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篇 中世紀前期教會歷史
(主後590年中古世紀始~主後1300年文藝復興開始)

一、輔讀文獻

1. 歷史簡述
2. 羅馬天主教的形成
3. 大利奧(Pope Leo I)簡介
4. 大利奧《致全意大利主教論教士所應注意之事》
5. 大利奧《致亞力山太主教丟斯可若論教會儀式(第九函)》
6. 大貴格利(Pope Gregory I)簡介
7. 大貴格利《致敘拉古主教馬克西勉努(第四集第十一函)》
8. 中世紀教皇制度的腐敗
9. 羅馬天主教─奧秘的大巴比倫

二、歷史景點

1. 耶穌堂(Chiesa del Gesu)
2. 耶穌廣場45號
3. 聖奧古斯丁教堂(Chiesa del Sant' Agostino)
4. 羅馬人民聖母堂(Chiesa di S. Maria del Popolo)
5. 白骨堂(Chiesa dei PP. Cappuccini)
6. 聖古瑞祈禱堂(Chiesa Sacra Cuore Suffragio)
7. 米聶瓦聖母教堂(Santa Maria sopra Minerva)

三、討論題綱

1. 煉獄教義(Purgatory)
2. 修道主義(Monasticisms)與聖本篤(Bernedict)教規。


歷史簡述

1. 東西羅馬帝國背景簡述

主後330年,君士坦丁將首都牽至位於地中海與黑海通道上的新羅馬(Nova Roma),君士坦丁堡。395年,狄奧多西在臨終前,以多瑙河、亞德里亞海為界,將領土分為東、西兩部分,東面以君士坦丁堡為都,史稱東羅馬帝國;西面以羅馬為都,史稱西羅馬帝國。東羅馬帝國由君王主政,大幅提昇主教地位,使之與羅馬主教抗衡,勢力在拜占庭時代達到顛峰。西羅馬帝國則是以拉丁文為主,在政治混亂、蠻族入侵的情況下,教皇成了人民精神與實質上的政治領袖。452年間,匈奴王近侵義大利,455年,日爾曼汪達爾族進攻羅馬,據說都是在教宗大利奧(Pope Leo I)的懇勸下收兵。主後476年,東哥德族鄂多瓦克篡位,結束了西羅馬帝國。其後,數個異族王國,如西哥德(415~711 A.D.)、東哥德(493~554 A.D.)、布更迪(443~543 A.D.)、法蘭克(586~774 A.D.)、倫巴底(586~774 A.D.)等紛紛建立。此時義大利,因著異族的入侵與拉溫那皇族的懦弱,羅馬主教成了保護人民的領袖。主後590年,大貴格利(Gregory the Great)出任教皇,他不僅整頓羅馬的公共事務,並且組織軍隊驅逐倫巴底人。羅馬教廷逐漸成為義大利最強大、最有力的權利機構。貴格利的時期,標示了羅馬已從古代的王國,過度至中世紀羅馬天主教一統基督徒的世代。貴格利不僅是羅馬教會最後一位主教,也是中古世紀第一位教皇。

2. 教皇制度的發展與腐敗

君士坦丁以後,天主教漸趨成形。大貴格利自出任教皇以來,帶職終身,成為中世紀教皇制度之始。教皇(Pope)原是「父親」的意思。天主教以馬太十六章十八節為據,將彼得尊封為聖經中第一位教皇。後訂定「教皇上諭」與「教皇無誤論」,不僅使教皇的言論與聖經權威同等,並賦予其赦罪之權柄。中古世紀教皇制度嚴重腐敗,不僅在教義上因邪惡的異教實行而發酵;道德上更是敗落至極。除小部份受人尊敬的教皇外,大多都涉及了難以至信的罪惡。賄賂聖職、奪權暗殺、燒毀聖經、屠殺聖徒之事亦層出不窮,部分史學家稱此時期為「淫婦政體」(pornocracy)。

3. 修道主義的盛行與十字軍的興起

早在三世紀末四世紀初,因著教會漸趨世俗化,即有一班人開始主張離世隱居,過聖潔禁慾的修道生活。對此修道主義影響最鉅的,可說是本篤(Benedict),他是義大利中部的一位主教,創立了歐洲最著名的卡西諾山修院及本篤會規,此會規為修士在修院過團體生活的指標。直至十一世紀,所有的修院都採用此規條,成了歐洲修院制度一致的生活準則。修道團體中,有一班人主張走出修道院,四處遊行傳道。他們因身無資財,需靠百姓賑濟,因此又稱為遊募會士(mendicant orders)。這類遊行傳道的苦行僧中,最著名的為「方濟會士」(Francisans)、「道明會士」(Dominicans)、「聖衣會」(Carmelites)與「奧古斯丁團」。馬丁路德就是奧古斯丁團的修士。這些修道團均需過一種清貧和順服的生活,重視慈善工作與禱告,並有嚴格的團體生活規則,成為中世紀改革之先驅。在此同時,十字軍興起,以奪回聖地耶路撒冷為由,進行東征。1074~1270年間,歐洲共出現了六次主要的十字軍東征。十字軍所到之處,燒殺擄掠,使得羅馬天主教的威信大降。然而,著十字軍的東侵,為歐洲的商業與經濟帶來革命性的影響,促進了東西方文化交流,刺激日後文藝復興的興起。

 

羅馬天主教的形成
(本文為參考資料,轉載自《基督教歷代名著集成─拉丁教會文集》)

所謂拉丁教會是指以羅馬教會為中心的基督教會言,顧名思義,它和那以康士坦丁堡為中心的希臘教會是相對稱的,所以前者又稱為西方教會,而後者則稱東方教會。

初期教會所應用的語文為希臘文。羅馬主教革利免(公元九十五年)的著作是用希臘文寫的,黑馬的牧人書(The Shepherd Hermas)也是用希臘文寫的。里昂主教愛任紐(Irenaeus),一直到第二世紀末年,都以希臘文寫作。可是到了第三世紀以後,西方作家逐漸傾向於以拉丁文寫作。恃土良(Tertullian)是第一個以拉丁文寫作的教會作家,繼起的則有初期教會最傑出的神學家聖奧古斯丁。上述著作家的作品配合著羅馬帝國的勢力,遂使拉丁文成為西歐的通用語文。自奧古斯丁以後,東西教會的區別非但可從不同的儀禮及信條見之,亦可從它們所使用的不同語文見之。中世紀西歐宗教哲學的著作幾乎全部是拉丁文的作品。

羅馬教會原是初期各教會中的最傑出者之一。從教會史的意義上論,使徒保羅和彼得都到過羅馬,且據傳說二人均在羅馬殉道。從文化地位上說,羅馬為當時西方的政治及經濟中心,具有最雄厚的影響力。當第二世紀之末,基督教在小亞細亞及巴勒斯丁一帶的勢力已逐漸衰微。耶路撒冷教會在第二次猶太戰爭之後,元氣大傷,以弗所和安提阿教會也因諾斯底主義和孟他努主義的侵害,爭執不已,在教會中造成了分裂的可悲現象。但此時羅馬教會的勢力卻日漸膨脹。一方面羅馬教會抵抗上述兩種異端的成功大大地增強了它的領導地位。另一方面羅馬教會富有資財,慷慨好施,對於救貧恤災之事極為重視,更提高了它的聲望。所以當時各地方教會雖然沒有尊奉羅馬為教會之首,但羅馬卻往往以權威自居,儼然元首矣。

到了第三世紀,亞歷山太與加大果教會日見壯大,它們有健全的組織,有卓越的領袖,維持著一種獨立自主的局面,不大肯接受羅馬的指揮。雖然如此,它們的力量仍不足以與羅馬競奪領袖地位。因為他們無論從資格、聲望、實力,或地理上說,都不能和羅馬教會相比較。

但羅馬教權的確立和擴展可說是第四世紀以後的事。第四世紀之初康士坦丁皇帝統一了帝國,對教會親善扶植。早在公元三一九年他即頒佈法令,免除了教牧人員的納稅義務,又於三二一年立法使教會享有接受遺產的權利,並禁止市民在主日工作。但康士坦丁對羅馬教會的最重要貢獻並不在上述這些政策,而是在於公元三二六年他將國都東遷,使帝國西部的政教大權逐漸落入羅馬教會手中,造成了教會在西方的實際統治地位。以後北方蠻族入侵,羅馬教皇遂成為運籌帷幄、抵禦侵略的中心人物。如教皇利歐第一以說詞退卻了雅提喇(Attila)和該瑟利克(Gaiseric)的進犯,貴格利第一之抗拒倫巴族,保衛羅馬,都是著名的史例,在蠻族不斷進侵的漫長歲月中,教會非但為惟一足以緩衝侵略的力量,且能夠進一步發揮積極的影響,使蠻族亦歸信基督。

隨著羅馬教會地位一同發展起來的乃是教皇勢力的日漸增長,共主要原因如下:(一)教會既然在政治上擁有權力,乃逐漸感覺到本身需要一種類似國家的組織,以加強行政效能。(二)教會為防止異端的侵害,和因教義上的爭執而引起的分裂,認為需要有一位最高權威來維護教會的信仰。(三)在理論上羅馬教會強調所謂『使徒統緒』,以彼得為基督在世的代表,而教皇乃彼得的直接繼承人,為眾使徒之首。這種教皇權力理論的最後形式可說是利歐第一所制定的。(四)自貴格利第一時代開始,羅馬即遺派宣教士至西歐及北歐各地設立教會,各地主教均直接向教皇負責,接受教皇命令,這一點大大地加強了教皇的勢力。

 

大利奧(Pope Leo I)簡介
(本文為參考資料,轉載自《基督教歷代名著集成─拉丁教會文集》)

利歐第一(Leo the Great)生於公元三九○至四○○年之間,準確時日未詳,他幼年的事蹟歷史上也很少記載。當教皇色勒斯丁(Celestine,422-432)在位時,利歐任羅馬副主教,以明敏幹練著稱。

公元四○○年,帝國某大將和高盧守將亞米紐(Albinus)之間發生爭執,利歐奉命前往調解,在他離開羅馬的期間內,教皇西克斯都(Sixtus,432-440)突然逝世,羅馬教士及市民公選利歐繼任,並推派代表往見利歐,促他速返。同年九月,利歐正式被祝聖為羅馬第四十七任主教。

利歐主教的時代是一個政治紛擾,人心動蕩的時代。北方蠻族的相繼入侵動搖了整個社會秩序。教會方面非但綱紀鬆弛,在基本信仰上亦眾說紛紛,莫衷一是。關於基督本性的爭論幾乎使當時的基督教界陷入於嚴重危機中。安提阿修道院院長涅斯多留(Nestorius,後任康士坦丁堡主教長)反對當時教會之稱呼馬利亞為『上帝的母親』,主張基督有兩位格,並偏重祂的人性。康士坦丁堡的另一主教優提克斯(Eutyches)則主張基督一性說,認為基督完全是神,沒有實在的人性,僅具有人的外形而已。此外,摩尼(Mani)教徒在當時因逃避加大果戰爭,混入羅馬城的為數頗多,更引起了教會在教義上的許多爭執。在這種情形下,利歐主教從各方面力圖挽救教會的威信。教義方面他發表了那一篇著名的道成肉身論(第廿八函),嚴重地打擊優提克斯的謬說,提高了羅馬教會解釋教義的權威地位。至於對待摩尼教徒,他則採取更激烈的行動,於公元四四四年大舉逮捕該教派信徒,投之於獄。關於教士的懲訓及教會紀律的維持,利歐主教極端重視,在任內曾訂立許多嚴密的條例,至今為羅馬教會所遵守。

利歐於公元四六一年去世,前後任羅馬主教二十一年,對於鞏固羅馬教權,提高羅馬教會威信方面,他的貢獻是很大的。

 

大利奧《致全意大利主教論教士所應注意之事》
(本文為參考資料,轉載自《基督教歷代名著集成─拉丁教會文集》)

一、羅馬已發現許多摩尼教徒。

我們呼籲你們來分擔我們的憂慮。你們須盡牧羊人的辛勤,小心看顧所委託給你們的羊群,纔可以抵擋魔鬼侵入的詭計。否則,恐怕那藉著上帝所顯示的仁慈,通過了我們的關注而逐出於我們羊群之外的瘟疫,將在你們未及提防之前,不知不覺地蔓延並潛伏於你們的教會中,致使我們在羅馬所禁止的異端,卻在你們中間暗地生根滋長。我們發現到城埵陶\多摩尼教的教徒和導師,我們揭發了他們,並運用權力和責罰制止了他們。那些可以改過更新的人,我們都把他們改正過來了,迫使他們在堂會面前拒絕了摩尼教的教義,並親自簽名指責它們;這樣,凡承認過失的人,我們就把他們從邪惡深淵中拯救出來。不過有許多是積弊已深無可挽救的人。這些人已依照我們基督教君主的憲章,交由法律辦理,並由法官裁決,將他們永久逐出國外,以免他們的疾患沾染了聖潔的羊群。至於在他們的著述和祕密傳授的一切褻瀆和污辱可恥的事,我們也在一般信徒之前把它們揭露出來,使人們知道所應逃避的是一些什麼。連那被稱為主教的人,也給我們審問了,證實他的神祕的宗教祇是一種罪惡的見解。這些事在我們的紀錄中都可以見到。我們已把這些紀錄寄給你們,以供查究。看完之俊,你們即能明白我們所發現的一切。

二、意大利的主教們絕不讓那些已經離開羅馬的摩尼教徒有逃脫或隱藏的機會:

我們因為知道有些與摩尼教有關,罪狀確實,無以自白的人,已經逃脫了,便委托侍者傳送這封信給你們,使聖潔親愛的兄弟們知道此事,以便謹慎提防,隨機應變;否則恐怕犯摩尼教錯誤的人將乘機陷害你們的人民,教導他們那些不敬的教義。除非我們以信仰上帝的熱忱來追逐那些毀滅者與被毀滅者,我們就不能管理那些委託給我們的人民。我們不妨引用嚴酷方法,使他們和那些意志純潔的人斷絕來往,不然毒害必流傳更廣。因此,親愛的兄弟們,我懇求和忠告你們,在可能範圍內,加緊提防,設法把他們探尋出來,否則他們將到處有躲避的地方。凡對上帝所交託的人民設想辦法求增進他們的健康的,上帝必賜予應得的酬報;在另一方面,凡不願意防衛人民,使他們免遭邪惡及褻瀆等宣傳侵害的人,將來在上帝的審判臺前,必不免因疏懶而被定罪。

 

大利奧《致亞力山太主教丟斯可若論教會儀式(第九函)》
(本文為參考資料,轉載自《基督教歷代名著集成─拉丁教會文集》)

一、羅馬教會與亞力山大教會在一切事上均應一致:

親愛的,我們對你所抱的聖潔的愛何等深厚,可從這件事看出,就是我們深切地希望把你建立在一個較穩固的基礎上,否則你那完全的愛必顯得有所缺乏似的,因為你那出自屬靈恩賜的善行對你是有利的,這早經我們證實了。所以聖潔的兄弟呀,你應該樂意接受父兄般的會商,並以我們貢獻給你的那同樣的精神來接受。因為你和我們在思想與行為上應該是一致的,正如經上所論:『都是一心一意的』(徒四32)。最蒙恩的彼得既得主命作為使徒的領袖,而羅馬教會迄仍遵照著他所立的制度,那末,若以為那位首先統治亞力山太教會的他的聖潔門徒馬可是依據不同的傳統來建立另一制度,這種想法就是邪惡的了。門徒和師傅都是從同一恩典的源頭獲得同一聖靈的,而受聖職的人所傳的,絕不會是在他們所接受的範圍以外的。我們既承認我們是同一體和同一信仰的,那磨我們不應該在任何方面標新立異,而那教導的機關與受教者之間,也不應有什麼區別。

二、封立神甫與執事應遵守固定日期:

所以關於我們祖先所小心遵守的事,我們也希望你們同樣遵守。例如:不應隨便在任何一日封立神甫與執事,必須選定星期六之後,即星期的第一天黎明以前的那個晚上的開始,封立那些獻身給上帝的人,並使被封立者與封立者都實行齋戒。假如是在主日清晨舉行儀式而那在星期六實行的齋戒還沒有開,就不算是違犯規例。因為早一天的晚上無疑也是主日的開始,正如在復活日的規矩中所定的。除了那我們知道是基於使徒教訓的習慣之外,聖經上明白記載著:當使徒受聖靈之命,差遣保羅和巴拿巴往各國傳播福音時,他們禁食禱告,按手在保羅和巴拿巴頭上。這樣,我們可以知道封立者與被封立者所應有的虔誠態度,免得把這麼神聖的聖禮隨隨便便地舉行了。假如你在主命令依管轄的各教堂中,都能遵守這種封立教牧的儀式,那你就是虔誠而可嘉地在追隨著使徒的先例了。這就是說:那些接受聖職的人,決不在主復活日之外接受這種恩賜,那一日都被認為是在星期六晚間開始的。它是上帝的奧祕旨意所定為聖日的,一切較為重要的大事均於那日完成。這世界是那一天開始的。在那日基督復活了,使死歸於毀滅,生命得以開始。在那日使徒們從主手中領取了福音的號筒,將聖道傳至萬國,並接受那要傳給全世界的重生聖禮。在那日,正如蒙福的福音作者約翰所說的,當門徒都聚集在一個地方,門關閉著,主便進來了,向他們吹了一口氣,說道:『你們接受聖靈:你們赦免誰的罪,誰的罪就赦免了,你們留下了誰的罪,誰的罪就留下了』(約廿22,23)。又在那日,主所允許賜給使徒的聖靈終於降臨了。由此,我們知道,以那具有各種恩賜的聖日作為舉行封立神甫那奧祕聖禮的日子,是一種屬天的規定,流傳至今。

三、在大節日重複舉行聖餐非不適宜:

此外,為使我們的習例在各方面均相吻合起見,我們希望你們也遵守這一項:若遇任何較大節日,聚會人數比平時多,信徒無法同時聚集在同一教堂內,那麼重複舉行聖餐是不必猶豫的。否則,若祇准許那些先到者進來領受聖餐,後來的人便似乎是被拒絕在外了。須知教堂在舉行崇拜的時候,倘有新到來的人進來,再度奉獻聖體是理所當然的,也是合乎虔敬。假如以祇舉行一次聖禮為規例,那麼祇有那些很早到達的人纔有奉獻的機會,這就是剝奪了一部分人的崇拜機會了。所以,親愛的,我們誠懇而敬愛地勸告你,仍須留心,不可忽略了我們先祖所傳而今已成為習慣的一切事例,這樣,在信仰上和執行上的一切,我們都可以一致了。因此,我們趁我們的兒子普斯都尼亞(Possidonius)長老回家之便,帶這一封信給你。他常常參加我們的封立授職及其他典禮,也曾多次奉派到我們這堥荂A所以他很熟識我們在一切事務上所具有的使徒權威。四四五年六月廿一日。

 

大貴格利(Pope Gregory I)簡介
(本文為參考資料,轉載自《基督教歷代名著集成─拉丁教會文集》)

貴格利第一(Gregory the Great)生於公元五四○年左右,準確時日未詳。父親是一個虔誠基督徒,在當時的羅馬政界頗具聲望,曾任參院議員。貴格利幼年受政治法律教育,壯年時代亦曾從政,在皇帝猶斯丁二世治下任羅馬行政長官。但他出身於基督教家庭,自幼即富有宗教思想,尤其仰慕大修道家聖本泥狄克(St. Benedict of Nursia,480-543,西方修道主義的推動人,生平創設修道院十餘所,包括著名的蒙特迦西諾山修道院)的言行。約當五七四年左右,貴格利因父親去世,思想上有了很大轉變,乃決意退出政界,並捐獻所有財產,充作建設修道院及賙濟貧窮之用,而他本人亦進修道院隱修。可是不久教庭召他至羅馬,任命他為羅馬的七助祭之一。及至教皇伯拉糾第二在位時,他奉派往康士坦丁堡任教皇特使(約在五七八至五八四年)。當時倫巴族入侵意大利,羅馬岌岌可危,敦庭急切需要康士坦丁堡方而的救援號可見,貴格利所負使命是極其重大的。

公元五八五年貴格利重返羅馬,仍入修道院,在院五年。五九二年教皇伯拉糾第二去世,羅馬教士及市民推選貴格利繼任教皇,貴格利雖力圖逃脫,終不可得。

當時意大利全境陷於極度紛亂中,倫巴族的侵略勢力銳不可當,惟一可以緩衝這一勢力的便是那以教皇為中心的羅馬教庭的力量。貴格利就此以後,充分表現了他的明敏卓越的才幹。他一方面折衝尊俎於強敵之間,另一方面力求保衛教會在各地的財產權益,好使教會事工在兵荒馬亂之際仍得進行。同時,因戰事所造成的難民及俘虜問題為當代極端嚴重的社會問題,貴格利毅然肩負起救難贖俘的工作,在他的著作及書信中,他曾一再訓諭致士們注意這兩件工作,認為若為著救難或贖俘,縱使變賣教產,亦無不可。教會的聲望及地位因此大為提高。

除了上述之外,貴格利在位時期的重要貢獻還有:遣派傳教士赴英,及建立健全的修道制度,尤其前一項工作對維馬教權的擴展,極著功勳,因為從此羅馬教會的勢力向西方發展,非但奠定了西方教會的基礎,且使那在意大利半島已日見消沉的古羅馬教會精神及學術空氣,得以由英愛諸邦的新興教會承繼及保留,以後並傳入日耳曼諸邦。

 

大貴格利《致敘拉古主教馬克西勉努(第四集第十一函)》
(本文為參考資料,轉載自《基督教歷代名著集成─拉丁教會文集》)

很久以前我們即曾囑託足下代為糾正西西里島的教會,和其他聖地中所可能存在的過分的或不適當的措施。但是最近既然有人控訴,指出某些事為足下所忽略,我們認為應該再度促請足下注意糾正。

我們剛剛獲悉,關於教會的新進款並沒有按照教會律例四分之一的方法處置,而是由各地主教僅僅分配舊有款項的四分之一,至於新收款項則留下作為他們自己之用。因此請足下急速糾正這種潛伏著的惡習,無論對舊有或新收款項的四分之一都應該依照傳統的分配辦法處置。因為教會的同一資產是不容在兩種規例-即僭奪的和正規律例-之下去處置的。

不可容許在教會服務的長老、執事、或其他教士出任修道院長。但可讓他們或者放棄教會職務而進入修道院,或者當他們決定留在院長的職位時,不讓他們兼任教會的職務。因為既然沒有任何一個人的殷勤,足以完成上述任何一種職位的任務,所以若有人以為能兼任兩種職位,那是很不適當的,因為難免因傳教而妨礙修道生活,或因修道生活的規律而妨礙傳教的工作。還有一件事是我們要警告足下的,就是說,如果有任何一位主教離世,或萬一因逾越主所禁戒的規律而被解職,應即召集教牧界和首領,在足下面前製成教會的財產目錄表。所有財產都應該精確地記載下來,不得如傳說所云把教會的財物帶走,好像是要對那製成財產目錄表的加以報酬似的。因為我們希望你盡量保護窮人的產業,不要使自私自利之徒有可乘之機。當教會的巡行者和他們的助手們在非屬本區的教會中服務時,須按照足下的指派,就他們的勞績給予津貼,因為他們應當在他們服務的地方獲取酬報。

我們堅決禁止年輕婦女之受任為修道院長。足下不可容許任何主教任命年在六十以下的修女,而修女的品性又必須是與所擔任的職務相稱。足下對這件事及上面提到的幾點若能注意,依靠主的幫助並在足下嚴肅督促之下獲得矯正,那麼足下必須把久巳失於渙散的事務重新以教會律例的約束聯繫起來,並使神的事務可以無須按照不和諧的意見行,而是按照適切嚴肅的安排。

 

中世紀教皇制度的腐敗

中世紀教廷腐敗之嚴重,實難想像。本來淫亂是世人所犯的罪,天主教有人犯淫亂,在所難免。但這些淫亂不是個別人所犯的,而是由於他們的教規禁止神甫結婚,不許修女出嫁所造成的。他們的禁慾主義造成不少神甫和修女犯了淫亂,尤其在第9、14世紀,教皇宮庭幾乎等於娼館。甚至教皇Sergius三世、John十世、John十二世、Benedict五世、Innocent八世、Urban八世、Innocent十世等犯姦淫了。教皇Pius二世說:「羅馬是唯一由私生子管理的城」。不只一個教皇因為被捉姦在床而被女人的丈夫所殺。(本文為參考資料,轉載自http://www.bluebrain.co.uk/kif/NWO/ureligion/ u043.html,不代表本站立場)

以下列舉兩個以荒淫奢華聞名的教皇。教皇約翰七世(938?-964),這個年僅18歲的教皇不斷盜竊教會的財為來滿足他日益增長的賭博嗜好,他還通過雇用一批暴徒來維持他的統治。但他荒淫無恥的生活導致了他最後的倒臺。他有過許多情婦,數目之多以至批評者說他把神聖的殿堂變成了妓院。有人說甚至看到他就在聖彼得大教堂堭j姦前來進香的信徒。西元964年5月的一天,他同一個情婦通姦,當場被情婦的丈夫抓住,此人忿怒無比,他對這個掌有通向天堂鑰匙的教皇毫無畏懼,把他狠狠地揍了一頓,3天後這個教皇既沒作懺悔,也沒接受神禮就離開了人間。

另一個這類的例子是教皇亞歷山大六世(1431-1503)。亞歷山大生於西班牙的瓦倫西亞,幼年時名為羅得利戈·波吉亞。1492年8月11日他通過賄賂,收買了部分主教,從而在選舉中得到足夠的選票,登上教皇寶座。當時的亞歷山大已有7個私生子,其中4個是他長期的情婦卡塔奈所生。當他62歲時,他又在為多的情婦中增加了一個。這個名叫吉奧莉亞·法妮斯的女子年僅16歲。當時他們之間的關係在教會內外都只是公開的秘密。(本文為參考資料,轉載自http://cskp.changshu.net/kpts/tushu/shijie/169.htm,不代表本站立場)

最離譜的一個教皇,是約翰八世。根據封塵已久的檔案顯示,大約在西元八七二年,一位女扮男裝「修士」,膺選教皇,稱為約翰八世。「他」在任內離奇懷孕產下女兒,女性身份被揭穿,未知誰是父親,母女立即被逐出教廷。當局甚至發表聲明,說教皇急病身故。傳說中,母女被關進監獄後,雙雙死亡;另一說法則是米蘭公爵救美,迎娶落難女教皇,女孩成公爵千金。教廷在處理上述事件過程中,發生權力鬥爭,雖然大家一致主張掩飾真相,但保守派力主揪出「姦夫」治罪,另一派擔心「姦夫」不只一人,牽連甚廣;能走近女教皇而共赴巫山者,地位必定非比尋常,不追究應是上策。最終,各派還是達成協議,以後凡出任要職的人員,須驗明性別,以防有人喬裝混入教廷,作出傷風敗俗的行為舉止。(本文為參考資料,轉載自http://www.chinapress.com.my/topic/series/default01.asp sec=godfather&art=0619 godfather.txt =,不代表本站立場)

聖職人員的道德鬆懈,經常發生醜聞,十六世紀初,在德國十四個牧區才有一專任牧者,法國西部的大主教只在自己的喪禮才進入自己的座堂。很多高層的教職是賄賂回來,所以高級教牧上只有財力而沒有靈力。教皇亞力山大六世(Alexander VI)雖有數個情婦和七名兒女,仍因自己財產而被上教皇位置。英國聖阿爾班(St. Albans)修道院長,無視於他家鄉信徒的要求,竟任用其私生子托馬斯.溫特(Thomas Winter)為教區主教。另一方面,很多教牧人員薪金不高,為了餬口,不得不在教會外兼職,在瑞士和威爾斯,比較多教牧沒有獨身。16世紀初英國之格羅斯特郡(loucestor)311個鄉間神職人員,竟有168個不能背十誡,有些連主禱文也不懂。信眾對教會要求日高,而教會無法滿足,使他們很多走去神秘宗教,或追求靈性隱秘和生活,有些轉向追求聖人遺物,例如路德好友智者腓勒德力(Frederick the Wise)收集了五千多種聖物,包括聖徒頭髮、骨頭、亞倫的杖、火燒荊棘的殘枝等,或是藉朝聖求功德,如1450年某一星期有一百萬朝聖者到了羅馬,因為教皇應許赦免他們的罪。(本文為參考資料,轉載自http://www.wahkay.org/chistory.htm,不代表本站立場)

 

羅馬天主教─奧秘的大巴比倫
(本文為參考資料,轉載自http://www.hallelujah.idv.tw/revel17.htm,譯自巴比倫的奧秘及史記,不代表本站立場)

巴比倫的宗教,自古以來就是違背 神的。他們自己設立大祭司。而大祭司所講的話,就是律法。至於〝母與子〞的像是他們所崇拜的。表面上他們也崇拜至高之父、天后(即成肉身之母)以及兒子;實際上只有母與子纔是他們真正崇拜的對象,因他們說:「至高之父不干涉人間事務。」(寧錄卷三第339頁)可見這組織是從墜落的天使和鬼魔來的;其目的是要用這教訓管轄世界,叫人「離棄真道」(提前四:1-2)。所有的假道和拜偶像的事,其來源都可追溯到巴比倫,如經上所說:「巴比倫素來是耶和華手中的金杯,使天下沉醉;萬國喝了她的酒就顛狂了。」(耶五十一:7)「列國都被她邪淫大怒的酒傾倒了;地上的君王與她行淫,地上的客商,因她奢華太過就發了財。」(啟十八:3)

除了母與子的偶像崇拜之外,尚有許多小奧秘。譬如死後入煉獄以求層層洗罪;又如守無數之聖禮以得救恩,這些聖禮包括祭司赦罪;灑聖水;向天后獻圓餅。就如經上所記:「孩子檢柴,父親燒火,婦女摶麵作餅獻給天后。」(耶七:18)「向天后燒獻餅」(耶四十四:17-19)此外,他們還獻童女給偶像;還有為搭模斯哭四十天(結八:14),傳說他被野豬所喫,過了四十天後又復活了;所以四十天後有大慶祝稱為〝Istar節〞,而Istar就是搭模斯的母親。

此外,還有幾樣值得注意的陋習與反省就是1.搭模斯認為雞蛋是神聖的,說雞蛋描述出復活的奧秘;今天有些教會在復活節作彩蛋並以尋蛋為樂,即出於此,並非出自神。2.搭模斯又選長青之松樹為標幟來表現他的生日在冬至;今天教會在聖誕節用松樹掛燈慶祝即根據於此。3.搭模斯又認為十字架之標幟為神聖,一則是它象徵賜生命的道理,二則是因他的名字的第一個字母的形狀像十字架。古時廟宇及祭壇之上都有這十字架的記號;今世之人以為十字架的裝飾始自聖經,其實是錯誤的。4.至於母與子之偶像,原為搭模斯及其母Istar,或稱為Ashtoreth。其形狀乃天后手抱嬰孩,傳到埃及,這母與子偶像改名為Isis and Horus;傳到希臘後,改名為Aphrodite and Eos;傳到義大利後,又改名Venus and Cupid(女神維納斯和愛神丘比特)。

古時 神召亞伯拉罕從拜偶像之地吾珥出來;後來亞哈作以色列國王的時候,娶了西頓王的女兒耶洗別為妻,去事奉敬拜巴力,這罪導致以色列亡國,並且被擄到亞述 (王下十七:7-18)。猶大國也因瑪拿西王效法以色列王亞哈所行的,惹動 神的怒氣而亡國,以致後來被擄到巴比倫(王下廿一:1-15;廿四:3-4)。

「巴力偶像」是迦南地所膜拜的「巴比倫之奧秘」;「巴力」指「日神」,或「賜生命之神」,與搭模斯的意思符合。到巴比倫傾倒之後,廟中的祭司及信眾逃到別迦摩,同時也把廟中的聖器及偶像帶入別迦摩;在那堸狀偃D像稱為隱藏之智慧;後又渡海至義大利,使羅馬成為巴比倫教之大本營。大祭司頭上戴的主教冠(法冠),形如魚頭,乃尊重魚神(Dagon),認魚神為生命之主;這又是搭模斯奧秘的另一形態。他採名為極高之主教(Pontifex-Maximus);這名字就印在他的法冠上。羅馬國前幾位皇帝如Julius Ceasar,Constantine the Great,都承受過這名號,其後羅馬主教承繼之,今為天主教教皇所佩戴。可見這魚像並非代表使徒彼得之「得人如得魚」,乃始自巴比倫之奧秘。查考歷史,就可知道其達四百年之久(自主前63年至主後376年)羅馬皇帝都成為巴比倫的大祭司;直到主後378年,教皇的頭銜纔轉給羅馬城內之基督教會的繼承人;他們是拜偶像的;遵守的禮儀是巴比倫式的;所傳講的道理、教義是外邦的,不是來自於 神的。教皇的頭銜如何自羅馬皇帝轉給天主教的主教;其情形如下:

在主前487年,巴比倫敗於 Xerxes手下,城內的居民被殺,巴比倫的祭司被迫離城,遷移到別迦摩;於是有一段時期,別迦摩成為巴比倫教的大本營。啟示錄第二章達別迦摩教會的書信說:「我知道你的居所,就是有撒但座位之處。」(啟二:13)由此可知別迦摩是假道的大本營。後來別迦摩王兼主教Attalus臨終時,就把這巴比倫領袖的職位賜給了羅馬教皇。自從巴比倫的宗教和儀式帶入了羅馬之後,這教門主教(即祭司的主腦頭目)的地位就駕在眾教徒之上,掌管生死大權。這就是古羅馬帝國的皇帝如何得到教皇之名的經過,那時政治和宗教是聯合在一起的,一人掌握兩權──政治和宗教。羅馬國的第一任皇帝,名叫凱撒(Julius Caesar)。他在主前74年就得到這主教的職位(Pontiff);主前63年,又升為最高主教(Supreme Pontiff),這也就是現今天主教教皇的頭銜。這樣,羅馬皇帝便承繼了巴比倫教主所付與的一切權柄。很少人知道這段歷史,也就是說羅馬第一位皇帝凱撒從別迦摩王Attalus得到了教皇的官銜,而這教皇的官銜是從巴比倫到別迦摩的。這段歷史證明天主教乃是繼承巴比倫的,不是來自基督的。而且教皇手上所戴的漁人戒指是傳自魚神的祭司;這魚神(Dagon)的崇拜遠在主耶穌降世之前。

茲再敘述羅馬皇帝的史記:當時羅馬皇帝身兼二職,一面統管政治,一面作巴比倫教的教皇,政治宗教合一。直到主後376年,該時羅馬皇帝名叫Gratian 的登基;他拒絕穿戴大祭司的禮服。在Milner史家所著的〝教會史記〞中,論到這位皇帝自幼就真誠、敬虔,是以往羅馬各皇帝中從未見到的。他認為這大祭司的名號加在羅馬皇帝身上,是帶有拜偶像的性質,遂拒絕這風尚習俗。從此,羅馬帝國的政治與宗教纔分道揚鑣。自從主後376年,Gratian擺脫教皇的名號之後,宗教事務甚為混亂,雜亂無章,必須選出適切人員負管理之責;結果選到羅馬城基督教之主教Damasus為教皇。這段史記解釋了羅馬天主教與巴比倫教的聯合,也說明古巴比倫之教訓和母與子之偶像,是如何混入天主教內的;把古代巴比倫之頭銜、權柄、及異端全合併於基督教內,叫兩個不同的宗教合而為一;這是撒但的傑作,也是一個奧秘。

在Damasus作教皇不久,巴比倫教之禮儀及崇拜典禮,全顯露在天主教當前了。崇拜童女馬利亞之為是始自主後381年;他們拜馬利亞為天上的天后。到第四世紀末這偶像崇拜之風更形普遍,天主教友拜馬利亞甚且替代了耶穌基督。(引自史家Gibbon之言)。在Damasus統治之下,外邦的廟宇都恢復了,而且大加修飾,拜偶像的典禮也都重新設立起來,只是一項要他們謹守的,即所有的女菩薩,都要改名叫馬利亞。這樣,在羅馬城內自稱為基督教的教堂堳o膜拜巴比倫教的天后,甚至霸佔了主耶穌的地位。

其實這些變化及腐敗的事,不是無人抗議的;這中間不斷有忠心的信徒,捨命地為真道爭辯。譬如Nestorius在主後428年,與其他信徒高聲宣言說:「童女馬利亞不是神。」但這些抗議均屬無效。在君士坦丁大教堂內,有一位傳道士,名叫Anastasius,他竭力宣講說:「不可稱馬利亞為神之母,因為她不過是一個人。」當時會眾反嚴厲地咒詛他和一切拒絕拜馬利亞的人。天主教以8月15日為聖母昇天節,並強令會眾遵守慶祝。


耶穌堂(Chiesa del Gesu)

耶穌堂坐落於耶穌廣場(Piazza del Gesu),為天主教耶穌會的母會,內有聖方濟(S. Francesco Saverio)與聖依格納爵(S. Ignazio)兩座小堂。聖方濟小堂是為紀念修士方濟所建,他曾前往印度與日本傳揚福音,後在中國上川島病逝,堂內有方濟的右肱。依格納爵是耶穌會的創辦人,於1540年以耶穌之名創辦耶穌會。

聖依納爵(St Ignatius Loyola)出生於十五世紀末,1537年創立了耶穌會(Society of Jesus),後獲教宗保祿三世(Pahl III)正式批准成為修會。當時他們在威尼斯大樓(palazzo Venezia)後面曾有座教堂,但是規模很小,名為「道路聖母堂」(Santa Maria della Strada)。於是聖依納爵計劃另建一座教堂,以敬禮耶穌聖名;這教堂竟成了日後反宗教改革(counter-reformation)-巴羅克時期教堂的典型,成為意大利國內外模仿的對象。教堂的工程先後在1551及1554年中斷了兩次。1556年聖依納爵死後,他的同會會士博爾賈(Francesco Borgia)委託維尼奧拉(Vignola)構思新的藍圖。工程於1568年開始,遵照聖嘉祿(St charles Borromeo)所列出的「宗教建築手則」(istruzione per le fabbriche religiose)進行。這手則指出藝術工作者應為教長服務,應付禮儀和敬禮方面的新需要,把它們演繹於藝術創作上。維尼奧拉去世後工程續由德拉.博爾塔(Giacomo della Porta)進行;建於八角形座圈上的大圓穹頂正門面,皆出自他的匠心獨運,成為反宗教改革時期風格的最先典範。這風格也見於維尼奧拉在堂內完成的工程:雄偉的設計,赤裸而無藝術點綴的空間,使人不勝驚異。然而,這樣一個巨大的中殿和較淺的耳堂,以及兩旁的小堂,不論是在教堂那一角落,都使人的目光不其然的朝向主祭台。這樣簡潔樸實的設計,目的是要人專心投入禮儀和講道,藉以加深自己的信仰。可惜,維尼奧拉去世後,人們放棄破壞了教堂的主體與其正門面間的和諧關係。巴羅克時代所增添的華飾,使原來的設計大為改觀。本來光潔的灰泥牆壁,竟代之以五彩繽紛的壁畫,以擴闊人的透視和空間感,營造出一些幻覺上的遠景。1679年,巴奇查(Baciccia)就是以這種高空透視法繪了堂頂上的壁畫,使人有看透堂頂的感覺。左耳堂的聖依納爵小堂(Cappella di Sant'Ignazio),滿飾大理石、青銅及寶石工藝,乃波佐(Andrea Pozzo)於1695-99年間所完成、祭台下葬有聖依納爵的遺體。(本文轉載自http://www.vaticanradio.org/cinesebig5/santuari/53chiesestor4.html)

耶穌廣場45號

耶穌堂對面的耶穌廣場45號,為依格納爵清修的房間,他曾在此生活十二年之久。室內有一煙囪,據說依格納爵為了專心事奉神,每次收到家書或親友來函時,總是直接擲入煙囪焚毀,避免分心。

聖依納爵(St Ignatius Loyola) 於1491年生於西班牙羅耀拉(Loyola),1556年卒於羅馬。聖人在羅馬有好幾處居所,1544年他與全體耶穌會會士 (Jesuits),搬遷至昔日道路之母堂 (Santa Maria della Strada) 附近的一所住宅,並於1568年將其重建,把新教堂獻予耶穌聖名(即人們所稱之 「耶穌堂」Chiesa di Gesu):這裡是耶穌會的第一間會院。在耶穌堂廣場(Piazza di Gesu)45號,可參觀聖依納爵的房間,聖人曾於 1544至1556年間住在這房間,毗鄰的房間保存了聖人的遺物。(本文轉載自http://www.vaticanradio.org/cinesebig5/santuari/60case_santi.html)

聖奧古斯丁教堂(Chiesa del Sant' Agostino)

在四世紀,奧古斯丁(St Augustine)與其母莫妮卡(St Monica),曾在返回非洲的途中經過羅馬。其作《懺悔錄》(Confessiones)中,曾提及他和母親在奧斯底亞提伯里納(Ostia Tiberina)某屋中等候起航時的談話。奧古斯丁曾公開表示,莫妮卡不僅是他肉身的母親,也是幫助他重生的屬靈母親。莫妮卡死後先葬在奧斯底亞,後移葬於此堂。

羅馬人民聖母堂(Chiesa di S. Maria del Popolo)

該堂於1099年建於人民城門旁,內有柴拉西(Cappella della Cerasi)與奇濟(Cappella Chigi)兩個小堂。柴拉西小堂中有兩幅關於保羅歸信與彼得殉道的油畫;奇濟小堂內則有貝里尼所雕的但以理與獅子像。據說馬丁路德曾在此暫宿,並從鐘樓眺望羅馬全景。

1099年教宗巴斯加二世(Paschalis II)在羅馬的多米齊家族(Domizi)墓地上,建造了一座敬禮聖母的教堂。這教堂於1227年經教宗額我略九世 (Gregory IX)擴建。1472至1478年間,教宗西斯篤四世(Sixtus IV)委託布雷尼奧(Andrea Bregno)將這座 「羅馬人民聖母堂」重建,成了日後保存文藝復興時代及十七世紀著名藝術作品的博物館。後來教堂的正門面和內部都曾經貝爾尼尼(Bernini)改修。堂內的貴族私人小堂尤值得注意,如拉菲爾羅 (Raffaello)所設計的吉奇 (Chigi)家族小堂,內有一幅皮翁博(Sebastiano del Piombo)的祭台畫屏;德拉.羅韋萊(.Della Rovere)家族的小堂,內有一幅平圖里喬 (Pinturicchio)繪於1485-89年間的壁畫;切拉西 (Cerasi)家族的小堂,內有卡拉瓦喬(Caravaggio)繪於1601-02年間的「保祿歸化」及「伯多祿殉道」兩幅油畫。主祭台背後有兩座桑索維諾(Andrea Sansovino)設計的墓碑,一座屬於斯福爾扎 (Ascanio Sforza 1505),一座屬於德拉.羅韋萊(Girolamo basso Della Rovere)。其上有兩幅羅馬最古老的彩色玻璃窗,描述 「聖母生平事蹟」及「耶穌幼年生活」,同為法國人馬爾西拉(Guillaume de Marcillat)在羅馬之傑作(1509)。切西小堂 (Cappella Cesi)有卡拉奇 (Annibale Carracci)繪於 l601年的「聖母蒙召升天」祭台畫屏。在建於1627年的主祭台上,有一幅繪於十三世紀的「人民聖母像」 (Madonna del Popolo),有說是聖路加(St Luke)所繪。中殿拱壁上的「聖母加冕」、「福音聖史」、「女先知」及「教會聖師」等壁畫,乃出自平圖里喬大師(Pinturicchio)之手。1500至l509年間,布拉曼特(Bramante)曾修改了詠經席。(本文轉載自http://www.vaticanradio.org/cinesebig5/santuari/51chiesestor2.html)

白骨堂(Chiesa dei PP. Cappuccini)

該堂建於1624年,原名為聖母堂Chiesa dell'Immacolazione Conczione,因教堂下層有數千骨骸,又名白骨堂。教宗烏巴諾八世曾取耶路撒冷的土地為此教堂奠基。堂內埋有四千多位自1528~1870年間逝世的方濟會士,此外也葬有數位貴族。內部有各種以白骨砌成的裝飾,亦有不少完整屍骨,身著方濟會衣,或坐或立,令人敬悚。

踏進聖母堂內,中殿兩旁各有五間小堂,掛珍貴的畫像。右邊第一座小堂放有由雷尼(Guido Reni)於1630年所繪畫的《聖米高總領天使(St Michael the Archangel)》及德萊.諾迪(Gherardo delle Notti)所繪的《基督受辱(Christ Mocked)》。而死於1646年的教堂創立人巴貝里尼(Barberini),其墳墓亦位於教堂內,墓上刻有:「在此只放有骨灰,別無其他」。

轉往毗鄰的Capuchin墓穴,環境陰沉中帶點肅穆,沿著窄窄的小通道,一旁是五座拱頂小祭室。每個祭室的四周,甚至頂部,都有很多由人骨和骷髏頭砌成的圖案,不論是窗花、拱門和燈飾,都是由一副副的頭骨、脛骨或肋骨裝飾而成,令人有點不寒而慄的感覺。

原來,這些人骨全屬教會的修士,他們約於1528年至1870年去世,人數約四千人。走到最後一間祭室,會發現地上刻有:「我們曾跟你一樣;而你將與我們一樣。」不禁令人反思死亡的意義。(本文轉載自http://www.singpao.com/20030724/feature/415850.html)

聖古瑞祈禱堂(Chiesa Sacra Cuore Suffragio)

該堂由耶穌聖心會於1894年所建,仿米蘭大教堂哥德式建築隨處可見。耶穌聖心會於1913年為教宗派猶十世(Pope Pius X)所認可,該修會成立的宗旨,乃是要拯救在煉獄中的靈魂。堂內有一座博物館(Museum of liberated souls),收集各類瀕死經驗的證據。

米聶瓦聖母教堂(Santa Maria sopra Minerva)

這座十三至十四世紀之教堂,座落在萬神廟 (Panteon)附近,矗立於彌涅耳瓦廣場(piazza della Minerva)內,建於一座神廟的遺址上,這神廟很可能就是彌涅耳瓦神廟(Minerva Calcidica)。

堂內保存的藝術品,以右耳堂的卡拉法小堂 (Cappella Carafa)的壁畫最為奪目。這些壁畫是利比(Filippino Lippi)繪於1488-1493年間的「聖母升天」和「天使報喜」。聖所有米開朗基羅(Michelangelo)於 l519-1520年間所雕的「基督復活」像。左方有達.比薩(Isaia da Pisa)所雕塑的真福安吉利科 (Beato Angelico)的墓碑。現有的教堂和毗鄰的修院建築,是十三世紀時,教宗亞歷山大四世為道明會(Dominican)所建。此處成了中世紀道明會的總部,也是天主教對付異議份子的所在。(本文轉載自http://www.vaticanradio.org/cinesebig5/santuari/53chiesestor4.html)

上一篇回目錄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