除了神的調停以外,真是一件沒有希望的事。主答應了他誠懇堅忍的祈禱,用超人的智慧,引導這青年新生鐸夫應用一種極有價值的方法解決了一切困難。’他尋出他們相同之點而把它們加重(而不注重他們不同的地方)‘他親自與住在主的守護所堛漕C一個人接觸。他們很嚴肅的與他主約,要在五月十二日那天,各人都在自己所在的地位和選召上,確實的把自己獻上,作主耶穌基督的僕人,好像他一樣。’

一七二七年五月十二日(剛好是他們頭一批人到這堥茠漸|年後),是弟兄們的歷史中可記念的日子。在這一天,新生鐸夫將他們聚集在一起,把已經同意的公律讀給他們聽’從此 他們再沒有不合一。弟兄相愛,和在基督埵X一的金鏈’把他們聯在一起。所有的人,都互相拉手,顯保證遵守這公律‘那一天是主的守護所新生命的開始。日記中記著說:’這一天,新生鐸夫與主立了一個約。所有的弟兄們都一個一個地答應作主耶穌真實的跟隨者’自己的意志、自愛、和不順服,他們都離棄了。他們願意能在靈堻h窮;沒有一個人以自己的利益為前題;每一個人都將自己交與聖靈來教導。因著神恩典大能的工作,大家不但都被說服’並且都同受帶領和管治’。

又有人記著說:‘隨後就選立了十二個長老,藉以成全主的守護所會眾的屬靈生活,並分派人承接各種不同的職份,填滿預先所看見的應有制度。這種制度所產生的彼此信任,互相認識,就成功了彼此承認的貢獻,完成了共同讀經的預備,並成立了常常聚集的禱告小組。以後經過夏天的預備,和修直大道接受靈浸的工作,使得著八月十三日那至大的祝福,使他們得了能力,能在他們那一世紀中,到基督教國家,和拜偶像的國家中,作出那樣有效力的佈道工作,並在那普遍漠不關心和;椎理論盛行的幾十年中,保守著信心的烈焰。’

一七四八年五月十二日,新生鐸夫寫著說: ’二十一年前的今日,主的守護所的命運還是懸而不決,可能變成一個宗派,也可能取得我們主耶穌教會的立場·經過三四小時的講話後,聖靈的能力使我們決定揀選第二種。基本的原則於是就立定了,我們放棄了作更正毅的思想而注意我們自己。從那時以後,一直到冬天,主耶穌所作成的,是作者無法述說的。整個的地方真是神確實與人同在的所在,到八月十三日就開始不斷的讚美,然後平靜下來而進了安息。’

七.她復興的禱告

五月十二日是稱為更新的教會的生日;八月十三日是她在聖靈堥浸的日子。是她的復興達到最高點的時候。那是許多非常的禱告所產生的結果。那一年的前半年,是那施恩叫人懇。求的靈作工的時期。那時新生鐸夫負責給九個十歲到十三歲的女孩子作屬靈的指導。他常向他的夫人歎息說:‘小孩子們雖然在外表上很相象,卻不知在她們中間可有任何屬靈的蹟象。不管你把主耶穌對她們說過多少次,似乎總到不了她們心上。’他靈媟P到這個痛苦的時候,便藉著禱告向主傾吐,竭力熱切的求主把袖的恩典和祝福,賜給這些小孩子。一個天才卓越而財產豐富的德國青年貴胄,竟為一些小女孩子得救的事,跪在主面前傷痛祈禱。

七月十六日他從整個的魂媔犰R出心堳s痛的祈禱。這個祈禱產生了一個非常的能力,也就是後來聖靈那賜人生命,如火一般有能力的工作的起首。不僅新生鐸夫是這樣,還有很多弟兄們,也都努力禱告,是以前未曾有過的。七月二十二日在守望堡有一些弟兄們自己約會要常聚在一起,藉著祈禱唱詩,將他們的全心傾倒在主面前。

從實行公律到大家都聯繫於順服相愛的生命以後,交通禱告的靈就大大的增加。大家都把誤會、鹹見、隔閩都承認出來,並且擺在一邊。禱告常常很有能力,以至使那些只在外表加入的人,都被定罪,他們或是改變,或是從心堻Q迫離開。有一段時期,新生鐸夫有事出外,等到他八月四日返回時,他帶來他所找到的一本摩爾維亞教會的歷史,書內有全部已往的教訓和規則。這使他們非常喜樂。他們把它當作他們列祖的神與他們同在的表記。

第二天晚上,新生鐸夫和十四個弟兄整夜禱告守望,半夜他們在守望堡一個大房子埵酗@次大的聚集,專以祈禱為事。這個聚集得到了很多人的心。以後幾天,他們在唱詩聚會中。都覺得有勢不可當的能力。十日(主日),羅擇(Rothe)弟兄正在帶領午後在主的守護所的聚會,忽然覺得從主那堥茪F一種令人不能拒絕的奇妙大能漫過了他,就仆倒在神面前面伏 於地。全體會眾也都在神同在的喜樂感覺堙A俯伏下來。他們繼續禱告、唱詩、哭泣、懇求,直到半夜。他請聚集的人到禮拜三,就是十三日,三加主的晚餐。

因為這是他們有了新的交通以後,第一次的擘餅,他們決定必須嚴格舉行,並且藉此‘帶領人更深的進到基督的死堙A就是他們藉著受浸所進入的。’作首領的人去探望每一個人,用大愛帶領他們實行內心省察。在禮拜二晚上預備的聚會中,有些人‘脫離死亡而進入生命‘,全體會眾都深受感動。

她復興的高潮

‘禮拜三早晨,大家都到伯特鐸夫。在去的路上,凡是覺得與別人有隔閡的,都重斬聯合起來。當唱第一首詩歌時,有一個邪惡的人被大能所感,知罪悔改。當介紹所有交通的人的時候,每一個人的心都受感動。等到唱詩的時候,人很難分辨是唱詩多,或是哀哭多。好幾位弟兄禱告,特別說到,他們是從被束縛之地放逐出來的,並不知道當怎樣行,渴望得蒙保守脫離分裂和宗派,而求主把他教會真實的性質啟示給他們,好使他們無玷污地行在他的面前,不至單獨。反能結果。我們求主使我們不作一件事,違反我們與他所立的忠誠之約,不犯任何微小的罪,頂撞他愛的律法。我們求主,用他恩典拯救的大能保守我們,不讓我們一個人離棄我們得救的根據(寶血和十字架)而靠自己和自己的功德。在吃主的晚餐時,我們的心立刻俯伏,而後被舉起。等我們回家以後。每一個人都被帶領脫離自己,從那一天起,所有的日子,都活在極大的安靜和平安堙A並且學習相愛。’

在這次擘餅聚會中,弟兄們大大受到聖靈的澆灌’在他們中間一個歷史學家記著說: 一七二七年八月十三日,真是一個聖靈大澆灌的日子。我們看見了神的聖手,和袖的奇妙。聖靈降在我們身上,我們都在我們列祖受靈浸的雲下受了浸,有大神蹟奇事顯在我們中間。從那時起,差不多沒有一天在我們中間看不見神偉大的工作。眾人都如釩如渴愛慕主的道,甚至每天聚會三次,早晨五點一次,七點三十分一次,晚上九點又一次。個個人不羡慕別的,只要求聖靈能用全權管理他們。……恩典如同人不能抗拒的洪流一般,把我們全捲入神愛的大海洋堙C’

新生鐸夫稱這一天為‘聖靈澆灌在會眾身上的日子。’他說:‘主耶穌賜下聖靈來到我們中間,是我們從前所未曾經歷,也不知道的。’‘以前我們曾作人的領袖和幫助者,但現在聖靈自己完全得著了主權,管理每一件事,和每一個人。’

在這次參加擘餅的人中,有一些是兒童。有一個人寫著說:‘我不能形容在主的守護所那些兒童被聖靈大大復興的情形,只能說神真是很奇妙的用他的靈,正在全會眾聚集擘餅的時候澆灌了他們。聖靈如風一般的充滿了他們,並無老幼之分。在每一個地方,有時是晚上在田野堙A都聽見人在祈求神赦免他們的罪,並得著他們。恩典的聖靈實在是澆灌下來了。’

在這一七二七年八月十三日一次擘餅聚會中,所經過的情形,的確是在場的人都不懂如何形容的。他們那聚會的地方’簡直不曉得自己仍舊在地上,或者已經到天上去了。’新生鐸夫多年以後對英國的一些會眾作見證說: ’我們需要一種愛主、親近主的心情來開始這擘餅聚會。記得幾十年前的一次擘餅,曾咸了一個盛筵。這個記憶仍叫我們感到十分欣慰。二十七年前的今天,主的守護所的會眾聚集在伯特鐸夫聚會所擘餅的時候,個個都不滿意自己的情形,拋棄了彼此論斷的事,因為他們都受了責備,看見自己在神面前的虧欠。他們每一個人都覺得自己在這擘餅聚會中,是面對面地看見了主耶穌尊貴的面容。他們都成了傷心的人,都在憂傷所包圍的情景中。但他們的堶惕i訴他們,主是他們的栽培者、是他們的祭司,袖要立刻使憂傷淚變為喜樂油、使痛悔變成歡欣。這個堅定的信心,一時之間使他們變成快樂的人,直到如今。並且從那時起,他們因那一次所得的屬天的恩賜,曾帶領許多人,也分享了這種快樂‘這種記憶,和他們所給人的這種幫助,曾千百次的更堅固了他們所得著的。’

有一個人說:‘新生鐸夫把這奇妙的事,給我們很深刻、很活潑地描述出來了。是的,當時在場的各人忽然都被包圍在親近基督的心靈堙C同時那個能力一直波動,甚至有兩個人在六十堨H外作工,雖然一點不曉得有那樣的聚會,也同時深深地感覺到同樣的祝福。’

她復興後的情形

參加那次聚會的,都是一些平常人,誰知日後從這得了奇妙祝福的會眾中間,興起了牧者和教師,去外國佈道的人,以及長老、執事。誠然他們以前在認識基督的經歷上都是平凡的,可是從他們以後的情形來說,他們都是基督重用的僕人。

此後弟兄們常常到附近的地方,去與其他的基督徒有交通,並帶領所有願意來的人認識基督。在這段時間堙A他們中間有一個人因為作這種工而被關到監獄中,他們卻大大的喜樂,因配為他的緣故受苦。

那時他們若聽說,在他們附近一個村子上的人願意到他們這堥荂A在復興埵野驉A他們就在愛和謙卑堙A把他們的教訓告訴他們。那些日子真是主的守護所會眾享受屬天福氣的日子,大家都忘記了自己和屬世暫時的一切事情,都渴望與他們的主耶穌同住天上,得享永福。他們的日記給我們看見,此後有四年之久,他們常有深受聖靈感動的特別經歷。特別是他們聚集在主面前禱告的時候。

有一件事使他們的交通有奇妙的能力,就是他們強烈地聯合著,並個別的將自己獻給那用他自己的血,將他們買回來的主耶穌,並為他活著。他們彼此改正,大家願意承認並離棄罪惡的事’都是從他們對於活的基督的信心而來的。藉著基督,他們‘在他們堶控o著神的平安和脫離罪的能力。’這個信心使他們天天承認自己乃是一個可憐的罪人,蒙了他恩典的拯救。這個信心藉著每天在道理、詩歌、和禱告上所有的交通,得蒙培植並加強,就成為他們生命的糧食。這個信心用喜樂充滿他們堶情A使他們的心在極大的困難中仍然快樂,確實相信那為他們受死的羔羊,現在仍然每時每刻愛護、拯救、並保守他們。他能征服最剛硬的心,並願祝福最下流的罪人。從聖靈澆灌的那天起,一直到第一次打發人出去佈道的時候,將近五年的時間,他們就在這個靈婸E集在一起,敬拜神的兒子,把自己奉獻給他,並等候他將他所要求於他教會的事,給他們知道。他們每一個人都有準備,好出去為他的主作工,或作他的主所指示的事。

他們把事奉神看為最重要的事,他們認為認識並遵行神的旨意,跟隨耶穌基督的腳蹤而行,乃是首要的大事,其他的事都是次要的。為著這個緣故,他們都願意接受那些被安排來照管他們主人的照顧和改正。他們按照字面而相信‘天天彼此相勸’(來三:13)的命令。當他們一犯罪,無論是否有意的都願意認罪悔改,顯且他們就彼此幫助、互相倚賴、互相服從。他們的交通使他們剛弦有力。最高的管理人,也請求他的弟兄們,把他們所看見的錯誤告訴他,並且願意承認最小的錯處。那彼此順服的靈,就是聖經中多次提到的,帶來了豐富的祝福,使他們整個的生命成為聖潔,並剛強有力。

在聖靈大能工作的時候,他們從他學得三個大的原則:(一)教會存留在地上只是為著擴展主國度的事工上有份;(二)每一個肢體必須受訓在擴展主國度的事上有分;(三)個人對基
督之愛的經歷,是使人適合於這事的能力。對於這些原則,弟兄們一直是忠實的。

十、她的禱告守望台

自八月十三日,那個特別蒙福的時候,就是神把那施恩叫人懇求的靈,澆灌在主的守護所會眾身上以後,有些弟兄姊妹想,最好定規出一個時間專一禱告,藉此可以叫人記得,他怎樣許願,要熱切禱告,把全心獻給主的事,因而得著其中的好處。

他們又想到利未記第六章十二至十三節說,舊約時代在祭壇上必有常常燒著的火,不可熄滅。那麼,無論在那埵酗H聚集,他們這些會眾就是永生神的聖殿,那奡N有神的祭壇和聖火,聖徒的祈禱就應當不斷地在那堣禸麈垠惚e。

在八月二十二日,日記中記著說:’今天我們想,我們的教會一面仍舊是那樣幼稚,一面又有撒但這個大仇敵,所以非常需要保守我們自己(教會),而抵擋那晝夜不打盹的仇敵並且需要有不斷守望禱告,以抵擋它。所以我們決定燃起自願的祈求之祭,使它晝夜燒著。我們現在將這事交給神,仰望他在弟兄們堶惕@工。到二十六日,這個計劃就實行了,有二十四位弟兄,和二十四位姊妹,定規要輪流地在他們自己的房間堙A花一個鐘頭的時間,將圍繞在他們四圍的需要和事工,都帶到神面前。願意作這樣禱告服事的人,很快的加增到七十七位。但是在主的守護所,我們願意將每件事都交給神的恩典,使人自願,而不願意強迫人作任何事’所以我們定規假如有人因著靈堻h窮,或是因著特別事故,禱告不能用盡一個鐘頭,也可以用屬靈的詩歌代替,來讚美神,這樣就可以為著自己和一切的信徒,把讚美和禱告的祭獻給神·這些守望禱告的人,每周聚集一次,把遠近各地關於個人、聚會、或國家的消息,交通一下,使他們可以為著所得著的答允獻上讚美,或者使他們更有信心,更加切實的禱告。

不只大人這樣禱告,連那些得著復興的兒童,也為他們自己定了一個同樣的計劃,每一個人都小心翼翼地記著給他們指定的時間。八月二十六日晚上,舉行了一次兒童大蒙祝福的聚會。二十九日那一天,從晚上十點起,一直到早晨七點,真是感動人的一段時間。因為.從主的守護所和伯特鐸夫來的女孩子們,用這九個鐘頭的工夫在守望堡禱告、唱詩、哭泣、敬拜神。同時男孩子們也在另一個地方熱切禱告。在那時,祈禱和懇求的靈澆灌在這些孩子們身上,那種能力實非文字言語所能描寫得完全。

他們的禱告時常帶領人為主而活。藉著他們的禱告,他們點著了要把基督的救恩傳遍異教各國的烈火。他們為要日夜不斷地獻上祈求之祭,所舉行的守望禱告,證明他們如何曉得天上的第一個定律,就是祝福和能力的多少,乃是根據於禱告的多少。他們看見那在寶座上的羔羊,就極其歡喜,深信他必要充滿他們所大大張開的口和心。

十一、她的佈道工作

在以後的幾個月中,有些弟兄們繼續不斷地出去到遠近地方傳講基督的愛。他們的恩想中充滿神所祝福的事。新生鐸夫與世界各地都有交通。有所聽聞,就轉告弟兄們。一七二八年二月十日,在聚會中,‘他特別講到遠處的地方如土耳其、摩洛哥、和格陵蘭。對於格陵蘭,他說以人來看,是不可能進入的,但是他相信,主會賜給我們弟兄們恩典和能力,使他們去到這些地方。在那天的聚會中,我們深受聖靈的感動。’

此後的四年,復興一直繼續。長老們留心看守,照著個人的需要及所有作了的忠心帶領,弟兄相愛的靈給絕對地維持,以至能不斷地守望禱告,而亦有弟兄帶著所聽見的消息出去到遠近各處,使弟兄們的聚會成為得大喜樂和蒙福的管道。這些都是即要開始的佈道工作前的準備。

佈道工作是這樣開始的:一七三一年,新生鐸夫到哥本哈根(Copenhagen)去參加丹麥王的加冕典禮。那堛漱@位貴族有一個從西印度群島(West lndies)來的奴隸,名叫安頓(Anton)。從他那堙A新生鐸夫得知西印度群島,特別是丹屬聖多馬(St.Thomas)島上奴隸的情形。他又遇見兩位因丹麥人伊及德(Egede)佈道而悔改的格陵蘭人。等他回來後,他述說他如何遇見這些異邦人,就引起弟兄們的深切注意。有兩位弟兄大受感動。那天晚上,當唱詩班經過他的住處,新生鐸夫告訴一位朋友說,他相信去西印度群島和格陵蘭佈道的人,要從這些弟兄們中間找到。那時候,他們唱詩班的人就受到激勵,而獻上自己。當這事被人知道後,另外又有兩位前來,要到格陵蘭去。那奴隸安頓來訪問一次,使他們的印象更深。他述說那堛漸隸所受的痛苦,也就是他們所將要受的,使他們更加火熱。假如他們無法進到殖民地那堙A去教導那些奴隸,他們準備出賣自己作奴隸,好接近那些貧窮的外邦靈魂。

不到一年後,在一七三二年八月,頭兩位出外佈道的人就出發了。他們被差出作上所受的指導,都包括在這一句話堙G在凡事上尋求並受聖靈的引導。他們是步行著出去的,除了袋中幾文錢以外,什麼都不帶,但是他們在對神與及神必看顧的信心上,卻是剛強的’次年另有兩位出發到格陵蘭去。一七三四年又有十八位到聖克蘆斯(Santa Cruz)。後一年,又有十二位以上,藉著移民或工業上的工作,去幫助黑人。雖然他們這種舉動,曾犧牲許多寶貴的生命,而未得成功,但是弟兄們並不因此氣餒,反而當有死亡的消息傳來的時候,他們總是唱那篇流淚撒種的詩篇。結果,他們從死的種子,收割豐富的禾稼。

在他們得著聖靈澆灌以後三十年內,他們把主的救恩,不但傳遍歐洲各國,也傳到美國南北,甚至傳到亞洲和非洲許多拜偶像的民族中。有人見證說:‘自從我們與文化幼稚的人接觸,到現在才過了一世紀。在這期間,我們曾往世界各國各地去作工,把基督的國度擴張到許多外邦野地……使那些幽暗之地得著喜樂之光。我們在佈道人足蹟罕到,遙遠的曠野堙A栽種了主香甜的葡萄園。哦!我們看見所成就的如何偉大!如何廣闊!……注意他們所表顯的愛心,聽到那些悔改野人的敬虔見證,我們誰不希望那使他們作出這樣奇妙工作的能力,也顯在我們身上?’

按照人數的比例說,摩爾維亞的教會所支援、所打發出去的人,和她所供給的財力以及她所拯救的人,都遠比任何教會為多(確實數位,見前面引言)o為何這個小小(最小)的教會,會比那些比她更年長,更大的教會作得更多呢?這是因為在所有的教會中,只有她要實際的實行這個至大的真理:就是教會在地上存在的目的,乃是要把基督受死忻要拯救的人帶來歸他。只有她要教導並訓練她所有的人,都以此為他們對於這位愛他們之主的第一個義務,就是犧牲他們的性命,使人認識他。

十二、她的影響

那一時代的一位旅行家,作了這樣驚人的見證說:‘在我一切的旅行中,我只看見三件東西,是超乎栽意料之外的,就是海洋、新生鐸夫,並主所守護的會眾。’一七二七年的大復興在能力和幅員上不斷地繼續增長了一世紀多,主的守護所誠然作了建造在山上的一座屬靈的城,在眾人跟前顯露出來。從歐洲各地各方有人去到她那堙A有的要得救恩,有的要得聖靈的澆灌。從她那堭o著幫助,而發生最大的影響的,是十八世紀英國的大佈道家,衛斯理約翰(John Wesley)。

在一七三六年秋天,衛斯理約翰和他兄弟衛斯理查理(Charles Wesley),乘船去美國傳道。那時,他們是英國聖公會的教士,有些往美國去居住的摩爾維亞的弟兄們,和他們的眷屬,也在那個船上·衛斯理約翰看見他們生命路上的莊重,看見他們殷勤、謙和,不斷地甘心為別的客人,作英國人所不肖為的奴隸式的工作,而不要工價,就大受感動。船到中途,遇見狂風大浪,有破沈的危險。船上的乘客都驚懼呼喊,但衛斯理約翰看見那些從德國來的摩爾維亞的弟兄們,和他們的婦女小孩,都在那埵w然唱詩,就更受感動,登陸以後,他就去那些弟兄們中間的一位監督,司潘金伯(A.G.Spangenberg)那堙A請問因信得救的事。這使他看見,自己雖然到美國,是要使印第安人悔改得救,但自己還沒有得救經歷,和得救的憑據,所以在他回到英國’遇見一位英國傳道的摩爾維亞的弟兄,博勒彼得(Peter Boehler)後,他和他兄弟查理就在博勒彼得的帶領下,弄清楚信而得救的事,顯且得著得救的憑據。此後他更也親自到德國土的守護所,去接受靈的造就,從那堭o著更豐富的祝福。在他的日記堸O著說:’栽本願在這媢L一生,可是我的主卻召我到他葡萄園的另一部分去作工’,因著他在那堜珣o著的祝福,他回到英國就成為神的一個榮耀的器皿,滿有屬靈的能力,在十八世紀堙A使英國在主的福音上,得著了空前的復興,其影響所及,是今世的人所難以估計的。

不但衛斯理兩兄弟從摩爾維亞的弟兄們得著屬靈的幫助,就是當日的大佈道家懷特腓喬治(GeOrge Whitefield),和牛津大學出身的一些為主用的人,也都從他們受到屬靈的帶領和影響。

那位到印度開荒佈道的克理威廉(William Carey)在往國外佈道的事上,也是受到摩爾維亞弟兄們不少的感動。他在一次聚會中,把幾本摩爾維亞的弟兄們所出的刊物放在桌子上,以他們的經歷勸勉他的弟兄們。他的同工華達成廉(William Ward)因著這幾本刊物,受了很深的感動說:‘多謝你們摩爾維亞的弟兄們!你們幫助了我。假如我作一個國外佈道人,會有一根稻草的價值,我也要在我們主耶穌的腳前,歸功於你們。’

基督的教會從摩爾維亞的弟兄所得著的幫助,和所受到的影響,是超過一般人所知道的,需要永世來向我們完全說出。

摩爾維亞的弟兄們得著復興,就寫出許多屬靈的詩歌,多是讚美基督,稱頌他的神性,宣揚袖的美德和工作,其中好些是以後教會所用的最優美的頌贊詩。那些詩歌,大部分是新生鐸夫受到靈感而寫的。他是那一時代最有名的聖詩家,被人稱作德國聖詩王子。

新生鐸夫臨終的時候,誇勝的對他的家人和朋友說:“我要到我的主耶穌那堨h·我已經預備好了,現在沒有什麼阻擋我。我說不出我是多麼愛你們。誰知道基督那‘使他們合而為一’的禱告,能這樣奇妙的應驗在我們中間呢?我只求主在外邦人中給我初熟的果子。誰知主已經給了我幾千!我們不象已經在天上了麼?我們不是在一起生活,象天使一樣麼?主和他的僕人都彼此瞭解,彼此明白。我預備好了。”

過了幾點鍾,當他的女婿宣讀舊約中的祝福說:‘願主賜福給你、保護你;願主使他的臉光照你、賜恩給你;願土向你仰臉,賜你平安’以後,這伍神所親愛的人便離開身體,去到幔子那邊,與主同在了。

有四千多人從荷蘭、英國、愛爾蘭、北美、格陵蘭等,各處弟兄們中間來的傳道蔔,他們把他送到在守望堡的安歇地堛漲w歇床上。在他的墓碑上寫著說:‘在這婼鷁菄滿A是一個屬神不朽之人的殘餘。他名叫尼古拉利未,是新生鐸夫(地名)和帖丁鐸夫(地名)的伯爵和地主。他因著神的恩典,和自己不懈怠的事奉,使平凡的弟兄們在十八世紀變成一個新的教會。他於一七零零年五月二十六日,生在端斯登(Dresden,另譯德勒斯堡),一七六零年五月九日,新生鐸夫在主的守護所進入他救主的喜樂堙C他被主指定去結果子,並且使他的果子長存。’

 

新生鐸夫小傳
(本文摘自http://www.godoor.net)

新生鐸夫弟兄實在是一位屬靈巨人,當我們提筆要側寫他的生平職事與詩史時,就好像面對著浩瀚的洋海一般,有無從下筆的感覺。因此有人說,從使徒保羅之後,就氣魄而言,他是最像保羅的人。而馬特弟兄(Mott)曾說過一句很中肯的評語:"就佈道而言,無論是本國的還是國外的,最輝宏偉大的,非摩爾維亞的弟兄們莫屬。"他們以些微的力量成就了屬靈的偉業--照他們的比例來看,如果在英國與美國所有的教會都活在與摩爾維亞弟兄們相同的屬靈光景堙A那麼這些教會,每年專為佈道的財物捐獻,應該超過十二億英鎊;也就是說,等於他們現在情況的四倍。而被打發出去的宣教士,則應有四十萬人之多。這樣雄壯的基督精兵足以把福音傳遍世界;足以將全世界翻轉過來而綽綽有餘。這群十八世紀摩爾維亞的弟兄們,在新生鐸夫的領導之下,實在活出彼此相愛併合一的見證來。因此他們雖然"略有一點力量",但是那位"拿著大衛的鑰匙"的主,卻將通向國度那道"敞開的門"開在他們面前,是無人能關的。而他們也實在為基督奪得建立國度的產業之地。

有一位弟兄雪凡尼(Schweinitz)曾描述過他們佈道的情形:"直到一九○○年以前,在摩爾維亞的教會堙A每五十八位聖徒中,就有一位被差遣往國外佈道的。而在本地教會每增加一位信徒時,在國外就有兩個以上脫離異教而歸主的人。"這群弟兄們為何能為神成就如許屬靈的偉業呢?到底那一個神聖的動機是什麼呢?當摩爾維亞的信徒認識傳福音為大使命的時候,以賽亞書五十三章十至十二節那段感動人的話,就成為他們的動機。神羔羊的受苦激勵他們出去傳福音直到地極。從這段預言中他們喊出這樣佈道的口號:"為著被殺的羔羊去救人,叫祂看到祂勞苦的功效。"假如我們的心熱愛曾為我們受死的救主,如同火燒,那麼基督教中漠不關心的情形就會消失,基督的國度也就要顯現了。

在新生鐸夫活著和他去世之後,他們見證主的範圍,不僅遍及整個歐洲,還向外發展,最早是東至美洲西印度群島(West Indies),北到格陵蘭(Greenland)的愛斯基摩人(Eskimos)中間,西到賓夕法尼亞州的印第安人中間和荷屬蓋亞那,向南一直到非洲的赫敦拖茲(Hottentots),和在蘇利南(Surinam)的那些土著部落中。那時衛斯理正在英國掀起屬靈的復興。即使復興達到最高潮時,在英國的屬靈領袖們仍寄厚望于新生鐸夫,希望從他那塈韟h知道神寶座的動向和聖靈水流的奧秘。我們很難從教會歷史中找到一個人,他的影響力能夠和新生鐸夫相比擬的。

他的恩賜

像新生鐸夫這樣一位偉大的神仆、時代的舵手、教會的建造者,當然他會有非常豐富的恩賜,但我們特別寶貴的是他恩賜的多面和平衡。我們很難從他的恩賜中舉出一樣來,說這是新生鐸夫的恩賜。因為他的恩賜是那樣廣泛,並且樣樣突出,正像使徒保羅一樣。他是滿溢讚美的詩人;是有為父心懷的好牧者;是循循善誘的好教師;是率先攻佔未得之地的福音健將;是傑出的神學家;大有效率的教會組織者。雖然神賜給他許多的恩賜,他一生仍要不斷地被神的啟示與聖靈堛爾g歷交織,才能成為神手中最寶貴的器皿。而另一面,他的個性,更幫助他能夠把豐富的恩賜發揮得淋漓盡致。他向主的單純、忠誠,他在屬靈見證上的剛強不阿,以及他對待神兒女的琱[忍耐,乃至於工作上的溫柔和智慧,都是無與倫比的。然而他論到自己,卻是最簡單的一句話,也是最好的一句話:"我只有一個愛好,惟獨基督。"

他的背景

新生鐸夫在主後一七○○年五月生於德國的德雷斯頓(Dresdon),父母都是虔敬的聖徒。他的父親臨終時,在床上抱著出生才六周的他,把他奉獻給基督,叫他一生侍立在主面前。而他留給他的話,似乎就是對他一生的預言。他說:"我親愛的兒子啊!他們要我給你祝福,但我相信你是比我更蒙福的。雖然我現在感覺到,我已經站立在耶穌的寶座前。"以後新生鐸夫的母親再嫁,就把他交給他的祖母,和姑媽亨莉德(Henrietta Baroness)撫養。這正是神的奇妙安排。因為他的姑媽是當時非常有名的神學家,對於神學、希臘文和希伯來文,都有很深的造詣,而且她常和各教會的領袖廣泛的來往、交通,也經常有清心愛主的聖徒來訪問她。她常常在家中聚會,使家堛漱H都能夠追求主、親近主,叫他們靈命長進。她還常常提醒家中的人要把自己再獻給主,保守自己是屬於主的人。所以在當時,他姑媽是敬虔聖徒的一個榜樣。新生鐸夫從小就在這樣虔敬家庭的氣氛中生活、受教。這種虔敬的家教,也成了左右他一生道路的影響力量。

他的奉獻和他屬靈的轉機

當他六歲的時候,那位教導他的老師愛德林(Christan Rudwig Edeling)是一個屬靈生命豐富的人,教導他三年,離開之前,對他提起救主為他所付上的代價,並說:"無論如何,我們是屬於祂的,而且永遠是屬於祂。"新生鐸夫回憶說:"他的話是那樣有能力,刺入我的心。我已經認識救主而且愛祂,但從未像當日這幾句話進來的時候,那麼得著能力!我的心都被這神聖的能力所震動,使我淚流不止,就在那一霎那間,我就立了一個大心願,決定一生要為我的救主而活。祂是愛我,為我舍己。"

所以在他十歲的時候,新生鐸夫向主立下誓約並簽名於其上說:"親愛的救主,願你屬於我、我也屬於你。"以後他回憶說:"在我年幼的時候我就愛這位救主,並且和祂有親密的交通。當我十歲的時候,我就非常迫切地追求神,並決定一生要作耶穌基督忠誠的奴僕。"

他矢志奉獻後,就自然而然地歡喜和主交通,寶貴主的同在。在以後的歲月堙A當他對小孩子傳福音的時候,他常說:"我何等喜樂認識了這位元救主,並且能夠真實的經歷祂。當我還年幼住在漢拉斯鐸夫(Hennersdorf)時,我一直學習以我全心來愛祂,跟隨祂。雖然我這樣認識主已經有些年日了,但我仍一直不斷地以我孩童的樣式,來和祂交通。有時我和主親密的交通約有一小時之久,就好像跟一個朋友那樣親密的交談一樣,即使從房間媔i出的時候,我也是經常迷失在主的愛和祂的交通堙C哦!主的愛是那樣滿溢我的心靈,甚至我不知道自己在什麼地方。我和主的親近交通已經有五十年之久,但是這個交通一天比一天更寬廣更深入,充滿了甘甜和喜樂。"他又說:"當我在年紀很小的時候,神就已經樂意把祂的兒子啟示在我的心中,所以救主對我來說,是那樣的真實,就好像我看見我自己手上的五個手指一樣的真實。"新生鐸夫年幼時還經常寫信給主耶穌呢!他也常對他的朋友們傳揚福音,當他找不到物件時,他就對著椅子傳講耶穌。一七一六年因為戰亂,常有軍隊在各地攪擾人民,也常有些瑞典(Swedish)的軍隊來到他們的城堡掠奪財物,這些粗暴的軍隊,居然被這小孩子禱告的誠懇感動、折服,他們洶洶而來,結果卻是默默離去。在那時還可看見他領導的能力,和他在四圍人群中間的屬靈影響力量。當他十歲時,已經把"往普天下去傳揚福音"作為他終身偉大的目標了。從一七一○年到一七一六年,他在哈來(Halle)讀書,這是最值得紀念的幾年,他在學校中一直不斷地找人交通關於他信仰的經歷。但是他很驚訝地發現,就是在這所基督教的學校堶情A他仍舊找不到知音和共鳴。不過因著他對神和對人的態度真誠,仍舊能突破所有交通的困難--他發起了一個小組,召集同學在一起禱告,並為主作見證。從那時起,主就隱約地把基督徒合一偉大的啟示和亮光放在他堶惜F。他說:"我越來越覺得基督徒需要與主交通,但若沒有因此而帶進與其他基督徒有更敞開、更廣泛的交通,那就失去了基督徒這偉大名字的意義了。"為著要傳開這合一的看見,以及在主婸搨n交通這強烈感覺的催促,他就召聚了五個小孩,組織一個所謂"芥菜種團",以三件事彼此相約:(一)以和善待眾人,(二)為眾人謀福利,(三)使人歸向神和基督。他們有一個小的徽章,上面寫著"看哪!這人!"(語出約翰福音十九章五節)和"祂的鞭傷使我們得醫治"兩句話。每一個人戴上一枚戒指,上面刻著"沒有人為自己活"。因著他自己是那個組織的領袖,所以他身上還戴著一枚金的十字架,在十字架的中間有個橢圓形的徽章,代表芥菜種。日後他說,主知道,他當時這樣作絕對不是為了自己的榮耀,而且相反的,正好使他成為同學嘲笑的物件,並在這一切諷刺、藐視、譏誚之中,來服事主。而主同在的喜樂一直鼓舞他的心,使他更勇敢地面對這一切逆境。過了幾年,連教會及一些有名望的人都來參加這個組織,訪問他們,或以通信來維持交通。當他把一切都交給校長法蘭克(August Francke)要離去時,這個芥菜種團運動已經深入了七個教會堶情C那校長說了一句很簡單的評語:"這少年人總有一天要成大器。"

神為祂偉大的使命製作祂榮耀的器皿

當他離開哈來書院時,他很傾心於攻讀神學院,但是神在他身上卻有更好的計劃,他就在一七一六年九月進入威騰堡大學(University of Wittenberg)讀法律。在他進入威騰堡大學的初期,他越過越在以往屬靈生活的根基上往前。他定規每天晚上都用在禱告和交通上,一禮拜禁食一天;他也饑渴讀神的話,好像讀完這次聖經以後,再也沒有機會能看到聖經似的。大學中多少的基督徒學生,都不知道把他歸到哪一種的宗派才好,他們稱他為清教徒。他回憶說:"其實我從沒有把自己歸入哪一個宗派,我實在厭煩這許多的區別。在我堶掠ㄓF主之外,沒有別的事物。"正如當時約翰阿伯提尼(John Albertini)弟兄對他所作的評語:"基督的愛早已如火焚燒在這個孩子的心中。"是這一個愛激勵他奔跑一生的路程;是這個偉大的愛,使他能在每一件事上向主忠誠,披心瀝血,以至於死。

一七一八年,就是他在威騰堡的第二年,他認識了摩爾維亞的弟兄們(Moravian Brethren or Unitas Fatrum),使他在兩件偉大的事上打下了根基。他熱烈地回應他們傳福音的熱誠,並且他發現這班弟兄們無論在何處,無論是對哪一類神的兒女,他們都以其為交通的物件和同伴。他們堅持說,交通的根基只是"在主堶"。就在那時,新生鐸夫看見了這個偉大的啟示和亮光,而這光深深地刺入、銘刻在他的生命堙A並且照亮他一生之久--基督的合一以及與弟兄姊妹交通的合-,就像約翰福音十七章堜珨﹛G"父和子的合一"一樣。

一七五三年八月,新生鐸夫對在英國費特巷(Fetter Lane)聚會的摩爾維亞弟兄們,交通到他如何開始向國外傳福音工作的熱誠。他說:"一七○九年某天,在漢拉斯鐸夫,我曾注意到一篇登在報紙上的報導,是有關於東印度的事。從那時起,我常常聽到許多在外地傳福音者的見證,又聽到一些殉道者如何忍受監獄苦刑,而他們一切受苦的意義都是為著讓神的國得以擴展。這些見證更增強了我對基督的忠誠。"他說:"我認識基督耶穌的宇宙性,祂正在建立祂屬天的國度,而且是藉著我們這班為這光作見證的人來建立的。我本來是個死亡的囚奴,但是既被主從黑暗的權勢下拯救出來,就如同光明之子。因此,我必須為這奇妙的光作見證,而主也一直尋找我,使這光成為我的職事。這實在是我最高的榮耀和莫大的權柄,而這職事的榮耀也一直增加我對神見證的忠誠和責任感。"

照在新生鐸夫堶情A不只是這道福音職事榮耀的光,並且還有另一個啟示--"基督是一切的中心"--也越過越強地照耀在他的心魂當中。他從各宗派媯o現,他們都有同一的根基,就是以基督為中心,這也是彼此交通的根基。所以他無論在哪一班基督徒的身上,總能發現合一和交通的根基,而這個根基就是主自己。

更深的轉機為著更艱巨的使命

大概就在這段時期,他在杜塞朵夫(Dusseldrof)參觀一次美術展覽會,看到了斯特堡(Sternberg)的一幅主受難圖,下面寫著:"為你我舍一切;為我你舍什麼?"他的心大大被聖靈感動。他覺得他不能回答這個問題,就是把一切都獻給主,也不能補滿主對他的大愛,而他就在那幅畫前得著了影響他一生服事的轉機。他求那位釘十字架的主帶他進入和主更深的交通,並且使他交通於基督的受苦;他也求主為他一生的事奉開路。但在那個時候,他還不知道應該往哪里去。他回去以後比從前更加堅定,要一生跟隨、服事這位救主,而他在這幅畫中所見主的面貌,一直活在他的心堙C基督捨命的大愛,成為激勵他為主而活的力量。

一七一七年,他有機會去巴黎,這位青年寫信給朋友說:"如果我去法國的目的,是為叫自己變成一個屬乎世界的人,這是白費錢財。神要按祂的慈愛,保守我為基督而活的心願。"在巴黎有一位公爵夫人問他說:"你昨晚到戲院去過嗎?"他回答說:"沒有,我沒有功夫去看戲。"他離開巴黎的時候,歎息巴黎的繁華奢靡,也覺得那許多活在其中的人是何等可憐!只不過為審判的日子積蓄神的忿怒。這一位將來給主使用,建立祂心愛教會的器皿,原來就是這樣地與世界分別,難怪在他二十七歲(一七二七年)那年,神就使用他帶進一次教會歷史上罕見的復興。

從他住在巴黎的日子,我們可以看出新生鐸夫心地的寬廣和他屬靈度量的深拓。那時他有機會和天主教中高級的教士交通。他固然厭煩他們許多外面的儀文和虛假、誇張的敬拜,他也看見許多教士的敗壞行為,但是這些並沒有影響他與他們的交通,他仍舊和巴黎的大主教成為朋友。那些主教十分驚訝于這位年輕人的屬靈生命與才華,想盡辦法要使他成為天主教的忠實信徒,而他們發現一切的計劃都歸於徒然,最後只好放棄對宗教觀點的爭執。新生鐸夫則說:"他們只好和我一同交通於耶穌基督的受苦和祂生命的優美。"他仍舊把對方看為聖徒。他寫信給他們說:"雖然我們中間有這麼許多的不同,但是我們仍舊能在救主的鞭傷埵X一。"

他在巴黎讀法律時,另有一件事叫他屬靈生命得著轉機。當時律師是非常高尚又很不容易得著的一種頭銜,他從來沒有被法院邀去參加他們的工作,所以有一次他就向法院抱怨,馬上就得著非常滿意的答復。就在那時,神的光突然進來照亮他的全魂,他深深看見他的自傲,也看見他對世界的抱負並沒有完全治死。為此他再一次來到主前,求主赦免。他痛痛哭泣;大大懊悔。再一次徹底地把所有的主權都交給主。

在一七二○年五月,他離開巴黎。回家途中,他又遇見了另一次屬靈的轉機。那時候他路過姑媽家堙A並且病倒了。當他在姑媽家住的時候,他開始對表妹細歐朵拉(Theodora)發生愛慕,就很自然的向她求婚,事後他才發現她已經和他的好友路斯(Reuss)伯爵成為密友,他馬上就有一個反應,必須好好的尋求神的旨意,在神旨意以外有任何傾向舉動,都是嚴重得罪神的事。於是他就鼓勵路斯向他表妹求婚,而他自己也盡力玉成這樁婚事,但他心中的痛苦和掙扎,是可以想象得到的。過了幾年,新生鐸夫寫信給查理衛斯理的時候說:"當時決定向我表妹求婚的事,完全出於我的己意。從這次痛苦的教訓中,我對付了我的己生命,現在我已經向我的己生命自由。我覺得什麼時候我若活在自己的意願和傾向堶情A我就像活在地獄堣@樣。"一七二一年他正從巴黎遊學回來,被薩克森尼(Saxony)王侯聘為顧問(Counsellor of State)。我們且聽聽他的自述:"我雖然在世界埵釩黹牧甄齒魽A但這些一點也摸不著我的心。每個主日,我們都能自由的聚會,主也以祂的同在和能力覆庇了我們。我不僅是講道的人而已,我的全心更為著福音而活。為了順服在上的,我固然須要挂著佩劍出入宮廷,但是主的同在、大愛與忍耐一直覆庇我,使我深知我在世上不過是客旅,我要向著榮耀的標杆直奔。"他就順著媕Y的感覺寫下一首詩歌,詩意盎然。這首詩和下一首詩都是他早年的作品,當時摩爾維亞的弟兄們還沒遷進他的封地來,那時他才二十一歲。我們讀這首詩的時候,絕不會想到詩人正處在優裕的環境堙C

耶穌仍領率(Jesus,Still Lead On)
(一)耶穌仍領率,直到安息境,
雖然道路險阻難行,
我們不畏,鎮靜跟隨,
求用大能手,引我進美地。
(二)倘若驚恐起,倘若敵逼近,
願藉忍耐,更臻完全,
勝過不信,傲視曠野,
歷經諸試探,引我歸天鄉。
(三)憂愁不能勝,試探交相迫,
正當我們尋求安慰,
"那信"、"那望",求毋棄我,
遙指光明岸,不再有哭泣。
(四)耶穌仍領率,直到榮耀境,
救恩元帥一路引導,
扶持、保惠、體貼入微,
直到應許地,安然投父懷。

這媮晹酗@首詩,也是當時寫的,原來有十一節,下列六節是按著約翰衛斯理在一七三八年用英文翻譯的。從這兩首詩我們可以發現詩人在二十一歲時生命就很成熟了。他好像已經清楚他一生十架的道路,與榮耀的使命。雖然不見一片微雲,他卻在信心媢w嘗這道路的爭戰與安息。我們似乎可以聽見他受苦心志的兵器,鏗鏘有聲,而今他已成了反映榮耀美麗的雲彩,在我們的周圍。

哦,你搜尋遍處目光(Thou,to Whose All-searching Sight)
(一)哦,你搜尋遍處目光,
叫幽暗如白晝發亮,
搜尋鑒察渴你心懷,
撕裂捆綁,叫他釋開。
(二)洗去罪染,穿上新造,
釘死十架所有愛好。
奉獻給主,每一思念,
但願聖潔,如主完全。
(三)作我火柱,曠野開路。
當我可畏荒野迷途,
主若相親,我就無視,
仇敵所有狠暴計施。
(四)洪流四起,漫溢我魂;
憂苦波濤,席捲我心。
惟我救主,使我頭?,
應時扶助,爽我心懷。
(五)教我步武你的蹤蹟,
不餒、不倦,不論何去。
願你的手依舊扶攙,
一路引我到你聖山。
(六)即或道路荊棘、坎坷,
日子如何,力量如何。
憂苦止息,不再奔波,
直至靜謐、喜樂天國。

一個偉大的復興和一個偉大的領袖

一七二二年在德國北部,有一群基督徒遭受逼迫,以致無處容身。他們原先叫波希米亞的弟兄們,自一四一五年改教運動之先驅胡斯殉道起,這群十架子民,三百年來到處被人驅逐,有一半以上漸漸遷至摩爾維亞居住,所以他們又被稱為摩爾維亞弟兄們。這時又一個新的逼迫興起,他們盼望能夠到新生鐸夫的封地伯賽兒斯鐸夫(Berthelsdorf)避難,他就立刻熱忱的接待他們。他對他們的領袖說:"讓你的朋友中願意的都來,我將給他們一塊地建造房屋。基督會將一切需要的賜給他們。"新生鐸夫說他當時之所以接待他們,是因為他以前在芥菜種團與主所立的約,要幫助一切世上的人。這個避難所,就是有名的"主的避難所"(Herrnhut)。到了一七三二年,陸續增至六百人。

從這時候開始,他就陷入極大的困難中。各種不同階層、不同背景和不同宗派的基督徒都湧入他的封地來。也在那媔}始各種不同的敬拜方式,常常彼此爭辯,而新生鐸夫成為各方攻擊的中心。清教徒責備他對天主教徒太妥協,又有人覺得他堅守真理而批評異端的話語過於鋒利。這種情形越發展越激烈,到一個地步,在人看來實在是沒有辦法了。唯一能夠支援新生鐸夫不倒下來的,就是他當初所得的啟示--聖經把基督合一的亮光照亮在他堶情C他一直為聖徒的合一禱告,盼望就在這一群背景如此複雜的基督徒中間,能產生一個偉大的神蹟,使神得著空前的榮耀。但是他的困難卻不斷地增加,內有紛爭,外有壓力。當時那些有權勢的人責備他藏了一窩異端,為此,新生鐸夫對於要移民到他封地來的人,加以嚴厲的鑒別,只有那些能夠證明他們確實是為了福音緣故的人,才允許留下。

當時這種情形越過越艱難,卻更顯出新生鐸夫在摩爾維亞教會中間的事奉和見證,實在是太偉大了。他的態度和行動都是出於他對主的熱愛和向主的單純、真誠。在最艱難的時候,他自己也屢次被打倒而心灰意冷,想放棄一切的努力。但是神把一個偉大的信心放在他堶情A叫他一直相信神要在祂兒女中間行作大事。為此,他一直不斷地和每一位神的兒女交通,並且堅持每一件事都必須要合乎神的旨意,好讓良心得著完全的自由。他的絕對終使神的兒女都歸回在基督埵X一。仇敵也逐漸利用政府開始逼迫移民,沒收他們的財產,並且新來的人一被發現,就立刻被下在監中;甚至連那些幫助移民逃到封地來的人,都要受到嚴厲的處罰。在一七二七年,政府宣佈新生鐸夫是"野獸",禁止他在德雷斯頓傳道。但是新生鐸夫一直在基督的愛和忍耐堙A接受一切可怕的打擊和痛苦。當時的光景,好像鬼魔要藉著一切的狂風暴雨,徹底摧毀主的見證。他的心極其傷痛。但在這無數的艱難和攪擾之中,他並不用自己的能力來對付這一切的問題,卻一直忍耐等候主的旨意顯明。

下面這首詩歌,是他聽到當局禁止他講道的時候寫的,殉道者的靈充滿了詩人的胸臆。他非常清楚他"不是與屬血氣的爭戰,乃是與空中屬靈氣的惡魔爭戰",他的兵器乃是"雖至於死,也不愛惜魂生命",仇敵傾其權勢來攻擊他,卻不能搖撼他退卻一步,他站在堅固的信心上,堵住了吼叫獅子的口。

殉道信歌(Martyr Faith)
(一)榮耀歸神,見證如雲,
信心偉人氣壯;
微笑貧窮,無視煎熬,
寒波凱歌高唱。
(二)願今持守無畏信心,
這是先賢所站,
抵擋罪勢,以致流血,
他們甘心澆奠。
(三)烈窯七倍,灼熱逼人,
我神依舊同行;
祂造方舟,祂平風浪,
在在愛是祂名。
(四)主的膀臂,永久能力,
扶持永不枯竭;
最惡權勢,我們再勝,
躋身得勝行列。

現在我們要看他另一首短詩,字字凝重有力,透露他在這一段艱難歲月堭o勝的秘訣,乃是在於"信心"的穿透力:
信心穿透鐵石心腸,
甚可回應寶座;
只要擁有信心利器,
就可支取一切。

他的信心甚至回應寶座,成為神祝福教會的軌道。自馬丁路德以來,祭壇的火好像漸漸微弱了,直到他再次自天上引下火焰,這火焰也點燃了英倫復興和美洲"大覺醒"的火種。

在上述大風波之後,神的祝福開始如雨霖沛降在弟兄們中間,叫他們的所在地成為神的祭壇,他們就發起守望禱告。從十六歲到六十歲的弟兄們都輪值,晝夜不斷的在神面前祈求。新生鐸夫的靈也被主的靈大大的感動,寫下了另一首詩,為著激勵所有儆醒守望的弟兄姊妹們:

那日子、那時辰(The Hour is Come)
(一)長夜漫漫,"那時辰"忽然潛至,
將晨星第一道光芒,
射入你們心房。
(二)黑夜已深,誰來等候"那日子"?
並向那榮耀之日的主,
今就效忠臣服。
(三)白晝將近,(新郎來迎),
五個童女在外哀哭切齒,
另五個,卻歡赴羔羊婚宴!
(四)榮耀破曉,守望不再,
(公義日頭已現)
每人要負自己的責任啊!(散文詩體譯)

經過神長期奇妙榮耀的工作,和新生鐸夫孜孜不倦地澆灌耕耘,終於使這塊地方成為當代教會復興的中心與發源。而那許多從各種背景來的弟兄們,心都熔化在一起,到了一七二七年八月十三日,新生鐸夫宣佈有一次大擘餅聚會,於是揭開了復興的序幕。那一天,每一個人都覺得需要和別人沒有間隔地重新聯合起來。當他們唱第一首詩歌的時候,有些人就被聖靈大能所感,起來認罪、悔改,如此直等到晚餐時,眾人的心都俯伏了下來,然後被聖靈高舉,接著聖靈大大的澆灌他們。在他們中間有一位歷史家回憶說:"那一天,真是聖靈大澆灌的日子。我們看見了神的聖手和祂奇妙的作為,祂使我們在立足的聖雲下受了靈浸,有大神蹟奇事在我們中間。從那時起,幾乎沒有一天我們看不見這偉大的工作。每個人都不再羨幕別的,只要求聖靈掌握他們全人。恩惠如同不能抗拒的洪流一般,把我們捲入神愛的大洋中。"他們每一個人都覺得自己在這個擘餅聚會中,面對面的看見了救主尊貴的面容。雖然他們都成了憂傷的人,但是他們的媕Y告訴他們:主是他們的栽培者,是他們的祭物,祂要立刻使憂傷淚變為喜樂油,使痛悔變作歡欣。這種堅定的信心,使他們一時之間成為快樂的人。從那時起,他們以那一天所得的屬天恩賜,去帶領許多人,一起分享了這種快樂。當時不但在場的人,經歷了諸天下垂的榮耀,連六十哩以外有兩個人,也同時享受這祝福。新生鐸夫的快手筆,將那奇妙的光景勾勒出來。我們只找著下面這一節,但已足夠印證那位歷史家的描述了:

何等喜樂,恩典時刻,
憑信我見救主榮面;
不見一人,只見耶穌,
並在我心刻下永約。

那天神呼召了這一班蒙福的子民,來到錫安山,將榮耀國度的異象顯給他們看--"不見一人,只見耶穌"。主將祂自己給了他們。又將更美之約,用永生之靈寫在他們的心版上。五年後,這個見證的炸力開始顯在福音上,正如前文所描述的,這羔羊異象也是下面合一見證的根基。

新生鐸夫為人天真柔細,常被羔羊捨命的大愛所充滿。當他負起摩爾維亞弟兄們的責任之後,這個愛是他的教訓和詩歌的動力,並且超過了一切的教訓和辯論,把所有人的心,都熔化成為一體,並以"聖潔的裝飾為衣,甘心犧牲自己。"這一個愛將神的子民更新得像清晨光耀的甘露。下面這首詩歌神的羔羊(Lamb of God)說明他實在是認識羔羊無限價值、敬拜羔羊獨一尊榮的人:

感謝頌贊,惟你是配。
哦主!悅納我們愛慕。
因為所有新造福氣,
湧自你的微行、受難。
我心回應我舌快筆,
歡頌羔羊!心口一律。

一個站在基督合一啟示上的偉大使徒

新生鐸夫所得屬靈啟示中,最偉大的一點,就是他對基督合一亮光的看見,摩爾維亞復興最突出的點,也就是神兒女的合一。他一直堅持,基督乃是神兒女的中心,並且是神兒女交通惟一的根基。因著這個啟示帶進豐盛生命和能力,打破了多少弟兄姊妹之間的間隔和分歧。他自己也非常寶愛摩爾維亞的弟兄姊妹們。他說:"我可以確定的說,弟兄們的聚會,實在是一個屬天的教會。"在他們中間沒有個人的成見,只有主;沒有任何事物爭執,只有主;沒有對弟兄姊妹批評的靈,只有主。有一次在新生鐸夫的禱告中,主把祂真實的教會啟示給他。那是在諸天境界中的教會;是在神那媞a耀的教會;也是控制教會真實意義的異象。他看見了這個教會和神的羔羊是完全合而為一的。在這教會堶惆C一個人都被羔羊的血所洗淨。一天雖然他們活在不同的背景下,但他們在神真實教會堙A是完全合而為一的。他們是被神煉淨而完全歸向基督的人。不但他們的靈魂屬於基督,就是他們的肉身和骨節、骨髓都是屬於基督的。所以他寫了一首美麗的詩歌,來歌頌這個真實的教會。因著那一次的啟示,新生鐸夫深深感覺,要為世界上許多沒有看見教會真實意義的神兒女禱告。他說:"我們眾人不分種族,不論在世界何處,都要在救主的同在和祂的榮耀中消失,並且在祂這偉大的慈愛和啟示中合一。為了這個啟示,我們所能做的只有禱告。"

下面有一首詩是說到合一的,字埵瘨○ㄛy露出他對基督的認識深刻、清澈,好像一個除去了帕子的人,述說他在錫安山上所看見那"天上的樣式":

聖徒眾心,愛堿菬t(Christian Hearts,in Love United)(見第696首)
(一)聖徒眾心,愛堿菬t,同在主堥犰w息;
救主大愛激發愛心,如此相愛永相親。
同作肢體,倚靠元首,?光反映主日頭;
同為兄弟,行主旨意,主堿菬t原為一。
(二)主的群羊,同來祂前,更新誓約與奉獻;
忠心服事,全心愛戴,因你君王已奏凱。
倘若有日彼此聯結,不再堅韌變鬆懈;
同心謙卑伏祂腳前,求祂施恩重相聯。
(三)求助我們"彼此相愛",遵此命令不稍怠;
惟願彰顯主愛浩大,主堿蛪R無虛假。
今讓這愛照耀無間,好讓世人得明見;
我們相愛,主埵X一,好比根同枝雖異。
(四)但願我們完全合一,如你與父原為一;
但願我們愛堿菪獢A永不離去這福道。
但願我們光照明耀,使主榮光得反照;
但願世人確知無疑:我們乃真屬於你。

在一七三六年三月二十日,政府宣佈將新生鐸夫逐出德雷斯頓,他的心堹u是充滿了喜樂。他說:"時候到了,我們要聚集一切在地上作客旅的人,把福音帶到世界各地去。什麼地方主能夠自由工作,什麼地方就是我們的家。"往後的十年堙A他繼續在各處摩爾維亞弟兄們所建立的福音移民區,竭力工作。無論到什麼地方,他的同伴都堅定和他站在一起,同心要在神兒女的中間,恢復基督徒合一的見證。

一七三七年他訪問倫敦,與約翰衛斯理交通,給他們很大的影響。一七三八年,他在柏林遭遇到所有牧師的反對,沒有一處教會向他打開。主很奇妙的在那埵w排一位威廉(King Frederick William)弟兄,把他的家打開,讓各種階層的人,和各種屬靈程度的人,到他家聚會。新生鐸夫當時沒有太多的準備,但他寫著說:"每一次當我在講臺上開始講道的時候,我就能感覺到如同火炭一般的反應,來自聖徒中間。聚會當中,即使是很剛強的軍人,也會和群眾一同流淚。願神保守所賜給他們的感覺,直到永遠。"

一七三九年至一七四一年,他到西印度群島傳福音。一七四一年底至一七四三年則親赴美洲建立移民團,作為向印地安人傳福音的據點。其實,摩爾維亞的弟兄們早在一七三五年就被打發到美洲來。但這群弟兄們最值得紀念的事,倒不是向印地安人傳福音,而是給予同船另一位傳教士屬靈的衝擊,他就是衛斯理。波濤洶湧中,這群弟兄們卻喜樂地唱詩讚美神。這使衛斯理認識了兩件事:基督徒當有媕Y的確據;也使他體會到詩歌對聖徒走天路的重要。他得到了一本詩集,就大量翻譯這些德文詩。在一七三八年編成他的第一本詩集,其中很多是新生鐸夫寫的。下面這首詩的英譯,便出自衛斯理的手筆,原有二十四節,我們僅選其中四節,這首詩幾乎在每本詩集都可以找到。

據說這首詩創作的背景是這樣的:當新生鐸夫在西印度群島傳完福音,坐船離開時,那些海島漸漸離開他的視野,他不禁想到主的救贖何等偉大,能供應世上所有罪人的需要。主寶血並十架的救贖,為我們贏得公義的白衣,是這首詩的主題。全詩氣勢磅礡;縱橫萬古,廣納世人,襯托出那件"白衣"的寶貴!

我主耶穌是我的義(Jesus,Thy Blood and Righteousness)(見第28首)
(一)我主耶穌是我的義,我的美麗,我的錦衣;
在寶座前服此盛裝,我能?頭歡樂歌唱。
(二)藉你寶血,我已脫去我罪與過,我恥與懼;
審判大日我敢站立,誰能控告主所稱義?
(三)這件白衣永遠不變,在那新造無窮時間;
歲月不能改其美豔,基督白衣永遠新鮮。
(四)直到寶座見你榮耀,我們仍要以你自驕;
我的美麗,我的錦衣,我主耶穌是我的義。

一七四三年十二月他到達俄國西境瑞加(Riga),在那婺悃M弟兄們的困境,竟然被捕下監。那一年耶誕節他寫信給妻子說:"我們這一群為主被囚的人,在這可怖的監獄中,卻肯定主已經為我們預備前面更美的盼望。"他又寫信給女皇,女皇的答覆是--馬上離開俄國。翌年一月八日,軍隊押送他們出俄國邊界,他離開之後,在瑞加,底斯波拉(Diespora)和利否米亞(Livomia),主的見證更是如火燒旺起來。一群在利否米亞的貴族、牧師、和農夫都在聖靈堜憐馴瘜q,這叫新生鐸夫大得安慰,因為他的勞苦沒有徒然,而聖靈也作了見證。一七四七年他得允許返薩克森尼,他就回去繼續帶領教會往前。

一七六○年初期,他患了重病。臨終前,將近有一百位弟兄姊妹聚集在他房間堙C他轉向大衛·尼施曼(David Nitschmann)說:"弟兄,當我們的見證剛開始的時候,你有沒有想過,主竟然會讓它發展到像如今這樣的興旺,在世界各地形成了一股巨大的影響力。神的兒女,不分宗派、種族,在基督的大愛堶惘X-。當初我只懇求主:使我在祂堶接略@點點果子,我從來就沒有想到,在摩爾維亞弟兄姊妹建立的教會中,已經有這麼多的客旅,現在都圍繞著羔羊。為了這個,我們只有低頭敬拜。"五月九日清早,他向女婿說:"我親愛的孩子,現在我準備去見我的救主了。一旦祂量給我地上工作的年日結束,我何等樂意到祂那堨h!"接著他女婿就為他求祝福說:"願主的平安覆庇你。"剛說完話,他便安然睡在主的懷堣F。五月十四日,弟兄們就把當代最偉大的見證人埋葬了,等候榮耀復活的日子。

教會詩歌的流

最後我們從詩歌的流,來看看新生鐸夫在詩歌方面的地位。自宗教改革以後,所產生的三派更正教會--路德宗(在中國稱信義宗)、改革宗及安立甘宗,後兩派因受慈運理、加爾文及亨利八世的影響,他們根本否定拉丁聖詩,完全摒除教會詩歌。所幸加爾文還留下帶譜的詩篇,尚給這兩個宗派留下了一點點火苗。因此這兩個宗派所產生的詩歌能蔚為風氣,整整要比宗教改革晚了兩百年。讀者只要稍微注意他們中間詩人的年代便可以發現這一點。

至於路德宗則不然。日爾曼民族酷愛音樂,而約主護村斯(1369-1415)和馬丁路德(1483-1546)兩位改革者都是詩人。胡斯殉道後,持守他所傳講真理的波希米亞弟兄們,在一五○一年以波語出版了更正教第一本詩集,並在一五三一年發行德文版,這支民族歷經苦難,詩歌的風格重在由十架道路望見榮耀,這是一流;路德宗早期的詩歌則重在國度爭戰,三十年戰爭後,產生一班詩人,抒發在苦難中所經歷神的愛;到了十七世紀下半葉,腓力斯賓諾(Philipp J.Spener,1635-1705)則給路德宗注入奧秘敬虔的血液,這又是一個流。當波希米亞的弟兄們遷到德國北部居住時,正意味著兩個流的交會,我們可在新生鐸夫的詩歌堙A看出他的詩兼有兩個流的特點。所以我們可以說,他是德國聖詩集大成的人,而且他的屬靈經歷與啟示都要超過前人,自然詩境就高超多了。此外衛斯理成為第一位將德文詩歌大量引入英語民族的人,就更促成新生鐸夫出英文詩歌的影響。

新生鐸夫可說是更正教中,將詩歌敬拜神制度化的創始者。弟兄們多年來艱苦的經歷,和從一切經歷中所得豐盛的生命,都成為他們靈感的泉源,而寫出那麼多優美的詩歌來,成為歷代教會的產業。他說:"我們以詩歌把人們帶入真理堶情A這是非常有效的方法。"當時,詩歌音樂在摩爾維亞各地,都被大大的使用。只要一有機會,他們就把詩歌和音樂帶入他們的敬拜中。新生鐸夫也說到聖徒應該背頌詩歌,他說:"聚會的時候,我們在記憶堶悸蔣粥蛫|,這是在教導和敬拜中最有能力的兵器。能夠把堶悸爾g歷自然發表出來,而成為我們自己的經歷。"他所寫的詩歌出版以後,供應歐美各處主的工場。一七三五年在紇仁護特(Herrnhut)出版的"Das Gesangbuch Gemene"是摩爾維亞教會的第一本詩集。一七四二年有一百八十七首譯為英文出版。他一直鼓勵有詩歌恩賜的人寫作,而他自己也寫了兩千多首。第一首是在他十二歲的時候寫的,最後一首則是在臨終前四天寫的。他詩歌的特點是:站在屬靈的境界中,用簡單平易的話,說到基督的救贖,十字架的道路和教會合一的見證。今天他的詩歌已譯為九十種不同的語文,廣被教會使用。

 

摩拉維亞復興之禱告
(本文轉載自http://www.cbible.net/pray/ch4-3.htm)

如果我們探討辛生鐸夫成功的秘訣,從兩段經文可看出一些端倪,那就是:"不是倚靠勢力,不是倚靠才能,乃是倚靠我的靈,方能成事。"(亞四6)"禱告完了,聚會的地方震動;他們就都被聖靈充滿,放膽講論神的道。"(徒四31)辛生鐸夫伯爵早年就學得推行禱告此一秘訣,一向致力於建立禱告小組,十六歲那年,當他離開哈勒學院時,他遞給有名的夫蘭克教授一份列有七個禱告組織的名單。如果是在今日,他一定能在學生圈中引領許多人信主!禱告能夠多麼快的解決所有不分年輕人或成人的問題!1727年在主護村地方,這位年輕貴族所面對的不是理論,而是一種實際的狀況;如何以信心、愛心去團結並服事這群敬虔但意見分歧,且原來各擁胡斯、路德、喀爾文、慈運理(Zwingle)、士文克斐特(Schwenkfeld)等人以自重的信徒?這看來的確是個除非神親自干預,否則毫無希望解決的問題。神回答了這位年輕伯爵熱情洋溢的不間斷禱告,超人的智慧指引他採用了一些效力宏大的方法。漢彌爾頓主教(Bishop J. T. Hamilton)在一本叫"摩拉維亞人"的刊物中曾撰文促請人注意這些方法。文中首先提到辛生鐸夫起草弟兄盟約,呼籲大家"尋求並且著重彼此意見相合之處" ,不要強調彼此間的歧異,接著文中又述及伯爵親自與每一位居住在主護村的成年信徒面談。漢彌爾頓主教說:

但是遠較這些更為重要的,是大家都在5月12日這天,和辛生鐸夫共同締結一項神聖的盟約,眾人決心像他一樣的真正獻上自己的生命,各人依其所蒙特殊的呼召,在自己的職份上事奉主耶穌基督。這項盟約其實就是今天的弟兄協定的藍本,也是個人之間與會眾之間合而為一的銜接鏈環。

"接下去的工作就是選舉十二位長老,使主護村的靈性生活建立起完備的組織,並依照盟約規定,指派信徒分掌各種職務。這種秩序本身,就是進一步的彼此信任,以及對彼此的信仰熱誠認同所帶出來的成果。有了秩序為基礎,接著就能展開聖經研究和頻密的小組禱告聚會。這些不啻是領受聖經洗禮的開路前鋒,而靈浸是以蒙福的8月13日那天,會眾都領受了從天而來的能力達到高潮。這股能力推動主護村的男女信徒極為有效的服事他們的世代,將福音廣傳至基督教國度和異教徒之地。同樣也是這股能力,保守他們在理性主義盛行、人際關係普遍疏離,教育界鼓吹教化人心、理性至上與道德淨化的年代中,仍能保持熱烈的信心。"

禱告時期

確實,以1727年的8月13日為高潮的摩拉維亞大復興,無論其先前或日後都接連著一段非同尋常的禱告時期。施恩叫人懇求的靈在該年年初即已顯現。辛生鐸夫伯爵最初給予一班共九名,年齡在十至十三歲的女孩子靈性方面的教導。當代史家告訴我們:"伯爵時常向他的夫人抱怨說,雖然這些女孩的外在表現極為優異,但是他找不出任何蛛絲馬蹟足以證明她們有自己的靈修生活;並且無論向她們講論多少關於主耶穌基督的事,這些教導似乎都無法深入她們的內心。在這心灰意冷的時刻,他藉禱告藏身主懷,以火樣般至極的熱情乞求恩主將他的恩典和祝福賞賜給這些孩童。"

這真是個奇觀!一個稟賦不凡而又富有的年輕德國貴族,居然為了區區幾個女學童的悔改而屈膝在主面前,心力交瘁的不停禱告!我們接著可以讀到以下的話:

"7月16日,伯爵以全心全意作披肝瀝膽的禱告,與之俱來的,是泉湧般的淚水;這次的禱告發揮了巨大的功效,也是日後賜生命與能力之聖靈動工的開始。"不僅只是辛生鐸夫伯爵,就是許多其他弟兄,也展開了前所未有的禱告行動。我們在"摩拉維亞教會復興的那些可資追念的日子"一文中,可以讀到以下的記載:

"7月22日──許多弟兄自動相約要時常在赫特堡(Hutberg )聚集,以同心祈禱並歌頌讚美神。"

"8月5日華登(Warden),也就是伯爵本人守望通宵,和他在一起的,還有十二或十四位 弟兄。子夜時分赫特堡舉行了一埸大規模的禱告會,全場與會者都大得感動。"

"8月10日是主日,約中午時分,若特(Rothe)牧師在主護村主持聚會時,覺得自己被一股出於主的奇妙而無法抗拒的能力所淹沒,他整個人俯伏在神前,在場的全體會眾也渾然忘我的跟著他俯伏下來。他們就在這種心境下,祈禱唱詩,哭泣懇求。"

"在那著名的蒙福之日,即1727年8月13日,施恩懇求的靈澆灌在主護村的會眾身上。那天過後,一個意念臨到某些弟兄姊妹心中,他們覺得撥出固定的一段時間來禱告是很好的。在這關鍵時刻,大家都對禱告的絕佳效果記憶猶新,並且受到琱謄咩i必得到應許的感召,每個人都願意在主面前傾心吐意。"

"遠較一切更重要的是,舊約時代祭壇上的聖火是永遠不准熄滅的(利六13、14)。同樣的,一群會眾就等於是永生神的殿,其中有神的壇和他的火,聖徒們的代求應該像聖香一般,一刻不停息地上達到他面前。"

"8月26日那天,二十四位元弟兄和同樣數目的姊妹聚會,互相約定推行從午夜到午夜的二十四小時不間斷禱告,每天份成日夜二十四班,由大家抽籤決定班次。"

"8月27日這個新計劃開始付諸實行。很快的就有更多人加入陣容,代禱人數因此增加為七十七位,甚至有些靈性痛悔的孩童中,也自動展開類似的計劃。每個輪班禱告的人,在他們當值的一小時中,無不慎重其事的妥為運用。這些代禱者每周聚會一次,聽取一些特別需要在主前代求並記念的事項。"

"無分男童或女童都同樣感受到一股強烈禱告的衝動,聽著童稚們的禱詞而不深為動容者簡直是不可能的。8月26日晚間,孩童們有一次蒙福的聚會,而後在29日從夜間十時直到次日早晨,有人目擊了一幅感人萬分的景象,來自主護村和伯帖勒多弗(Berthelsdorf)的女孩子們在這段時間中聚集在赫特堡祈禱、唱詩並哭泣。同一時間內,男孩子們則聚集在另一處懇切禱告。施恩叫人懇求的靈當時傾倒在這些孩子們身上,來勢強大並且滿有果效,簡直無法以適當言語來形容。這情景真的可以說是天上的喜樂臨到主護村的會眾中間;大家都渾然忘我,拋開世上短暫的事物,一心只渴慕至天上與基督他們的救主同在,享受永遠的福分。"

另一位目擊者說:

"我無法將主護村孩童們的大覺醒歸因於任何理由,我只能說是聖靈奇妙的澆灌在當時聚集同領聖餐的會眾身上。一時之間無分老幼都同樣的蒙受到靈風的吹拂。"

以上所述,就是本章章題──"聖靈何時來臨"的答案。我們再度引用哈斯主教的話:"從整部教會史中,還找得到其他像始於1727年,接著又延續一百年的這麼驚人的禱告會的例子嗎?這是獨一無二的。這種禱告會稱為『鐘點代禱制』,意即藉著弟兄姊妹的輪班,使為教會所有聖工及需要而發的祈禱能夠毫無間斷的上達於神。這種禱告到後來必然導出行動。如在主護村的例子中,禱告點燃了一個火熱的期望,就是把基督的救恩傳揚給異教徒,它也促成現代海外宣道會的成立。一個小小的村落,在二十五年間就派出了百余位宣教士,你如果想在其他地方找到任何就各方面都足堪比較的事例,最後必將徒勞無功。


摩爾維亞

捷克包括歷史上的波希米亞、摩拉維亞和西里西亞地區。西元 895年,波希米亞各部落從摩拉維亞帝國分離出來,成立以波希米 亞為中心的捷克國家;10世紀時,發展成獨立的捷克公國,12世紀 改稱捷克王國。1620年,捷克在"三十年戰爭"中戰敗,淪為哈布斯 堡王朝的領地,1867年又被奧匈帝國統治。1918年10月,捷克與 斯洛伐克合併,組成捷克斯洛伐克共和國。1992年底,捷克和斯洛 伐克聯邦解體,捷克和斯洛伐克成為兩個主權國家。1993年1月1 日,捷克共和國獨立。捷克共和國沿用了原聯邦的藍、白、紅三色國 旗,旗面上,靠旗杆一邊為藍色三角形,旗地右上方為白色,右下方 為紅色。藍、白、紅三種顏色是泛斯拉夫色彩。古老的波希米亞王國 是捷克人的故鄉,捷克人承襲了象徵波希米亞的紅色和白色,藍色 則代表摩拉維亞。 

格羅斯翰納鐸夫(Grosshennersdorf)

格羅斯翰納鐸夫位於薩克斯(Saxony),與主護村相距不遠。此處為格斯杜夫男爵夫人的城堡所在地,也是新生鐸夫幼年成長的地方。城堡現在已成廢墟,但仍可見其遺址。

伯特鐸夫(Berthelsdorf)

1722年,新生鐸夫向外祖母買下了魯沙地亞高地的伯特鐸夫莊園,莊園內有新生鐸夫的城堡,以及一座四百年歷史的路德會教堂。此處曾是摩爾維亞教會屬靈的中心,1727年,會眾在此經歷了聖靈的澆灌;他們的奉獻,也奠下了日後全球福音事工的基石。

主護村(Herrnhut)

主護村位於哈堡(Hutberg)山腳下,距伯特鐸夫約一英里遠。1722年,新生鐸夫將此地開放給受逼迫的摩爾維亞信徒,作為避難之所。大衛基利司新(Christian David)在附近小山上砍下了第一棵樹,建立了主護村。此後這裡不僅是各宗派基督徒的避難所,更是摩爾維亞弟兄會向全球擴展的基地。村內有一座樸素的弟兄會禮拜堂,外面院子埵雪s生鐸夫的塑像。新生鐸夫所規劃的弟兄、姊妹和寡婦之家,也在這裡。博物館中保存了摩爾維亞教會文獻、史料、以及海外佈道的起源與發展。附近有一座名為「神的園地」的教會墓園,新生鐸夫和許多摩爾維亞弟兄均葬於此。墓園中的小山上,有一座可以遠眺德國、波蘭、捷克三國的小塔,是摩爾維亞弟兄們為全世界福音守望的禱告塔。

上一篇回目錄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