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篇 中世紀教會歷史

一、輔讀文獻

1. 歷史簡述
2. 淺談「修道運動」發展史
3. 聖方濟(San Francisco)小傳
4. 聖方濟遺囑
5. 方濟會第一會規(1221年)

二、歷史景點

1. 阿西西(Assisi)小鎮
2. 市政廣場(Piazza Dela Signoria)
3. 維琪奧宮 (Palazzo Vecchio )
4. 麥迪奇禮拜堂(Cappelle Medicee)
5. 利卡第宮 (Palazzo Medici Riccardi)
6. 聖十字教堂(Chiesadi Santa Croce)
7. 聖馬可修道院(Convento di San Marco)
8. 聖母百花教堂(Basilica di Santa Maria Fiore)

三、討論題綱

1. 翡冷翠大公會議之「和子」(Filioque)論觀,與日後
    東、西教會之分歧。
2. 方濟會、道明會等遊募會士(mendicant orders)。


歷史簡述

1. 文藝復興(Renaissance)

文藝復興於1400年發源於義大利的翡冷翠(Florence,又作佛羅倫斯,即當時的Firenze)。文藝復興(Renaissance)一詞,法文原意為「新生」,用以形容古希羅時期文明在藝術、文學、政治上的復興。這個時代的主題是個人主義、世俗主義、理想主義;而社會重心,也漸漸由封建制度下的王公貴族,轉移到握有經濟實權的商人和平民身上。

此時期最重要的人物,莫過於翡冷翠的麥迪奇家族(Madici)。因著麥迪奇家族的統治,翡冷翠經濟蓬勃發展,政治安定,因而成為文藝復興的中心。此家族原為貴族,十三世紀藉著銀行與金融業起家,累積了可觀的財富。十四世紀,此家族的經濟與政治的影響力漸增,沙威特麥迪奇(Salvestro)成了翡冷翠城邦的首長。然而,1382年,沙威特因獨裁殘暴而遭驅逐;爾後喬凡尼麥迪奇(Giovanni)重振家業,使此家族成了全義大利,甚至全歐洲最富有的家族,並於1421年成為翡冷翠城邦的首長。其子柯西莫(Cosimo)因減輕平民的稅務,贏得下層社會支持,卻也因此引起政敵的不滿,將其流放。當政敵消失之後,柯西莫雖不主動干預政局,麥迪奇家族卻已成為掌控政權的唯一核心,柯西莫更被翡冷翠人敬稱為「國父」。16世紀,麥迪奇家族提倡自由主義,儘管他們並不控制政府內任何官職,但仍以其財力和權勢,操縱翡冷翠的政治。在其領導之下,翡冷翠的領土大為擴張,1530年,此家族將翡冷翠改為世襲王國,自任君主。族女凱薩琳麥迪奇(Catherine Medici)更是嫁給法國王儲亨利二世,後成亨利二世逝後,法國實際主政者。除此之外,麥迪奇家族也產生兩位文藝復興時期的教皇喬凡尼安Giovanni Angelo)和亞歷山大(Alessandro)。文藝復興的大家米開朗基羅、拉斐爾、布拉曼德等人,早年均接受過此家族的經濟支持。

2. 薩沃那洛拉(Girolamo Savonarola)

薩沃那洛拉原為道明會士,生於弗拉拉。1481年被派到翡冷翠聖馬可修道院任職。在講道時,薩氏經常抨擊教皇和教會的腐敗,揭露麥迪奇家族的殘暴統治,反對富人驕奢淫逸,主張重整社會道德,提倡虔誠修行生活,他的言行頗得平民的擁護。1491年,薩氏出任聖馬可修道院院長。1494年,法王查理八世入侵義大利,麥迪奇家族投降,薩沃那洛拉遂成為平民起義的精神領袖。他領導平民趕走麥迪奇家族,恢復共和體制,嚮往將翡冷翠改造成一個神權統治、虔敬儉樸的城市。主後1497年,薩氏領導宗教改革,在市中心廣場焚毀珠寶、衣服等華麗奢侈品,以及許多傷風敗俗的書籍等;他禁止世俗音樂,推行聖歌,改革行政與稅收制度,並譴責教皇亞歷山大六世是「撒但的代表」。同年,薩沃那洛拉遭教皇革除教籍。1498年4月,亞歷山大六世與麥迪奇家族利用饑荒煽動群眾攻擊聖馬可修道院。薩沃那洛拉被以分裂和異端狂想之罪名,在廣場中心被處以絞刑,隨後在廣場上被焚燒。

3. 翡冷翠大公會議(1438-1445)

主後1438年,羅馬天主教在翡冷翠召開第十七次大公會議,針對東、西方教會自1054年以來的分裂,進行修睦。此次會議的主題,乃是影響東、西方教會分裂的「和子」(Filioque)議題。此論最早可追溯至奧古斯丁,奧氏曾言:「話是單從父神而生,聖靈主要也由父而出。我之所以加上這幾個字,因為我們知道聖靈也是由子而出。」七世紀時,西方教會將filioque一詞,加入尼西亞君士坦丁堡信經有關基督的信條中,成了「我信聖靈...從父和子出來」。東方教會嚴重反對此事,他們認為「和子」論是一種異端觀點,為此雙方爭鬧不休,遂成為日後教會分裂之導火線。除了「和子」論點的辯論之外,此次大公會議也頒布了煉獄教義,以及其他關於教皇權力等聲明。

 

淺談「修道運動」發展史
(本文轉載自http://a2z.fhl.net/history/history27.html)

修道的禁慾主義是起因於反對教會逐漸世俗化,在三、四世紀時興起。而更早的潛伏因素是在君士坦丁統一教會及帝國前,因基督教的寬柔政策,所以教會水準偏低、會友素質不齊。當時一些人走出來,注重屬靈生活,退居大漠。『隱士』的希臘文是「沙漠」、『修士』的希臘文是「獨自」,此二詞成為敬虔的象徵。他們持守貧窮、聖潔、順服的誓言,每天祈禱、工作,有些甚至向外傳福音。

重要人物:

安東尼(Anthony)

人修道方式的代表。他來自埃及,原是農民。對亞流派爭論有影響力。275年開始二十五年的與世隔絕生活。305年時,廣收門生。

在君士坦丁大帝悔改後,教會湧入人潮,而面對世俗化的衝擊,因此此時許多人如同安東尼一般,退居大漠、成為修士。

帕科繆(Pachomius)

團體修道方式的先驅。他曾是一位軍人,於325年開始接受修道主義,因其反對極端主義─個人獨自隱居的方式。故他開設第一所共同生活的修道院,。管理方式類似軍隊的組織中的規律。

大巴西流(Basil the Great)

使東正基督教及修道禁慾主義之關係和諧。他認為修道主義是正統基督教的表現,將修道群與教會距離拉近。也是第一位提供醫療及教育服務的修道士。神學貢獻是與亞流派的基督論作出抗衡。因其許多社關組織、及個人聖潔生活,故教會歷史中他與Nazianzus和Nyssa的貴格利獲稱『加帕多家教父』。

重要修院:

本篤會(Benedict of Nursia)

有「西方修道主義的族長」之稱。建立十二間修道院,建立『聖本篤準則』(Rule of St.Benedic)以改革修道運動。其修道生活較中庸,本篤修道院在黑暗時代向異族傳遞文化有很好的果效。

克呂尼(Cluny)

克呂尼修道院帶動的修道院改革運動影響極大,如十一世紀貴格利推行的教宗全面改革,甚至第十至十二世紀的期間所有的改革都可以稱為克呂尼改革運動。接受任何種類、方式的捐獻,修道士專心追求靈性經驗。不受任何人的控制,包括國王,他們只對教皇負責。他們並有能力從事各種社會的改革,故許多修道院都根據此模式建立、聯合。

克呂尼運動似達成的目標:回復本篤修道團嚴格的規矩。培育個人屬靈的生活,減輕修士的勞動量。發展崇拜的宏偉儀式。建立有效的經濟組織,擺脫世俗的控制。可是因其富裕、與社會友善的關係使得另一群人去尋求另一種更為樸素和原始的途徑。

西篤會(Cistercians)

是最出名的苦修團,市對克呂尼修道主義的一種反動,其著重先知精神多於權力,強調勞力多於學術,認為工作就是禱告,故成為農業發展的先驅者。在十二世紀末有530所西篤會修道院成立,在之後一百年內有150所成立。最有名的修道士是克勒窩的伯納德(Bernard of Clairvaux),是中世紀神秘主義的代表者。為最極端的西篤會修士待己甚嚴,品行道德崇高、熟悉聖經、愛心熱切、指責罪惡、被視為「歐洲的良心」。

重要募緣會士修道團(Mendicant orders):

走出修道院,將福音傳給普通人,依靠百姓的賑濟和捐獻,被稱為修道,又稱托缽僧(Mendicant orders)。此類有兩派:

方濟會士(Franciscans)

於1209年於亞西亞的法蘭西斯成立的小行乞僧團。以馬太福音十章7-9節為個人委身的座右銘,傳講天國訊息。定訂類似使徒清貧生活的簡單規律。基本要求:絕對清貧、不擁有財產、不在主教允許前私自傳教、不在神學問題上爭辯、『與仇敵復和』的觀念使世人稱頌。與動物關係亦好,其『敬虔』、『真摯善良』為日後人們的榜樣。

道明會士(Dominicans)

創始人為西班牙人道明。為改革亞爾比根派的信徒,他招聚有志於追求知識學問、向異教、異端傳福音者一起來傳福音,成為教會宗教裁判所的先鋒。因為其目標,所以在大學教育中受到肯定、學術上享有聲譽。

其他中世紀較小的修會團:

聖衣會(Carmelites)

極端苦修主義的規則,守清貧、獨居和素食。十六世紀後期,神秘的亞維那的德勒撒,進行改革,使聖衣會重回默想、宣教和神學研究。

奧古斯丁團(Augustinian order)

以『聖奧古斯丁規條』所辦的修會。這規條的彈性讓奉行的人可以因應環境使用。奧古斯丁團與醫院有特別的連繫。最出名的修士是馬丁路德。

慈善武士團(Knights Hospitals)

起源不明,但在十一世紀末為照顧病者,款待旅客與十字軍,組織團武士來保護旅客,後來發展成為正規的軍隊。十二世紀很多成員加入十字軍。1291年,他們戰敗,逃往羅德島,被稱為羅德島武士。1530年查里五世將馬爾他的主權教給他們,故被稱為馬爾他武士。1798年拿破倫奪得馬爾他後,慈善武士團即進入一種不穩定的景況,直至今。

聖殿武士團(Knights Templars)

在1118年為保衛耶路撒冷,對抗回教徒而成立的武士修道團。影響力極大,所多基督教國家都有其成員,他們得到大量的捐輸財富,儲存於巴黎和倫敦「聖殿」中,故建立可靠銀行家的美譽。常與慈善武士團發生衝突,於1312年被控不道德、迷信、信奉異端,故在維也納會議中被鎮壓。

 

聖方濟(法蘭西斯)小傳
(本文轉載自http://www.twbm.com/chinese5/history/history_19.htm)

方濟中譯或作法蘭西斯(St. Francis of Assisi, 1181-1226)生於意大利中部村鎮亞西溪。父親彼得(Pietro di Bernardone)業布商。當他生的時候,父親外出,母親在教堂給他受洗的時候,取名約翰(Giovanni); 到父親回家,給他改名為方濟,所以他的全名是Francesco di Pietro di Bernardone)。早年生活雖然沒有大惡,但貪愛世界,是當地浮華少年的領袖。

二十歲時,他參加過地區性戰爭,作俘虜約一年,才得釋放回家。 在1205年,方濟又參與亞普里亞(南意大利)戰爭,但中途得病。他夢見一所巨大的宮殿,堶惘陶\多的軍器,上面都畫著十字架的徽記,他以為這都是他和兵士用的。後來,他又聽見天上的聲音說:"要服事主,不要服事人。”他就順服回家。

他在一個洞堙A靜修了一些時候。他去到羅馬,聖彼得大教堂廣場上,遇見長大麻瘋的乞丐,向他伸手乞討。乍見的時候,他嫌惡退避;但隨即上前親吻那醜惡可憐的手。此後,他常同情麻瘋病患者和貧窮的人,穿著跟他們一樣,同他們在一起,幫助他們的需要。

回到亞西溪,有幾個人同他在一起,同過團契宗教生活。

約在1208年,他在St. Damiano 教堂媄咩i,聽到十字架發出聲音說:"方濟,去修理我的殿!你看,已經快要倒塌了!”他以為是指教堂,立即照著去作。回到父親的店堙A拿了大批的布匹,馱在馬上,連貨物帶馬都賣掉了,把錢交給教堂。父親發現大怒,斷絕父子關係,但他說錢已奉獻,不能夠收回。父親去見主教。方濟站在那堙A一言不發;忽然,他一件件脫下衣服來,脫得一絲不挂,就指著堆在地上的衣服說:"到現在我稱彼得本納德為父親;從今以後,我只稱‘我們在天上的父’!”主教拿了一件長袍給他遮體。從此以後,他完全奉獻為基督生活。

1209年,法蘭西斯聽到:"傳揚,神的國近了!醫治病人,叫長大麻瘋的潔凈,趕出污鬼。不要帶金銀,囊中也不要有銅錢。”他就丟掉杖,囊袋和鞋,把使徒不積存錢財的生活方式,當作規律。名聲傳揚開,跟從他的人,漸漸多了起來。

1210年四月十六日,他同著十二個衣衫襤縷的人,去見教皇英諾森三世(Innocent III)。教皇高坐在寶座上,為了考驗他的真誠,對他說:"去,兄弟,去到豬群堙A跟他們滾在一起;看來你與他們相同的地方更多,把你設立的規律講給他們聽。”法蘭西斯順從了,然後回來報告:"主,我已照吩咐作了!”教皇本來不想理他,但他作了一個夢,有一棵棕樹從他腳下長起來;又夢見羅馬首座拉特蘭教堂將要傾倒,方濟將它支持起來。因此,口頭給了他設立修會的許可,准他傳揚悔改的福音。方濟並不要求教諭甚麼的文件作護符。

他立心照著主耶穌的腳蹤行,在生活上效法主,遵行祂一切的教訓,捨己背十字架,叫人悔改。他們基本的法則是:馬太福音第十六章24-16節,第十九章21節; 和路加福音第九章1-6節。

方濟修會的人數急劇增加。他也設立了女修會。他發願與貧窮結婚,不積財產,也不擁有教產。他愛貧窮的人,也愛自然界,稱太陽為"日兄”,月亮為"月姊”,死亡是"死亡姊妹”,叫自己的身體是"驢身兄”;他更強調"如果不珍愛基督為他死的人,就不是基督的朋友。”

他講道給鳥聽:"鳥兄弟和鳥姊妹,你應該多多感謝創造的主,祂給你羽毛為衣,翅膀能飛,為你預備一切所需用的。你不種,也不收;祂卻看顧你。”更希奇的是,他馴服一隻為害鄉里的惡狼。那狼張牙舞爪的迎著他奔來,方濟吩咐:"狼兄弟,我奉耶穌基督的名吩咐你,不要傷害我或任何人!”方濟應許赦免它過去的惡行,條件是今後不再傷害人。那狼同意了,俯首跪在他面前,成了方濟的寵物"古比奧”(Gubbio)。

方濟修會的人數超過了五千人。他自己時常要出去游行佈道。1219年,他游行意大利,又到埃及和敘利亞。

當時的紅衣大主教烏果林(Cardinal Ugolino, 後來成為教皇貴格利九世Gregory IX),建議來幫助; 方濟接受了。照烏果林的觀點,為了教廷的長遠利益,修會必須改弦更張。

1921年,烏果林修訂了修會的規律,守貧的規律也修改了,並依修道院的組織規律,任命凱他耐(Pietro di Catanii)為法蘭西斯修會的總主持。1221年,在他死後,其職位由考徒納(Elias of Cortona)繼任。修會也有了建築,給弟兄們居住。

方濟遠行歸來,發現局面一新。他接受了。對他的弟兄們說:"從今以後,你們就當我是死了。這堿O彼得凱他耐兄,你們和我都要順服他。”就跪伏在地,表明順服聽命。在他的遺囑中,他自稱"小弟兄”(frater parvulus),並且承認"他是我的主”,無論往哪堨h,作甚麼事,都不能違背他的命令。

1223年,方濟漸漸退出修會。1224年八月,他退到亞西溪附近的拉惟納(La Verna)山上,禁食四十天。在那堙A他禱告尋求神的旨意,如何討神的喜悅;三次翻開福音書,盼望得到回答,三次都落在基督的受難。在九月十四日,清晨禱告的時候,他看見從天降下一個形象:有一個撒拉弗被釘在十字架上,兩個翅膀高舉,兩個翅膀遮體;他的面貌極其美麗,向法蘭西斯溫柔的微笑著。方濟深為憂傷。最後,這異象消失了。在他的身上,卻奇妙的留下了五處傷痕,正與基督被釘和槍扎的部位一樣。他著力隱藏這些印記不肯示人;在離世以後,才被發現。深知方濟的同工理奧(Bro. Leo)見證確見過那些聖痕記(Stigmata)。

此後,方濟繼續在世兩年。1226年,十月三日,如理奧所說的:"他移民到主耶穌基督那堨h了,就是那位他全心所愛並跟從得最完全的主。”他的遺體安葬在亞西溪。

他的朋友烏果林(Ugolino da Segni, 1170-1241),在他故鄉風光明媚的亞西溪,為方濟記念大教堂立了基石。烏果林於次年成了教皇(1227-1241),在方濟死後二年,晉封他為"聖方濟”。

修會的繼任總主持考徒納,在安葬方濟的大教堂那堙A作了一具大理石容器,收納捐獻;理奧以為是污辱,把它砸得粉碎。因此,他被逐出。

方濟本人受教育不多,僅粗通拉丁文,寫來不甚好;他喜歡法文,說得也不完全。但他全心見證主的福音,不怕吃苦,不為自己積財。他認為愛鄰舍,作善工,比學問更要緊。1220年以後,修會也講習神學;他表示同意,"只要不銷滅謙卑和禱告的靈。”改組後的方濟修會,也漸重學術;英國的威廉俄坎(William of Occam)和羅哲培根(Roger Bacon),都是方濟修會傑出的哲學家。

 

聖方濟遺囑
(本文轉載自http://www.ofm.org.hk/100-Francis-Clare/120-Writings/francistestament.html#testament)

1. 看,主如何賞了我方濟兄弟開始做補贖的思典。當我生活在罪惡中時,最厭惡見到癩病人;

2. 但主親自將我領到他們中間,而我就慈愛地照顧了他們。

3. 在離開他們的時候,以前對我好像是可憎惡的,此刻對我的心身都成了甘美的。不久我便離開了世俗。

4. 主曾使我在聖堂內擁有這樣大的信德,我就這樣簡單地朝拜說:

5. 至聖的主耶穌基督,我們在這裡並在普世的聖堂內,朝拜你,讚頌你,因為你以你的十字聖架救贖了普世。

6. 此後,主曾經並仍在賞賜我,使我對按照羅馬聖教規章生活的司鐸們擁有絕大的信德,因著他們的神品,即使他們窘難我,我仍願投奔他們。

7. 即使我有撒羅滿一般大的智慧,即使我看到的是一些按世俗而生活的可憐司鐸,我也不願相反他們的心意,在他們所住的堂口裡講道。

8. 我願意敬畏、愛戴、尊重他們及其他司鐸,就像我的主人一般。

9. 我不願注意他們的罪過;因為在他們身上,我辨別出來的是天主聖子,而且他們是我的主人。

10. 我之所以如此,因為在此世上,除了他的至聖體血外,我不能親眼見到至高天主之子的任何其它事物。而他們除自己領受這至聖體血外,唯有他們能將聖體送與他人。

11. 我願這至聖的奧蹟在一切之上受到尊榮和敬重,並被安置在裝修得體的地方。

12. 不論在何處,若我發現寫有主的聖言的字紙,丟在不相宜的地方,我要將它們檢起來,並要求別人將它們檢起來,放在適當的地方。

13. 凡是神學家和那些給我們傳播天主至聖聖言的人,我們應當尊他們,就像他們是將神和生命傳給我們的人一般。

14. 主將弟兄們委託與我之後,並無人指示我應做何事。但至高者親自啟示了我:應當遵照福音而生活;

15. 我遂令人用簡單的言語寫出,而為教宗所批准。

16. 凡來參加我們這生活方式的人,將他們所能有的產業,悉數施給窮人;祗以內外補綴的長衣一身,腰帶一條,褲子幾條為滿足。

17. 此外我們再不願有其他物事了。

18. 神職弟兄猶如其他神職人員虔誦日課;非神職弟兄則誦「天主經」。我們樂意居住在聖堂內。

19. 並以樸實和順對待他人。

20. 我曾用我的雙手工作,而且我樂意工作;我堅決地要所有弟兄有正當的工作。

21. 凡不會工作的應當學習。並非為貪得薪金,而是要給別人樹立善表,避免空閒。

22. 如果人們不給我們工資,我們可以求助於主的餐桌,就是沿門行乞。

23. 主曾默示了我向人致候的方式:願主賜你平安!

24. 人們給弟兄們修築的聖堂,簡陋的住屋等,倘若不符我們在會規內所許下的至神貧;弟兄們萬不可接受。且他們不論居住何處,常應如過路的客人、異鄉人和流浪者(伯前二11,詠三八13)。

25. 我以聽命聖願嚴禁弟兄們為了一座聖堂,一所房子,甚或藉口為了講道,為了避免迫害等而向羅馬教廷請求書面保證,他們既不應自己去求,亦不應央求別人代求。

26. 倘他們在某地區不受人的歡迎,可以帶著天主的祝福逃隨另一個地方做補贖。

27. 我決心服從本兄弟會的總會長和他給我指定的院長。

28. 我願意完全受他的約束,沒有他的命令和他的旨意,我不得絲毫有所作為,因為他是我的主人。

29. 縱然我不學無文而且患病,可是我願經常有一位司鐸,按會規的指示,幫助我誦日課。

30. 弟兄們都有責任服從他們的院長,並按會規誦日課,

31. 倘發現有人不按會規誦日課,並企圖有所變更,甚或不信仰公教,各處的弟兄若遇見了這樣的人,因了聽命的聖願,有責任將這人送交離他們較近的院鑒。

32. 院長因了聽命的聖願有責任將他日夜當作犯人一般看管起來,不讓他逃脫自己的掌握,一直等到能親自將他送交他的省會長。

33. 省會長也因了聽命聖願有責任使弟兄們,像對一個囚犯一般,日夜看守著他,直到將他送交歐司替(Ostia)樞機為止。這位樞機是本兄弟會的保護人兼糾正者。

34. 弟兄們不可說:「這是一項新會規」,不,這不過是個提醒,一個忠告,一種勸勉,也是我的遺囑,是你們的小兄弟方濟、我,對我所祝福的弟兄、你們,所說的話,目的是要我們嚴格遵守我們誓許與主的會規。

35. 總會長和其他會長及院長,因了聽命的聖願,不得在這些文字上有所增加和刪除。

36. 他們要將這遺囑連同會規時常帶在身邊。

37. 在各會議中讀會規時,也應讀這遺囑。

38. 我以聽命的聖願,命令全體弟兄,神職者或非神職者,不得在會規和這遺囑上加註腳說:這應當如此解釋。

39. 主既賜我單純而樸實地說出並寫出了會規和這遺囑,同樣,你們也應單純而不加註釋地來了解它們,並以聖善的行動一直到底地去實行。

40. 凡遵行這一切的人,願他們在天上獲得至高聖父的降福,在地上充滿衪至愛聖子,偕同護慰的聖神,以及天朝眾大能者和諸聖人的降福。

41. 而我,方濟兄弟,你們卑小的僕人,又盡我所能,在你們內外鞏固這至聖的降福。阿門。

 

方濟會第一會規(1221年)
(本文轉載自http://www.ofm.org.hk/100-Francis-Clare/120-Writings/francisregulanonbullata.html)

聖方濟撰文 教宗依諾桑批准

因父及子及聖神之名!阿們。這是方濟兄弟請求教宗依諾桑認可並贊許的生活方式。教宗曾給方濟及其現在和未來的弟兄頒賜了認可和贊許。

方濟兄弟,及所有將為此會的總會長者,對教宗依諾桑及其嗣位者誓許服從和尊敬。其他弟兄們則應服從方濟兄弟及其繼任者。

一 弟兄們應生活於服從、神貧及貞潔內

弟兄們的生活規則如下:服從,不擁有私產,並持守貞潔;遵守吾主耶穌基督的教義和楷模。他曾說:你若願意是成全的,去變賣你所有的,施捨給窮人,你必擁有天上的寶藏,然後來跟隨我(瑪一九:21);又說:誰若願跟隨我,該棄絕自己,背著自己的十字架來跟隨我(瑪一六:24);同樣,到我這裡來的人,若不愛我勝過愛自己的父親、母親、妻子、兒女、兄弟、姊妹,甚至自己的性命,就不能作我的門徒(路一四:26)。凡因我的名,捨棄了房屋,或兄弟、或姊妹、或父親、或妻子、或兒女、或田地者,必將領取百倍的酬報,並承受永生(瑪一九:29)。

二 錄取弟兄及會服

如果有人獲得天主的感召,願意度這種生活而來到我們的弟兄這裡,弟兄們要仁善地接待他。若他表不恆心堅持加入我們生活的願望,弟兄們要力戒干涉他的世事;但應盡速將他介紹給會長。會長要仁善地接持他,勉勵他,並細心將我們生活的重要意義揭示他知曉。此後,倘他願意而且可能公正而無阻礙地做到,便應賣掉他的產業,並將所得分施窮人。弟兄們和會長們應力戒干涉他任何事情,力戒趁此機會,由他或由中人手裡接受銀錢;但是,如果弟兄們正在急需中,可以和其他窮人一樣,接受肉體方面的需要品。

他返來時,會長便頒給他供一年使用的初學會服:即不帶風帽的長衣兩身,腰帶、褲子各一條,還有長及腰帶的垂狠一條。規定的一年初學期匡滿後,他將得到宣發聖願的准許;從此他不得轉入其他修會,也不得逃避服從。這是教宗所規定的。因為根據福音:「手扶犁而往後看的,不適於天主的國。」(路九:62)。倘來入會者因了某種阻礙而力不從心,不能將他的產業變賣施給窮人,祗要他由衷放棄他的財產便夠了。我們不得相反聖教會的習尚而錄取任何人。

發了願的弟兄將領取帶風帽和不帶風帽的長衣各一身。需要時亦可以領取腰帶和褲子。所有的弟兄只應穿粗糙的會服,破了時,可在天主的降福下,用粗麻布或其他布塊補綴,因為主在福音裡說:那這衣著華貴,生活奢侈的人住在王宮裡的(瑪一一:8,路七:25)。即使人們將他們當作偽君子看待,他們也不應因此停止為善。他們不願尋求此世的華貴衣服,以期得之於天國內。

三 日課和守齋

主曾說:「這類的魔鬼非用祈禱和禁食趕不走」(谷九:28)。又說:「幾時你們禁食不要像假善人一般,面帶愁容」(瑪六:16)。

故此全體弟兄不論神職員或非神職員,都要按規誦日課、讚美詩和祈禱經文。若係神職員應如神職界慣守的常例誦大日課,並為生者亡者祈禱;此外為了彌補弟兄們的過愆和疏忽,每日誦「求你憐憫」和「天主經」各一遍,為了滿全這任務,他們祗可有必要的書籍。非神職人員,能讀聖詠者,可有一本聖詠集。至於那些不識字者不應有任何書籍。

非神職員應誦「信經」和廿四遍「天主經」,連同「聖三光榮頌」一遍,以代「誦讀經」;五遍「天主經」以代「晨禱」;代「晨續經」則誦「信經」和七遍「天主經」連同一遍「聖三光榮頌」;代「午前經」,「午時經」,「午後經」,各誦七遍「天主經」;代「晚禱」則誦十二遍;代「夜禱」誦「信經」並七遍「天主經」連同「聖三光榮頌」一遍,為逝去的弟兄則誦七遍「天主經」連同「永遠安息」短誦;為了彌補弟兄們的過愆和疏忽,每日誦「天主經」三遍。

根據同樣的理由,所有的弟兄也應禁食,自諸聖節起至聖誕日止;其後自主顯節即吾主耶穌基督的嚴齋日開始直到復活節為止。其他時節,除會規規定的瞻禮六日外,不必禁食。並且按福音的訓示:人們給他們擺上什麼食品,就准許他們吃什麼食品(路十:8)。

四 諸首長與其他弟兄之關係

因主之名。

凡弟兄被任為其他弟兄的首長和服務者,應將他們的弟兄分配在他們管理的省份和修院內;並要去訪問他們,給予神修方面的指示和鼓勵;在對於救靈有益又不與我們會規有衝突的一切事上,我所有其他可讚美的弟兄皆應欣勤服從他們。

他們彼此之間應如主所說:「凡你們願意別人給你們做的,你們就應照樣給別人做」(瑪七:12)。

五 糾正犯過的弟兄

所以要看管你們自己和你們弟兄的靈魂,因為落在永生天主手中,真是可怕(希十31)。倘一位會長給一位弟兄出了一個相反我們會規,或他靈魂的命令,弟兄便不應服從,因為那裡有過失,那裡就沒有服從的義務。所有的弟兄固然都是會長的屬下,但他們應謹慎仔細觀察他們的會長兼服務者的行動;假使發現其中有一位依血肉而不依精神及我們的生活規則行事,並且經過三次勸諫後仍不悔改,則應在聖神降臨節日大會上,在全體弟兄和總會長面前告發他,而不應畏懼任何相反的勢力。

至於弟兄們,假使他們中間有人不論住在那裡,願意按血肉而不按精神行事,他的伙伴們要警告他,謙遜而謹慎地指摘他。若經過三次警告後,仍無悔改之意,應儘早將他到會長那裡,或在會長前告發他。會長應依循天主聖意,按他認為最恰當的方式去做。

全體弟兄,諸首長兼服務者,應和別人一樣,決不可因他人的罪行或惡表而煩惱忿怒:因為魔鬼往往利用一人的罪過,設法損害許多其他的人;對於有過失的人,應盡量給予他精神上的幫助;因為「不是健康的人需要醫生,而是患病的人」(瑪九12)。

同樣,任何弟兄對別人,尤其他們彼此之間,不得有管理權。一如主在福音中所說:「外邦人有首長宰制他們,有大臣管理他們」(瑪二十25),但在弟兄們中間,卻不是這樣,在他們中間那為大的,將是他們的僕役和服務者(瑪二三11),那為大的反應像個最小的(見路二二26)。

沒有一個弟兄可以說或做有損於別一個弟兄的事;反之要愛德及愉快之情彼此服務,互相服從(迦五13),這正是吾主耶穌基督真正聖善的服從。

弟兄們每次若如先知所說:離棄主的命令,逃避服從,祗要是故意逗留在這罪惡裡,應當知道,他們是可詛咒的(見詠一一八21)。但,若照他們所許下的恆心堅守主的命令,並遵循福音和會規,也應知道,自己是生活在真服從中,是主所降福的人。

六 弟兄們應投奔會長、任何弟兄不得自稱首長

不論弟兄在何地,設有不克善度我們這種方式的生活者,應急速投奔會長,並對他說明情況,會長應用心解決他們的問題,一如自己在同樣的情況下,願意別人替他解決一般。

無人應自稱首長而應一律自稱小兄弟,並應彼此洗腳。(若一三14)

七 服務和工作方式

弟兄們,不論在何處為他人服務或工作,不得接受能使他給予惡表,或有損靈魂的職務(谷八36);反之,他應是一個卑微者,附屬於家內的一切人。

會工作的弟兄要按自己熟悉的手藝工作,祗要不防 自己救靈的大事,並能誠實無欺地工作即可。因為先知說:「你若吃你手賺來的,你便有福,且事事順遂」(詠一二七2);宗徒也說:「誰若不願工作,就不應吃飯」(得後三10),每人應安於其聖召,安於其所能的手藝職務(見格前七24)。每人工作的代價可能是一切必需品,但金錢除外。若有急需,可和其他弟兄一般出去尋求施助。他們可以擁有為手藝必需用的器械和工具。

全體弟兄都應從事一項良好的工作。書上說:要常做些良好的工作,使魔鬼看著你在忙(見聖熱羅尼莫書信,一二五)。又云:空閒乃靈魂的仇敵(見聖本篤會規)。所以天主的僕人應專心祈禱並從事良好工作。

弟兄們不論在何處,在隱修地或在其他住所,不得將任何地方據為已有而不許他人接近。不拘誰,來到他們那裡,友人或仇人,小偷或強盜,一律予以善待。弟兄們不拘在何處遇到一起應彼此款待,不出怨言(伯前四9),互相尊敬、殷勤、熱情,彼此關懷。切勿面帶愁容,哭喪著臉,如同假善人一般(瑪六16);反而要在主內表現合乎修士身份的愉快和風趣。

八 勿接受金錢

主在福音中囑咐說:你們要謹慎從事!戒避一切貪心和邪惡;要小心,免得你們的心為宴飲所沉醉,為為人生掛慮所連累(見路一二15,路二一34)。任何弟兄,不拘在何處,往何處,不應在任何方式下帶有,或接受,或託人求乞金錢。既不得藉口購買衣服或書籍,亦不得藉口工資,或其他事由而接受金錢,惟有為了患病的弟兄在明顯急需的情形時除外。因為我們不應視金錢比石塊更寶貴。魔鬼立意要使一般視金錢重於石塊社貧財者成為盲目者。我們既已捨棄了一切(瑪一九27),便不應為了這一點點而喪失天國。倘若在某處發現了金錢,別以為它比我們腳底下踩的塵土更值得注意;因為那是虛幻的虛幻,一切盡屬虛幻(訓一2)。倘若發見-但願天主永不許有這樣的事發生-一位弟兄接受或存有金錢,除非如上所述是為了病人的需要,不然,若不見他真心悔改,所有的弟兄應將他看作一個假弟兄、一個賊子(見若一二6)、強盜與業主。

弟兄們無論如何不得替某院或某居所,親自或通過他人接受或乞求金錢;也不得和乞求金錢的人同行。其他不與我會生活方式衝突的工作,弟兄們皆可在天主的降福下去做。不過為了癩病人明顯的急需,弟兄們可以替他們求施助。但關於金錢弟兄們總要十分小心。同樣,亦不得為了任何可恥的利潤,使眾弟兄奔走流浪於各地。

九 關於求乞救濟

弟兄們應專心致志追隨吾主耶穌基督的謙遜和貧窮;他們要記得,除了宗徒所說的:我們有吃有穿,便當知足(弟前六8)外,我們不需要世間任何事物。他們應以能與卑賤者、為人所不齒者、貧苦、殘廢、病患者、癩病人及街頭的乞兒交往為榮幸。

必要時可以求乞,他們不應感到羞愧,反而應該想起吾主耶穌基督,永生全能天主之子,「板著臉像燧石,」(見依五十7)不畏侮辱的榜樣;他生而為貧而無家可歸的遊客;自己及榮福童貞聖母以及諸門徒皆藉佈施生活。人們侮辱他們,拒絕不予施助時,他們要感謝天主,因為由於這些侮辱,日後在吾主耶穌基督的法庭上將領受絕大的光榮。他們應當知道:侮辱無損於身受侮辱者,但有害於施侮辱與人者。

求乞乃貧人之遺產與權利;是吾主耶穌基督替我們獲得者。凡辛苦出力獲得這些援助的弟兄們將獲得偉大的酬報,同時亦使施助者獲得他們的酬報;因為人去世後所留下的種種盡歸烏有,唯獨人所作的施捨和愛德,將自主手中接到酬報。

弟兄們應以信賴之心互相告訴自己的需要,以便獲得並彼此設法供應所需的事物。每人應用天主賜給他的一切,照顧愛護他的弟兄,好似母親愛護養育她的兒子一樣。那吃的不要輕視不吃的,不吃的也別判斷那吃的(羅一四3)。

在急需的情況下,所有的弟兄,不論在何處,凡是人們能食用的,他們都能食用。主曾論到牽達味說:他曾吃了除司祭以外不許別人吃的陳列餅(谷二26)。他們也應記得主的另一句聖言:「你們應當謹慎,免得你們的心為為宴飲所沉醉,為人生掛慮所帶累時,那意想不到的日子臨到你們,猶如網羅臨於地面上的一切居民(路二一34-35)。但在顯著急需時,弟兄們可以求取一切他們按主啟迪認為必要的事物;因為有急需,便無法律。

十 患病的弟兄

倘弟兄生了病,不論他在何處,其他弟兄在離開他之前,應給他指定一位弟兄去照顧他,必要時亦可指定幾位去服事他,就像他們自己願意得到服事一般。但在絕對無可奈何時,亦能將病人託付其他的人照料。

我請求患病的弟兄,要在一切事上感謝造物主,健康或疾病皆應安於天主聖意。因為「凡預定獲得永生的人」(宗一三48),「天主每用病患和痛悔的心情來準備他們」(聖額我略語);主也這樣說:「凡我心愛的人,我譴責他們,責備他們」(默三19)。若患病的弟兄,惱怒怨恨天主或他的弟兄,或太焦慮地尋求藥石,過度希望拯救他即將死亡而又為靈魂之仇的肉體,這態度來自惡魔與血肉,不像是我們的弟兄,因為他愛肉體甚於靈魂。

十一 弟兄應彼此相愛、不應毀謗抱怨

弟兄們應力戒誹謗與爭辯,應仰仗天主聖寵,嚴守靜默。弟兄之間不應爭論,也不應與外人爭論;祗應謙遜地答應說:我們都是些無用的僕人(見路一七10)。他們不應發怒;因為凡對自己的弟兄發怒的,要受裁判;誰若對自己的弟兄說:「你是傻子」,就要受議會的裁判,誰若說弟兄是「瘋子」,就要受火獄的罰(見瑪五22)。他們應彼此相愛,主曾說這是他的命令:你們要彼此相愛,如我愛了你們一般(若一五12)。他們要用行為來表示彼此應有的愛情(雅二18),就如宗徒所說:我們受不可祗在言語上,亦不可祗在口上,而要在行動和事實上(若一318)。

不應辱罵任何人(鐸三2),不要抱怨,勿談他人之短;因為經上說:主厭惡讒謗詆毀的人(羅一29-30)。要謙讓,要極其溫和地對待眾人(鐸三2)。不應定斷人,不應判人的罪,不應如主所說的,注意別人的小罪,就是極小的罪過也別判斷(瑪七3,路六41),而應以痛苦的心靈(依三八15),回想自己的過失。要努力由窄門而入(路一三24)。因為主說:導入生命的是門是窄的,路是狹的;找到的人並不多(瑪七14)。

十二 避免不當的注視及和異性的交遊

所有的弟兄不論在何處,往何處,力戒不良的注視及和異性頻繁的來往。力戒單獨和一位異性交談。司鐸們在執行告解聖事,給予神修勸導時,態度宜嚴正。

不論在何種情況下,一位婦女不得由一位弟兄接受其聖願,但應讓她在得到弟兄的精神指導之後,到她想到的地方去做補贖。我們全體弟兄自持要多加嚴謹,使我們的一切肢體的官能保持聖潔無罪。因為主曾說過:凡注視婦女而有意貪戀她的,他已在心裡犯了姦淫(瑪五28)。

十三 關於不潔者的處罰

倘有弟兄受魔鬼的煽惑而犯了邪淫,應即褫奪他的會服;因他可恥的罪行,無權利再穿會服,他完全喪失了穿會服的資格,應被逐出會外。然後,他應當為他自己的罪去做補贖。

十四 弟兄們應如何處世

外出的弟兄們,在旅途中什麼都不要帶,不帶棍杖,不帶口袋,不帶食物,也不帶錢。無論走進那一家,先說:願這家平安;應留居在那一家裡,人們供給他們什麼,他們就吃什麼(路九3,十4-8)。

他們不要抵抗惡人(瑪五39),設有人打他們的臉,把另一邊也轉給他,有人拿走他們的東西,別再要回來(路六29-30)。

十五 弟兄們不應飼養牲口、騎坐馬匹

我禁止所有神職或非神職的弟兄,不拘家居或出外,無論如何不得擁有牲口,在自己或在別家飼養,除非迫於病痛,或其他重大需要亦不得騎馬。

十六 論在回教和教外地區傳教的弟兄

主說:看,我派遣你們好像羊進入狼群,所以你們要機警如蛇,純樸如鴿(瑪十16)。弟兄們,如得天主的感召,願意到回教以及教外地區去時,他們可以去,但要有會長的准許。為會長者若認為對這使命該弟兄是適合的人選,即應給予許可而不得阻擾;因為對這件事或類似的事,如果不分皂白地處理,應對天主交帳。

前赴回教或教外地區的弟兄們,面對該地區的人民,他們的精神態度可以有兩種表現:一、不與人爭吵辯論,為天主而甘居一切受造人之下(伯前二13),並明認自己是基督信徒;二、幾時看清是天主的旨意了,便該宣傳天主的聖言,好讓教外人信仰全能天主:父、子及聖神,萬有的創造者,並信仰永生聖父之子為贖世救主;使他們領受聖洗而作基督徒;因為,人若非由水和聖神而生,不能進入天主的國(若三5)。

他們可以和人們,談論這類中悅主的問題;因為主在福音裡說:凡在人前承認我的,我在天上的父前,也必承認他(瑪十32)。誰若以我和我言語為羞恥,將來人子在自己的光榮和父及眾天使的光榮中降來時,也將以此人為羞恥。(路九26)

故弟兄不拘在何處,應記得自己是已將軀體交給吾主耶穌基督的人,為了他的聖愛,他們應當接近看得見和看不見的仇人;因為主說了:

誰若為了我的緣故,喪失了性命,必將救得了性命(谷八35,又路九24)。為義而受迫害的人是有福的,因為天國是他們的(瑪五10),如果人們迫害你們(若一五20)。但幾時人們在這城裡迫害你們,你們就逃往另一座城去吧(瑪十23)。幾時為了我的緣故,人們惱恨你們、棄絕你們,並以你們的名字為可惡,加以辱罵和詛咒,又 造一切謊話毀謗你們,你們是有福的!在那一天,你們歡喜踴躍吧!因為你們在天主的賞報是豐厚的(瑪五11-12,路亦22-23)。我告訴你們,做我朋友的人們,不要害怕那些殺害肉身以後不能再做甚麼的人(瑪十28,路一二4)。不要驚慌(瑪二四6)。憑著你們的堅忍,保全你們的靈魂(路二一19)。凡堅持到底的才可得救(瑪十22)。

十七 論宣道者

弟兄們若非依照羅馬聖教會的法式和訓示,並擁有會長的准許不得宣講聖道。會長也應留心不可不加鑑別而給予許可。但所有的弟兄皆應以自己的作為來宣講。會長與宣道者不得將照管弟兄或講道的職務視為已有;故不拘何時,若長上命令放棄其職務,則應毫無異議地放棄。

所以我以聖愛-天主即聖愛(見若一48)-懇求全體弟兄,伙論其為宣道者、祈禱者、手藝人、神職員與非神職員,在一切事上要設法自謙;勿因天主藉著他們或在他們內完成的任何善工而自鳴得意,沾沾自喜,或生傲意;一如主曾說過:你們勿因魔鬼屈服於你們,而在這件事上喜歡(路十20)。

我們要確實深信,除了惡習與罪過外,其它我們一無所有。所以,幾時我們落在各種考驗裡(雅一2),幾時我們在此世,為了常生而忍受靈魂和肉體方面的各種苦惱與患難,我們反而應當歡喜。

弟兄們,我們應嚴防一切驕傲和虛榮:應戒絕世俗的明哲和血肉的智慧;因為血肉之神喜歡並講究多言,不大關心事實;不追求內心精神的敬德與聖德,只顧外面彰顯於人前的敬德和聖德。針對他們,主說,我實實在在告訴你們,他們已得到了他們的酬報(瑪六2)。

反之,主之神則願克苦肉體,受到卑視、輕賤、棄絕與恥辱;至於謙德、忍耐,真純的樸實,和精神的真平安,則是它潛修的對象;而且在一切之前,願獲得敬畏天主之德,天主的上智以及天主父、子、聖神的神聖之愛。

我們應將一切美善歸於至高無上的主,天主;要承認一切美善皆屬於他;並在一切事上向他致謝,因一切美善由他而來。願至高至尊的唯一真天主享有、接受一切榮譽和尊敬,一切讚揚和祝福,一切感謝和榮耀:因為一切美善都是他的,而且唯有他是美善的(路一八19)。若我們看到或聽到人們口出惡言或行惡事,或咒罵天主,我們即應讚頌他,為善光榮他。因為他應受稱揚於無窮世。阿們。

十八 會長們召集會議

每屆聖彌厄爾領天使節日,各位會長可和他的弟兄們在他們選定的地方集會,談論有關事奉天主之事。遙居海外,或在有崇山峻嶺阻隔之地,那地的會長可每三年集合一次,其餘諸會長則應每年一次出席於聖神降臨節日,在博俊古拉聖母堂所召開的會議。總會長如果另有安排則例外。

十九 弟兄們應度公教徒生活

全體弟兄應皆為公教信徒,應按公教信仰說話度日。倘有弟兄在言語及行為上背離公教信仰與生活而又不肯悛改者,應將他完全逐出會外。凡在有關救靈而又不與我會規衝突的事情上,對於一般神職及各修會人員,我們應視之為我們的主子。我們應在主內尊敬他們的神品、任務和職守。

二十 關於告解和聖體聖事

我所祝福的弟兄們,不論是神職人員或非神職人員均應向我會司鐸告明他們的罪過;倘事有所不能,則可在其他賢明公教司鐸前告解。他們要清楚知道而且相信,不論由那一位公教司鐸領受了補贖和赦免,祗要他們以信德和謙遜滿全所定的補贖,他們的罪過一定消除。

倘找不到司鐸,便應向自己的弟兄告罪,宗徒雅各伯曾這樣說過:「你們要彼此告罪」(見雅五16)。可是他們不應該為了這個緣故就不再找司鐸了,因為束縛和解放的權柄只交給了司鐸。這樣痛悔告明之後,他們將很謙遜恭敬地去領受吾主耶穌基督的體和血。不要忘記主所說的話:「誰吃我的肉,並飲我的血,就有永生(若六54);你們應行此禮,以紀念我」(路二二19)。

二十一 弟兄們應頌揚天主並勸人為善

看,下邊便是弟兄們頌揚天主,勸人為善的方式,若他們認為相宜,可在天主的降福下,向任何聽眾,這樣說:

你們要敬畏、尊重、讚美、頌揚、感謝、朝拜造化萬物的全能,三位一體的天主父、子及聖神。

悔改吧,結與悔改相稱的果實吧(瑪三2,路三8),你們要知道,不久你們總要死的。你們給,也就給你們;你們寬赦,也就蒙寬赦(見路六37-38)。如果你們不寬恕別人的罪,天主也不寬恕你們的罪過(谷一一26)。告明你們的罪過吧。

死於悔改中者是有福的,因為他們將得升天國。不死於悔改中者是有禍的,因為他們將為魔鬼之子,他們只做著他的事(若八44),他們行將墮入永火。你們要提防並遠離一切邪惡,為善堅持至終。

二十二 給弟兄們的勸告

我的弟兄們!我們要仔細熟思一下主所說的說:「愛你們的仇人,向恨你們的人行善。」(瑪五44),因為我們應追隨吾主耶穌基督的足跡(伯前一一21)。他曾稱出賣他的人為朋友(瑪二六50),並且自動地將自己交給釘死他的人。所以,不公道地將患難和悲痛,悔辱和損害,痛苦和折磨,甚至將致命和死亡加在我們身上的人,都是我們的朋友;我們應多多愛他們,因為由於他們對我們所施的打擊,而使我們獲得了天國。

恨我們帶著劣根性和罪過的肉體吧;由於它縱欲的生活,它想奪去我們耶穌基督的愛情和永生,而帶著它所有的一切,一同喪亡於地獄中。由於我們自己的過失,我們是有惡臭而不幸的,難於為善,偏於作惡;正如主在福音裡所說的:由人心裡所發出來的是些惡念,邪惡、姦淫、兇殺、盜竊、貪吝、不義、詭詐、無恥、邪視、妄證、褻瀆、驕傲、愚妄種種:這一切都是從人心發出來的,污穢人的就是這些(瑪一五19-20.谷七21-23)。

我們既甘心拋開世俗,則我們除了專心追隨主的旨意,以求中悅於衪外,不應追求其他。還要當心,不要成為主在福音裡說的,在路旁多石子而又滿是荊棘的那種土地。主說:

種子是天主的話,那落在路旁又被踐踏的,是指那些人聽了而不了解,隨後就有魔鬼來,將撒在他們心裡的話奪去,使他們不得信從而獲救。

那落在石頭地裡的,是指那些人聽了話,立刻欣然接受,但在他們心裡不生根,不能持久,暫時相信罷了,一旦考驗的時期來到,立刻就要跌倒。

那落在荊棘中間的,是指那些聽了天主的話之後,世俗的焦慮,財富的迷惑,以及其他貪進了心,把話蒙蔽住,結不出果實來。

那落在好地裡的,是指那些以良善誠實的心傾聽了話,了解了它,把它保存起來,因著堅忍結了果實。(見瑪一三19-23,路八11-15)。

故此,弟兄們,我們應如主所說:讓死人去埋葬他們的死人吧(見瑪八22)。我們要十分留神魔鬼的惡毒和狡猾,他不願人將自己的心和神轉向天;主他徘徊四週想趁人受某某利或祿的吸引,誘人心移向它去,並在人的記憶中,勾消了天主的言語和誡命;他試用塵世俗務迷亂它,好讓他自己在那裡安頓下來,故吾主說了:

邪魔由人心出來以後,走遍乾旱地,尋找一個安息之所,卻沒有找到,他於是說:我要回到我所出來的那屋裡去。他來到後,見裡面打掃清潔,裝飾整齊,就去另外帶了七個比自己更兇惡的魔鬼來,進去住在那裡,那人末後的處境比前更壞了(路一一24-26,瑪一二43-45)。

所以弟兄們,我們都要非常小心,不要為了某種酬勞、工作、利益而喪失我們的靈魂,使我們的心神背離天主。我以聖愛──聖愛就是天主(若一416)──懇求所有弟兄、會長和其他的人們,推開一切障礙,丟掉一切煩慮和操心,以清潔的心神,和純正的意向,盡心竭力,去事奉、愛慕、光榮、欽崇我們的上主、天主;因為這是他在一切之上所尋求的。

我們要在我們內,常常為全能的上主,天主,父、子及聖神準備一個寓所!他曾對我們說:你們應時時醒寤祈禱,為了使你們能逃脫即將發生的一切禍惡,並能在人子之前站得住(路二一36)。並且,你們祈禱時,要說:

我們在天的父。我們要帶著一顆純潔的心去朝拜他,因為應時時祈禱,總不停止(路一八1),因為父尋找這樣朝拜他的人:天主是神,凡朝拜他的,應以心神,以真理去朝拜他(若四23-24)。

我們要投奔基督,猶如投奔我們靈魂的牧者和監護一般(伯前二25)。他曾說:我是善牧,我放我的羊,並且我為我的羊捨命(若十115)。你們彼此都是弟兄,不要在地上稱人為你們的父,因為你們的父只有一位,就是天上的父。你們也不要被稱為導師,衪在天上,就是基督(瑪二三8-10)。

如果你們住在我內,我的話也留在你們內,如此,你們所求的,你們必獲得(若一五7)。那裡有兩三個人,因我的名聚在一起,我就在他們中間(瑪一八20)。看,我同你們天天在一起,直到此世的終結(瑪二八20)。我給你們所講的話,就是神,就是生命(若六63)。我是道路、真理和生命(若一四6)。

所以我們要保有他的言語、生命、教義和聖福音。他屑於替我們祈求他的父,又將父的名啟示給我們:

父呀,我將你的名已顯示你所賜給我的人;因為你傳授給我的話,我都已傳給了他們,他們不但接受了,也確知我是出於你的,我的一切都是你的,你的一切都是我的。

聖父啊!求你,因你所賜給我的名,保全他們,使他們合而為一,正如我們一樣。我在世上講論這上話,是叩他們在自己心內充滿我的喜樂。我已將你的話授給了他們;世界卻憎恨他們,因為他們不屬於世界,就如我不屬於世界一樣,我不求你將他們從世界上撤去,但只求你保護他們脫免邪惡。求你以真理祝聖他們;你的話就是真理。

就如你派遣我到世界上來,照樣我也派遣他們世界上去。我為他們祝聖了我自己,為叫他們自己也以真理而被祝聖。我不但為他們祈求.且為那些因他們的話而信從我的人祈求,好使他們都合而為一,又使世界知道是你派遣了我,並且你愛了他們,就如愛了我一樣。

我已經將你的名宣示給他們,好使你愛在我在他們內。父啊!你所賜給我的人,我願我在那裡,他們也同我在那裡,使他們看到(在你國內)你賜給我的光榮(若一七6-26)。

二十三 祈禱、讚頌和感謝

全能、至高、至聖、至尊的天主,聖而公義的父,主、天地之君王,我們為了你自己而感謝你,因為你藉你的聖意,並藉你的唯一子,在聖州內,造化了精神界形體的萬有;你按你的肖像和模樣造了我們,又將我們安置在怡園中(創一26-二15)。但由於我們自己的過錯失掉了怡園!

我們感謝你,因為你正如因著你的聖子造了我們,又因著那真實的聖愛──你曾用它愛了我們(若一七26)──使你的聖子,真天主亦真人,生於卒世童貞榮福瑪利亞之身,並藉著他的十字聖架、寶血和聖死救贖我們於俘虜中。

我們感謝你,因為這位聖子還要在他莊嚴的光榮中再度降來,為的是要將那一些不做補贖,不認識你的可咒罵的人扔到永火裡去。要向一切認識、朝拜、並在懺悔中認識你的人說:我父所祝福的,你們來吧,來承受自創世以來,給你們準備下的國度吧!(瑪二五34)。

又由於我們都是可憐人、罪人,連呼喚你的聖名都不配,因此我們謙誠懇求,惟願我們的主耶穌基督,你所鐘愛之子(瑪一七5),偕同護慰者聖神替眾人感謝你,一如你和聖子聖神斤樂意的。耶穌足以彌補一切,且藉著他,你曾賜給我們許多恩惠。亞肋路亞。

此外,他光榮的母親,終身童貞真福瑪利亞,真福彌格、佳播、來福,以及所有諸品天神:熾愛者、普智者、上座者、掌權者、異力者、大能者、宰制者、奉使者,以及諸宗使者,聖若翰洗者、聖史若望、伯鐸及保祿、以及諸聖祖、諸先知、諸聖嬰孩、諸聖使徒、諸位聖史、諸聖門徒、諸聖殉道者、精修者、真福厄利亞和厄諾客、過去未來以及現在所有的聖者,為了愛你的愛,我們謙遜懇求他們,一如你所喜悅的,為了你一切的恩賜,感謝你,至尊、永生的真天主,偕同你至愛之子,我們的主耶穌基督,以及護衛聖神,至於無窮世。阿們。亞肋路亞。

我們全體無用的僕人,小兄弟,謙遜請求在聖而公、由宗徒傳下來的教內,所有願意事奉天主的人,所有司鐸、六品、五品、四品、三品、二品、一品,以及諸神職人員,所有修士修女,所有兒童和嬰兒、貧困者、急需者、君王和王子、工人、勞動者、僕人、主人,所有童貞女、孀婦和主婦;男女在俗者、兒童和少年、青年和老人、健康和病弱、卑微和尊高者、以及各民族、各種族、各部落、各語言的人(默七9),各國和全球所有現在和未來的人們,都要在真實的信德和補贖中堅持下去,如其不然,任何人都不能得救。

我們要全心、全靈、全意、全力(申六5,谷一二5,路十27),並以一切能力、智力和官能,以所有奮勉和情感,以整個心情,心願與切望,熱愛曾經並仍在賜給我們一切事物、整個軀體、靈魂與生命的上主天主;他曾造生並救贖了我們;他仍要純然以他的慈悲拯我們;我們雖然如此卑微可憐、忘恩負義、腐敗惡臭,他仍然在不斷地加恩厚待我們。

所以,除了造生救贖我們的唯一真天主基督外,我們應一無所願,一無所求,一無所愛,一無所喜;因為惟獨他是圓滿的、完全的、整個的、真實的、無上的美善;唯有他是聖善的(路一八19)、慈悲而可愛的、甘飴而溫良的,惟有他是至聖、至義、真誠而正直的,惟有他是良善、無罪和純潔的,享受天福的懺悔者、義人和聖人一律由他、藉他、並在他內(羅一一36),獲得一切寬赦、聖寵與光榮。

所以我們不應使任何事物、阻止我們,要除去(在天主和我人之間的)一切障礙和阻撓,以便時時處處真誠而謙遜地信仰他,白日黑夜永不忘記他;又要熱愛、尊敬、欽崇、事奉、頌揚、讚美、光榮、稱讚、顯揚至高無上的永生天主,三位一體,父、子、聖神,萬有的造化者,他是信他望他愛他的人的救主;他是無始無終、永恆不變、無形可見、無言可喻、玄奧莫測、享永福而堪受讚美、光榮與頌揚的、至上、至尊、仁善、溫良、可愛的天主;永遠是無與倫比,至可願望,大快人心的天主。

我因主之聖名懇請眾位弟兄瞭解並屢屢回憶在這會規內有關我們靈魂的救恩,所寫的一切,我祈求三位一體的全能天主降福那些講授、學習、遵守、記誦並實行這會規的人。

我吻著大家的腳,祈求大家多多愛護並遵守它。凡寫在其中的一切,我方濟兄弟代表天主和教宗以聽命聖願,嚴禁人們駒加以增減;並禁止小兄弟們接受其它會規。

光榮歸於父及子及聖神,起初如何,今日亦然,以至永遠,及世之世。阿們。


阿西西(Assisi)小鎮

阿西西位於義大利中部溫布利亞(Umbria)境內,距翡冷翠車程約兩小時。十三世紀法蘭西斯(Francesca)曾在此創立方濟會,過著清貧的生活,四處傳道,照顧貧苦的民眾及病患。方濟會女信徒佳樂,在此創立聖佳樂會。聖方濟長方形教堂(Basilica di San Francesco)建於法蘭西斯過世後兩年,其遺體即葬於此。文藝復興時期的畫家喬托(Gitto)在此有一系列濕壁畫作。阿西西的建築古意濃厚,被稱為天主教的堡壘,有著寧靜祥和的氣氛。

聖方濟San Francesco (1182-1226)是第一位捨棄拉丁文而用義大利文寫作的作家,聖方濟教派創始者,聖方濟教堂始建於1228年。下層教堂建於1230年,於聖方濟各死後2年開始動工,上層教堂則於1232年才開始動工,上層教堂所在地過去被稱為地獄之丘,因為曾經死刑犯處決的地點,當然了,後來改名為「天堂之丘」,上下兩層建築在經過歲月的變遷之後,融合成協調而優美的整體建築,現在重新整修過的聖方濟各教堂顯得簇新而華麗,對於期待能懷舊的遊客而言,會有些許的失落感。

下層教堂較為昏暗,全部都覆蓋著華麗的濕壁畫,皆出於名家手筆,不過,內部的光線不足,你僅能就著有限的燈光與燭光欣賞,主殿的右側是基督受難圖,左側是聖方濟各生平,其中有一幅羅倫佐提(Pietro Lorenzetti)所繪的《聖母子》是其中經典,聖母凝視著聖方濟各,臉部呈現極為慈愛的神情,據說,這幅圖在夕陽照射下,更令人動容,所以又被稱為「黃昏時的聖母」;祭壇上也有許多濕壁畫,依據考據應該是喬托的弟子所繪製,而右邊的小衣物間還保留了聖方濟各的服飾。下層教堂最重要的是地窖裡的聖方濟各以及他的四名隨徒之墓,這個地窖曾經為避免被凡人褻瀆,在15世紀時封閉,直到1818年曾有重新開放。走到下層教堂的底端,有一個小禮拜堂,牆壁上有賽門馬丁尼(Simone Martini)所繪製的《聖馬丁的一生》,非常值得觀賞。

從下層教堂的小階梯可以爬到上教堂,中間有一個小中庭,販賣書籍與紀念品所在。比起下層教堂,上層教堂在地震中受到的災害較為顯著,上層教堂最著名的就是由喬托所繪製的28幅聖方濟各生平的濕壁畫,號稱是喬托的作品,不過,根據近代的考據,至少有三位畫家參與這28幅巨作,經過整修之後,你可以很清晰地欣賞畫家的筆觸,並把聖方濟各的故事栩栩如生地呈現在後代人眼前,例如其中一幅聖方濟各脫掉所有衣服還給父親,以表示揚棄所有既得的財富與地位,畫家筆下還原了當時各方人馬的表情,如震怒的父親、竊竊私語的村民,充滿了戲劇張力,由於現在整修工作完成,乾淨而鮮豔的色澤再現,宛如昨天才完成的壁畫一般。(本文轉載自http://www.makoto.com.tw/assisi.htm)

市政廣場(Piazza Dela Signoria)

翡冷翠市政廣場,也可稱為領主廣場,是一個方形城鎮廣場,為過去翡冷翠政治的中心,據說崇尚共和政體的佛羅倫薩人有時在這媔健|展開論戰,最後舉手表決。四周圍繞著許多宏偉的建築,彷彿是座是露天美術館。廣場建於十三、四世紀,初建於拆除後的貴族產業之上,後逐漸擴建成今日的規模。薩沃那洛拉(Savonarola)即是在此遭死刑並火焚。廣場上的大衛像(複製品)和尼普頓的噴泉周圍總是有很多人在休閒。噴泉附近埋有圓形青銅基石的地方就是薩波納羅拉被處火刑的地方。

在市政府廣場上有一座噴泉,是由安馬納提在1575年所設計的,噴泉中間是海神,四周則是仙女圍繞著,當時建造這座海神噴泉是?了紀念托斯卡納海軍的勝利,並強調對海上霸權的野心。在噴泉前方向著舊宮的地方,有一座獅子的雕像,這是佛羅倫薩的市徽,真品是唐納太羅的作品,現在收藏于巴傑羅美術館內。

維琪奧宮 (Palazzo Vecchio )

維琪奧宮原為麥迪奇(Medici)家族的住所,為一方形鐘樓建築,始建於1294年。門口左側立有米開朗基羅的「大衛像」,入口處有帶著城市徽章的佛羅倫薩的獅子像Marzocco。二樓大廳則是佛羅倫斯共和國時期,政府的國政會議廳。堂內兩側的牆壁上,有米開朗基羅的名作「勝利」。王宮外則是翡冷翠最熱鬧的西紐利亞廣場(Plazza della Signoria),當中立有柯西莫麥迪奇的騎馬雕像。

麥迪奇禮拜堂(Cappelle Medicee)

麥迪奇禮拜堂(Cappelle Medicee)內部分為三個區域,有墓窖、八角形的諸侯禮拜堂(Cappella dei Principi)及新聖器收藏室,其中,在諸侯禮拜堂內主祭壇的後方是麥迪奇的陵墓,天花板上則有非常絢麗的濕壁畫,值得一看。

在這個麥迪奇禮拜堂裡還有二座米開朗基羅所設計的大理石棺墓和一座聖母子雕像。禮拜堂建於1520至1534年間,雄偉的雕刻可視為難得的藝術品來欣賞,棺墓上的「日」「夜」「黃昏」「清晨」四座彫刻,也是米開朗基羅的傑作之一。(本文轉載自http://travel.mook.com.tw/global/Europe/Italy/Florence/city_area_1.html)

利卡第宮 (Palazzo Medici Riccardi)

彷彿是亂石堆砌成的外觀,與當時梅迪奇家族的昌盛相比,簡直是不可思議的樸素。而實際上掌握著歐洲最龐大的財富,佛羅倫薩的實際統治者的科基莫一世也曾經有一次被趕出了城。他經歷了這次體驗後知道老百姓的忌恨是比什?都可怕的,因此與建築家的朋友米開羅茲商量,建成了這樣樸素的宮殿。從1460年起約100年時間都是梅迪奇家族的住宅。

聖十字教堂(Chiesadi Santa Croce)

該堂原為方濟會教堂,為一哥德式建築,是翡冷翠最大的教堂之一。教堂內葬有許多文藝復興時期的名人,如像藝術家米開朗基羅(Buonarroti Michelangelo)、天文學家伽利略(Galieo Galilei)與哥白尼、政治家馬基維利(Niccolo Machiavelli)、語言學家但丁(Alighieri Dante)等。米開朗基羅的故居離此不遠,為一文藝復興時期的二樓建築,窗口下方鑲有一石牌,上面寫著:「米開朗基羅出生地」。教堂內有許多石造房間,是當年富商貴賈(如麥迪奇家族)私人禮拜、洗禮或葬禮之所,仍留有當時之原貌。

聖十字教堂(San Croce)在佛羅倫斯東部,面向富有情趣的聖十字廣場,旁邊附屬的僧房庭院,與布魯內萊斯基建造的禮拜堂,所構成的空間具有無可比擬之美,被稱為是佛羅倫斯文藝復興建築的濃縮。

很多佛羅倫斯的建築物外貌都屬傳統的設計範例,房子內部,繪畫,和雕刻,都是文藝復興的風格。聖十字教堂是一個明顯例子。從外面看來,這是哥特式風格的建築,而布魯內萊斯基所設計的Pazzi禮拜堂,屬於古典結構,而其內部也設計也屬於文藝復興風格。

這教堂原是公元一二一二年由聖方濟各會會士初來佛羅倫斯時,由當地教民所贈予,歷年來曾數次重修。由於堂內有不少名人紀念碑與墓碑,因此又名意大利的光榮大殿。

這可說是哥特式的輝煌製作。其頂棚特意使用木質而非圓頂,目的在於製造早期基督教會堂的簡樸特性。歌特式系統更表現在唱詩班席位上的交叉圓拱。主堂的牆壁具有北方哥特教堂無重量和透明的效果,而中本堂的窗戶街集中於東端,成為教堂的光源所在。

教堂的內部面積為一百四十米乘四十米,裡面有但丁紀念堂以及米高安哲羅、馬基維利(Machiavelli)、羅西尼(Rossini)等二百七十六人的墓。與這些名人相應的內部裝飾,也是出自許多藝術家之手。其中最著名的,是位於正殿的巴迪(Bardi)禮拜堂,裝飾著喬托(Giotto)的壁畫《聖法蘭西斯高的一生》(Lavita di San Francesco)。

意大利文藝復興先驅喬托,號稱聖堂之父,他的聖像畫看起來自然、生動而又有趣,使信眾全心仰慕的天主、聖母及諸聖人都充滿了人性,而不再是遙不可及、高不可攀。喬托作品是連接中世紀和文藝復興時期之間的重要橋樑,特別是因為他所創造的人物都擁有豐富表情。(本文轉載自http://www.rthk.org.hk/elearning/travel/09_03.htm)

聖馬可修道院(Convento di San Marco)

中央車站側、市中心北面的聖馬可廣場(P.za S. Marco)一帶,以翡冷翠大學為中心,聚集許多博物館及美術館,其中聖馬可修道院內的聖馬可博物館(Museo di San Marco),有安潔利珂清麗脫俗的壁畫,值得一訪。

修道院是建於西元十三世紀,並於1437年擴建至現今的模樣,而且也開始收藏一些藝術品,成立了聖馬可博物館。在聖馬可修道院中有一條明亮的迴廊,就在入口處旁,稱為聖安東尼諾迴廊(Chiostro di San'Antonino),聖安東尼諾是這所修道院的第一任院長,而且後來還成為翡冷翠的大主教。

從迴廊往下走,右手邊上的陳列室,在以前是用來接待朝聖者的招待所,如今陳列著修士為教堂所繪的濕壁畫。而沿著修院迴廊的三邊有44間修士用的密室,密室中也有濕壁畫。(本文轉載自http://travel.mook.com.tw/global/Europe/Italy/Florence/city_area_2.html)

聖母百花教堂(Basilica di Santa Maria Fiore)

聖母百花大教堂(Basilica di Santa Maria del Fiore)是翡冷翠的主座教堂(Duomo),鮮豔的大理石塊拼成幾何圖形,即為顯眼而壯觀;它的大圓頂及由文藝復興大師喬托設計的鐘塔,更為巍峨的教堂帶來更多的氣勢。

位於翡冷翠市中心的聖母百花教堂,有著一個橘紅色巨大的圓頂,所以很好認,遠遠的就會看見它,這也幾乎成了翡冷翠的重要地標。漂亮的圓頂是1463年完成的,設計這座圓頂的布魯內雷斯基(Brunelleschi)在建造的當時,不使用鷹架,技巧仿自羅馬萬神殿的圓頂,神乎奇技是最好的形容詞。

此外,圓頂的內部有美術史學家兼畫家的瓦薩利(Vasari)所繪的濕壁畫「最後的審判」,也是非常值得欣賞的傑作。不過,這個壁畫後來是由另一位畫家祝卡利(Zuccari)完成的。而高達91公尺的圓頂,內部有階梯共463級,可以爬上圓頂欣賞翡冷翠全景。除了圓頂,主座教堂重要的建築還包括了鐘樓(Campanile de Giotto)和洗禮堂(Bittistero di San Giovanni)。聖母百花教堂完成的時間先後不一,洗禮堂是最古老的一棟,再來是鐘樓,教堂圓頂則是比較晚完成的部分。(本文轉載自http://travel.mook.com.tw/global/Europe/Italy/Florence/city_area_1.html)

上一篇回目錄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