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世紀的逼迫(一) 中世紀教會歷史

 

   

第十四篇 德國敬虔運動

一、輔讀文獻

1. 歷史概述
2. 敬虔主義的發展
3. 施本爾小傳
4. 富朗開小傳
5. 德國哈勒富朗開機構園區簡介

二、歷史景點

1. 哈勒(Halle)大學與富朗開機構園區
2. 市區教堂(Market Church in Halle)
3. 格勞查(Glauchau)

三、討論題綱

1. 拉巴地之改革運動
2. 德國敬虔運動


歷史概述

1. 十七世紀敬虔運動

三十年戰爭後,德國正式成為一個新教的國家。然而,教會始終沒有脫離與政權的關係。教會中的神職人員,在政府的安排下,形同公職,造成靈性上的低落。此外,路德重視個人與神主觀經歷的概念,逐漸被墨蘭頓條理式的信仰所取代,發展成了經院哲學般的信義主義─名義上根據聖經,實際上卻是一種刻版、僵化的教理解釋。短短一百年,信義會(路德的跟從者)就從原先注重與神相交的主觀信心中,再度落入了死沉的道理與儀式。只要謹守洗禮、領受聖禮、遵守規章、定時禮拜、講道,就稱得上是一位好信徒。在此一前提之下,有一些復原派人士開始追求的更深、更有意義的基督徒生活。這一波注重生命經歷的敬虔運動在十七世紀的歐洲普遍展開。他們注重信心與重生的經歷,重視讀經,並追求一種活潑的敬虔生活,因此人們稱其為敬虔派。

敬虔派的信徒並沒有推翻或脫離信義會,他們乃是將路德所主張的「理想」,一件件地實行出來。他們在家中聚集,幾個家會來在一起讀聖經和禱告。聚會並非一人講、眾人聽,乃是在「人人都是祭司」的原則下,共同分享。他們十分重視聖經,認為讀經不重在知識,乃重在生命與餵養。聖經必須應用於實際的生活中,以活出聖潔、道德的生活。在個人經歷方面,他們注重信徒悔改與重生的主觀經歷,並且以基督為中心,被祂的恩典所充滿。此外,他們也實行社會救濟,賙濟窮人和寡婦,並且極力推行海外佈道,為當時僵化的路德教會,注入了一股新鮮的活力。

2. 德國的敬虔運動的起始─施本爾(Philip Jacob Spener)

德國敬虔運動的主要人物為施本爾。施本爾於1635年生於亞爾塞斯(Alsace),35歲就成為法蘭克福路德會的牧師。他曾經走訪瑞士,並在那裡受到拉巴第信徒(Labadists)的影響。拉巴第(Lababie)原為天主教修士,因著看見當時天主教與更正教的敗壞,決心回復聖經中初期教會的樣式。他認為敬虔生活的能力,源自與神的交通;人只能透過聖靈的光照,才能明白聖經。拉巴第先是在日內瓦執牧,後轉往荷蘭米第堡(Middelburg)進行改革,並曾試圖在阿姆斯特丹建立「家庭教會」。然而,至終拉巴第的改革並沒有成功。施本爾除了受到拉巴第信徒的影響外,也受到亞仁特(Johann Arndt)《真基督教》(Ture Christianity)的影響。由於三十年戰爭所帶來的動亂與靈性低落,施本爾深感教會極需改革。他強調重生的重要,鼓勵信徒對基督都有個人的經歷,並建立個人禱告、讀經等習慣。他於1675年,出版了一本名為《敬虔願望》(Pia Desidera),提出復興路德派的六項建議:一,個人精讀聖經;二,恢復信徒皆為祭司的真理與實行;三,不僅有聖經的知識,也要有愛心的行為與生活;四,讀經不重在教義的辯論,乃重在尋求真理;五,需以崇高的道德標準重組大學;六,復興福音講台,廣傳福音。施本爾在家中召聚信徒讀經、禱告、分享,盼望恢復使徒時代人人盡功用、彼此互相的聚會方式。儘管施本爾自始至終都是一位虔敬的路德會員,但是他的改革卻受到路德會神學家猛烈的抨擊,認為他過分重視靈修,輕忽教義。儘管如此,施本爾的改革還是吸引了許多尋求敬虔的信徒,為十七世紀的德國基督教注入了一股清流。

3. 德國敬虔運動的發展與興盛─富朗開(August Hermann Francke)

深受施本爾影響的人中,有一位名為富朗開的青年講師。富朗開在1687年經歷了主觀的悔改與重生,後在德勒斯堡與施本爾共居兩個月之久,完全接受了敬虔主義。他返回萊比錫後,大學媞t講,深受歡迎。此舉引起路德派選侯的不安,下令禁止居民舉行「小聚會」,富朗開便轉往爾弗特執牧。1691年,布蘭登堡選侯腓德烈三世(後作了普魯士王腓德烈一世)於哈勒(Halle)自建了一所大學,在施本爾的引薦下,富朗開前往哈勒附近的格勞查(Glauchau)小鎮牧會,並出任哈勒大學的教授。在他長達三十年的影響之下,哈勒大學成了敬虔運動的中心。他創辦兒童教養院、聖經學院、拉丁學校、孤兒院、救濟中心、醫療所、以及其他印刷聖經的出版機構,救濟窮人,並且興辦教育。到他去世之時,受教育的學生已達二千二百位之多,另有一百三十四名的孤兒受到妥善的照顧。新生鐸夫(Zinzendorf)亦曾在此寄讀。這些浩大的開銷來自於富朗開的信心、禱告、以及歐洲各地的捐款。

哈勒敬虔運動另一個令人矚目的特點,就是其海外宣教的熱忱。1705年丹麥國王徵召到印度開展的傳教士中,就有兩位哈勒的學生。十八世紀期間,哈勒及其教育機關更是差出了不下六十名的海外宣教士;其中最有名的是士瓦次(Schwwartz),畢生於印度傳道,直到逝世。而在教會歷史方面,敬虔主義也有其貢獻。一位激烈敬虔派信徒亞爾諾德(Gottfried Arnold)於1699年發表了《中立的教會與異端史觀》,認為我們不能因當代潮流而判定異端,必須深入其思想。他甚至認為基督教歷史中,許多「異端」所闡明的真理,比所謂的「正統」所闡明的還要多。相較於當時普遍駁斥與主流教會不符的教會歷史而論,此觀點無疑是一大進步。

 

敬虔主義的發展
(本文摘自http://www.chinachristianbooks.org/new/ChristianClassics/history/big5/main.htm)

正統主義將基督教本來活潑的信仰化成一套僵化、呆板、抽象的教理,而信心變成了對這套教理的宣認,這與當初路德所幣解的信心很不同,當路德談到信心時,他所指的是信徒與神之間的活潑的關系,但到了正統主義時代,這種活潑的關系仿佛被信徒遺忘了一樣,他們擁有精細地界定的所謂"純正信仰",但卻缺乏了因信仰而來的生命活力。崇拜時的講道變得乏味,其余一切的活動,如聖禮,也變得很規條化。

在這種治沉悶的宗教生活中,有不少信徒開始尋求新的方向與經歷。主后一六七O年,一位法蘭克福(Frankfort)牧師施本爾(Philipp Jacob Spener)召聚了一小組信徒在他家中讀經、祈禱,彼此鼓勵追求活潑的屬靈生命,他稱這小組聚會為敬虔團契(Collegia Pietatis)。以后敬虔主義便由此得名。這種小組聚會在他牧養的教會中成為一種更新的力量。但不久,他被迫離開法蘭克福轉到德里斯頓(Dresden),在那里他又以同樣的方法,在他牧養的教會內組織了更新的團契,其后他又再被迫轉到柏林,也同樣的組織更新團契。不過,更有力的影響,乃在他所寫的一本名為《渴慕敬虔》(Desideria)的書,清楚地呼吁信徒聚在一起研讀聖經,摒棄神學的爭辯及抽象的理性思維,而在實際的敬虔操練中體驗及實踐聖經的真理。

在這種更新運動展開的初期,正統主義的神學家已感到不安,當這運動漸漸擴大時,他們便公開反對這運動。然而,主后一六八六年,一位大學的聖經學者富朗開(August Francke)加入這運動的行列,使這運動擴展得更快。在主后一六八六年,他在萊比錫大學中組織了一個讀經團契,有系統的查考聖經,一次在研讀約翰福音第二十章三十一節時,深感被聖靈感動,于是便更積極的追求敬虔的操練。在史賓納指引下,他開始在大學內大力推動敬虔運動,亦因為這緣故,他被迫離開萊比錫。他從萊比錫轉到哈勒(Halle),在剛成立的哈爾大學任教。不久,哈勒便成為敬虔運動的重要基地。

施本爾小傳
(本文摘自http://c-highway.net/BOOK/lishi3/3-6/8.htm)

菲利普·雅各·施本爾(Philipp Jakob Spener:1635-1705)認真研究了路德神學,並在這個基礎上閱讀了強調靈性體驗和禁欲主義式敬虔的書籍,成為了反對理性主義信仰展開了靈性運動的虔敬主義始祖。

他還從約翰·阿恩特(Johann Arndt)的神秘主義作品《True Christianity》,英國清教徒著作家理查德·貝克斯特(Richard Baxter)的《The Practice of Piety》和劉易斯·貝利(Lewis Bayly)的《Praxis Pietatis》等受許多影響。

施本爾展開了所謂“Collegis Pietatis”運動,即展開教會堶悸漱p教會(ecclesiola in ecclesia)運動。從1670年開始,主日禮拜後他們一直在施本爾家媮|行小聚會,討論主日講道和編輯文化作品。

1675年以後,他們只使用聖經。努力讀經專心禱告,各人在基督內敬虔,結成深厚的友誼,而且彼此更多地學習基督教,愛火在他們中間漸漸燃旺起來。

1675年,當他的《敬虔的欲望》(Pious Desire: Pia Desideria)出版後進一步掀起了正規的虔敬主義運動。在他的書中他提出了六種具體的教會改革方法論。

1)不要單單依靠牧師,而要在家堛漱p聚會中用心閱讀全部聖經。
2)所有的信徒領悟到自己是研究聖經,教導,慰勞他人,實踐敬虔生活的祭司長。
3)勸勉從單純的教義知識集中到作為活的信經的敬虔訓練中。
4)減少神學爭論,通過悔改和敬虔生活確立真正的教義
5)強調神學教育的改革,即通過德國神學、托爾勒的證道,以約翰·阿林特和托馬斯·阿·肯培斯的著述為依據,強調不僅是課程的改革,而且也是包括強調基督徒生活和敬虔的制度改革。
6)主張不是修辭學式的證道,而回復到培養道德、提高靈命的證道。

施本爾的活動核心是強調整個人格的更新,即強調舊人和新人的根本上差異、世俗生活和靈命生活的根本差異。強調了從欲望、追求名譽、學知上的驕傲、醉酒、看戲、跳舞、玩牌等誘惑中脫離出來的敬虔的生活。

活的信仰不是從聖經來的,乃是通過聖靈的引導?生的,所以認為路德的“由聽道而生的信心”(fides ex auditu)上不加聖靈的能力是不可以的,即強調了林前1:18-25的“神的國不在話上而在於能力”。

並且,比起路德所強調的義認化(稱義)(Justification),他更強調重生(Rebirth)。從這意義上可以認為他比起路德的話語信仰或義認化(稱義)神學更接近於強調靈性體驗的神秘主義靈性。

 

富朗開小傳
(本文摘自http://c-highway.net/BOOK/lishi3/3-6/8.htm)

奧古斯特·赫爾曼·富朗開(August Hermann Francke: 1663-1727)受施本爾的靈性影響有了重生的經驗,但他比施本爾更為虔敬主義起了決定性的貢獻。他基本上贊成路德在羅馬書緒論中的信仰?述,但更強調靈性經驗和敬虔。

他得到靈性經驗後在萊普茨何大學教書,他的注釋式、經驗式的教學給了他們相當的影響力。許多學生愛戴他,學生們被敬虔主義的二元論式敬虔生活和屬靈的關心所吸引,而忽視了他們的專業,只關心信仰生活和證道。

結果1694年在哈雷(Halle)成立了虔敬主義大學(University of Halle),哈雷市成為敬虔主義運動的中心,先後創立了貧困人學校(1695年)、孤兒院(1696年)和高中(1697年),強調通過個人的人格變化達到的世界變化(The changing of the world through the changing of persons)。

以哈雷大學為中心的許多年青人自願去海外宣教。十八、十九世紀通過這種敬虔主義運動,數萬人獻身于世界宣教活動中。

 

德國哈勒富朗開機構園區簡介
(本文譯自http://www.tourismusservicewittenberg.de/francke/)

德國哈勒的富朗開機構,已有三百年的歷史。創辦人富朗開(August Hermann Francke)是一位敬虔的路德會牧師,也是哈勒腓德烈大學東方語言學的教授。在他到達哈勒後不久(1695),便創辦了孤兒院和慈善學校。這是他全面展開教育、以及教會附屬事業的開始。在富朗開離世前,已在哈勒市建立了一個三千人的完善園區。十八世紀時,富朗開機構聞名於世,迅速成為全球學術聯絡的中心。此外,更正教第一位海外宣教士,也是在1706年,由哈勒敬虔派差往南印度。哈勒對於海外宣教的使命,一直持續到十九世紀。富朗開就對美洲大陸的照顧,從十七世紀末即已經展開。十八世紀的三○年代,哈勒敬虔派已在喬治亞賽凡納河一帶,照顧薩爾斯堡的難民。他們供應這些移民教牧人員、宗教書刊、醫藥和金錢。1742年,在哈勒機構的差派下,亨利墨蘭柏(Henry Melchior Muhlenberg)前往賓夕維尼亞,奉命照顧費城鄰近的三個路德宗教會。在爾後的日子堙A他成了美國路德會的創始人。亨利的兒子約翰墨蘭柏(John Peter Gabriel Muhlenberg)─這位同樣曾經於富朗開教育機構受教的人,在美國早期的民主運動上,亦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他曾經是一位將軍,率領喬治華盛頓(美國國父)革命軍隊作戰。腓德瑞墨蘭柏(Frederik August Conrad Muhlenberg)更是美國議會首任議長。墨蘭柏家族在美國歷史上,享有崇高的聲望。

富朗開機構附設於哈勒大學長達四十年之久,直至1992年,才成為一獨立機構,現今仍保存許多十八世紀的古蹟建築。園區中不僅有世界上最大的框架結構物,也有全德國最老的建築。該建築建於1721年,不僅設計為一圖書館,也是歷史最悠久的兒童醫院建築。十九、二十世紀,又陸續新增了許多校舍建築,每棟建築都代表了某一時期的校史。三百年的富朗開歷史中,留下了現今可見的五十棟歷史建築。在社會主義體制下,這些早期建築大多毀損。富朗開機構的主要目標之一,就是在未來的幾年中,重新修復這些歷史建築。這項計劃所費不貲。其中一棟1700年的主要建築,便是歷經三年的整修,於在1995年10月重新開放。重整後的主建築,為富朗開的文化活動提供了更寬廣的展演空間。館中的數個展覽室,向遊客介紹富朗開機構的歷史,和十八世紀哈勒敬虔運動的緣由。在這棟建築之中,人們也可以體驗少數保有當年原貌的古老的陳列室。

富朗開機構另一個主要的計劃,就是建構一個國際化的學術研習中心,以收藏館中大批歷史文獻、圖書、以及古董陳列櫃。現有的文獻庫中,藏有十八世紀哈勒敬虔派與世界各地通訊來往的信函。其中有一個專區,保存了當年敬虔派在印度和美洲宣教的原始手稿;大名鼎鼎的墨蘭柏手稿,就有百件之多。館中典藏的文獻,除了其宗教價值外,亦有其學術價值。文獻庫的另一個專區中,保存了數量居全歐第二的棕梠葉手稿。這些手稿出自十八世紀哈勒宣教士之手,他們將聖經、神學著作和講道紀錄譯成多種印度方言,書於棕梠葉上。現今這些文獻資料都被放置在一個歷史悠久的倉庫中,倉庫中另有閱覽室,以及瀏覽館藏目錄的圖書室。館藏書籍的本身並不在此,它們仍在原有的圖書館(1728)中。圖書館內的藏書約十二萬本,大多為十七、十八世紀的著作,內容涵蓋了一切近代學術的起源。一九九七年九月起,圖書館正式對遊客開放。如前所述,另外一個可觀的收藏─古董陳列櫃,連同其三千件以上的珍藏品,現存於舊有的孤兒院建築之中。這些歷史性的收藏均被分類整理,以供學術之用。富朗開機構盼望吸引更多的學術人士,一同研究這些寶貴的歷史資源。哈勒與馬丁路德大學已建立緊密的合作關係。馬丁路德大學的若干學系,如神學系和教育學系,已牽至哈勒校區,其他學系將陸續跟進。對外與國際間的合作也已展開,未來將持續發展。基金會日前推出了一系列名為Hallesche Forschungen(哈勒機構)的著作。其中一個最主要的負擔,就是繼續發揚富朗開精神。這個歷史性的機構,預備以其原有風姿─一個國際學術交流的中心─重新展現在世人眼前。


哈勒(Halle)大學與富朗開機構園區

十七世紀末選侯腓德烈三世在此興建大學,此處便成了德國敬虔運動的中心。1698年,富朗開在此創辦了第一所孤兒院與兒童教養院。爾後陸續又興辦了多個教育、醫療、印刷、出版等機構。不僅為兒童提供妥善的教育,為窮人和寡婦提供醫療服務,也大量印刷並贈送聖經。這些機構原附設於哈勒大學,後來成為一獨立的基金會園區(Francke foundations)。現在園區中還可見到當時的建築群,並保存了許多敬虔運動的手稿、歷史文獻、以及相關史料。附近的馬丁堡(Martinsberg)小丘上,有教會附設的墓地(Stadtgottesacker),富朗開和哈勒的法學院長多馬修(Christian Thomasius)均埋葬於此。

市區教堂(Market Church in Halle)

此教堂位於哈勒市鎮內,堂內藏有馬丁路德的遺容面模(death mask)。音樂家巴哈、韓德爾均曾在此演奏,韓德爾的著名聖詩《彌賽亞》亦在此完成。

格勞查(Glauchau)

格勞查位於德國東南,為哈勒附近的小城鎮。富朗開曾在此牧會,將此地的路德教會造就成敬虔派的模範教會。

上一篇回目錄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