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此簡述本書的主題與範疇。本書的目的,是希望能將散落在聖經各處,一貫論到靈、魂、體三重本質的經文串連起來。魂與體的區別十分明顯,其歷史也與哲學的本身一樣悠久。但是魂與靈的分別呢?魂、靈之間的分別,也就是聖經心理學與一般心理學差異之所在。靈是人堶情A照著神的形象所創造的部分,也是那為墮落所毀壞,而落入長眠狀態(不完全死亡)的良心或神覺官能。在心理或天然人堶悸瘋F,對神的律法有些微的反應,但對神自己並沒有真正的愛慕;因此,反而將人帶離神,而不是轉向神(註1)。

註1:奧伯倫(Auberlen)之論述(見於Bei Jesus ist niemals von einem Gewissen die Rede, weil er den Geist als Kraft besitzst, v. Geist, Herzog’s Encyclopadie, vol. Iv. P. 733),提供讀者一篇論到墮落之人堶捲{今之靈的學說。他對於用死亡一辭,還是用沉睡一辭來描寫良心一事,考慮甚久。現今他察覺倫理學家對於良心的描述,與聖經對於靈的描述頗為雷同。而基於此一重大分別,他認為,不信者的良心,僅僅可意識神的律法,卻無法知曉那賜律法者滿有恩典之性格;即便這良心是誠實的,也只是一個「辯護」或「控告」的良心,而非一個「證實」的良心。唯有當這良心被點活並轉向神,在完全的愛堙A除去一切懼怕時,那靈才會與我們的靈,同證我們是神的兒女(羅馬八16)。

因此,一般心理學與聖經心理學是全然不同的;但是,直至今日,神學家都僅將魂和靈的差異,視為遣詞用字上的區別,並且不經意地借用柏拉圖(而非使徒保羅)的話,將其稱為必死的肉體,和不朽的(靈)魂。哲學將人的本質,區分為「理性的(靈)魂」與「血肉之軀」兩個部分,著實不足為奇。若是這些不認識神的古希臘哲人,能夠察覺人靈的存在,反而令人乍舌。這些哲人窮其畢生智慧,無法認識神,更遑論認識此一蟄伏之神覺官能;而此神覺官能,在人因信重生以先,僅為一盛裝良善的器皿,並非一種活的能力或習性。因此,論到人靈、魂、體三部分之三元論,在神未以其聖言向我們揭示以先,一直是「眼睛未曾看見,耳朵未曾聽見,人心也未曾想到的隱藏智慧」。這本有著獨一無二之健全神學系統的聖經,同樣也為獨一無二之健全心理學系統的導師。但是神學家們,對於聖經心理學未曾稍加重視,許多重要難明的晦澀之處,在無明顯錯誤的情形下,被一併納入神學的範圍;然而這些要點,唯有以聖經心理學的觀點,才能釐清且證實。早期教會曾嘗試釐清這些議題,但苦無顯著成果。總體來說,希臘教父們,已略悉聖經中關於心理學的實證;不幸的是,他們將柏拉圖哲學中的理性與智慧,和新約中的聖靈混為一談;將屬靈和屬魂,分別視為屬乎理性和感官(此乃諾斯底派【Gnostic】最根本的謬誤);並且以半泛神論的觀點,將人的靈與神混為一談。此等半泛神論觀點,為俄利根(Origen)及亞波里那留(Apollinaries)所主張,後為大公教會正式裁定為異端。

羅馬教會在奧古斯丁和耶柔米(Jerome)的主導下,對抗此一錯謬的行動,摒棄一切魂和靈的分別。而當時的拉丁語言,尚不足為魂、靈的分野,提供適當表達的語辭;以致將人區分成靈與魂的二分法,在西方教會成了普遍接受的觀念。順道舉出一證,從亞大納西信條(Athanasian creed)的拉丁原文中,我們可以看出希臘學者,對於人堶惆潃茈遢隤瑭p結,所作前所未有的嚴謹陳述:「Perfectus Deus perfectus homo, ex anima rationali et humana carne subsitens」。此等表述不僅為信條本身的確切年代與權威性,提供了書面的證據,也證明了使徒保羅對於墮落之魂與靈所作之明確區分,為當時教訓所徹底遺忘。這些拉丁教父們,為了薅集俄利根及其他諾斯底派的稗子,不慎將麥子一併薅了出來。不僅像奧古斯丁這等無人能及的聖經教師,無法觸及此一奧義,就連改教後二世紀的聖經心理學家墨蘭頓(Melanthon),也未發覺此一真理。墨蘭頓於一五五二年出版的著作Liber de Anima中,不僅有經院派哲學為其外在形式,亦有二元論為其內在素質。該著作對於「原罪」與「新生」兩大教義,缺乏明確的闡述,而解釋此等教義的關鍵,全繫於靈、魂分野之辨明。有關於此,真正聖經的考證,始於一七五○年的本格爾(Bengel),他以類比研讀的方式,引經據典的釐清並建立了新約心理學基礎。

近代許多神學家(多為德國神學家),探及靈、魂之間真正的分野。魯斯(Roos)、舒堡(Schubert)、歐夏尼森(Olshanisen)、別克利茲(Beclx)、哈森寧(Hausenian)、歐荷樂(Oehler)、霍福曼(Hofmann)、梅耶爾(Meyer)、高橋爾(Goschel)、魯德夫(Rudloff)、以及末了的德理慈(Delitzsch)。在德軍中間(也唯有德軍將領才會研究此類神學議題),普遍對靈、魂、體三元人觀,做過不同程度及貢獻的討論。在英國,就我們所知,艾利考特主教,是唯一一位於此領域深入研究的人;在其大作「受造之物的命定」(Destiny of the Creature)中,有一篇名為「人的三重本質」(The Threefold nature of man)的精采論述,,其中隱含了許多有助於建立正確聖經心理學的重要指示。阿福德(Dean Alford)在其新約評註中,亦有部分精采講評。另有些英語和德語的著者,在其鑑析和神學評論中,隱約顯示出他們掌握了魂與靈之分野。僅管他們大多都未對此作出明確的敘述,並且多依循腓羅(Philo)的觀點,將(靈)魂(Psyche)細分為低等生物的無感(靈)魂(nutritive),中等動物的有感(靈)魂(emotional)與人類理性的(靈)魂(rational)三部分。他們不僅將魂與動物─這兩個不同性質的生命混淆不清;還在靈與魂中間,擅自插入了第三個名為智慧(Nous)的官能,用以區別並連接魂與靈。而今聖經心理學的關鍵,主要根據亞里斯多德(Aristotle)的心理學。亞里斯多德對人類心理描繪之極,尚未觸及聖經對人本質的定義之始。

我們可以這樣說,論到人本質的體與魂,或作感官與理性這兩個部分時,亞里斯多德所領略的,無異於我們所能領略的。然而,使徒保羅所提的第三種官能─靈,是遠超屬魂之人的範圍,我們對其之所知,完全根於聖經。因此,哲學僅能對良心的三種形態─知覺(sense),自覺(self)以及神覺(God-consciousness)之前二者加以說明,但是啟示卻能將第三者─也就是最深奧的部分─向我們闡明。我們從神的話中,也唯有從神的話中,得知這個神覺的器官─靈,以及其功能,並得知這個在人點活之靈中之神的生命。若人的存在受限於時間,眾多議論唯一公認存在的實質又是神的本質;那麼,亞里斯多德的論著─魂論(De Anima),可能是此領域中,對人本質所作,最完備、正確的推論了。此乃世俗心理學研究的終點,也是聖經心理學對人之來源與終局,人生存之目的闡述的起點。我們必須在明白人具有神的形像之前提下,才能正確領會魂與靈之區別的意義。否則我們的評判會流於空言,而非如神的話所示,刺入剖開靈與魂,骨節與骨髓。

從未有人以徹底、縝密的方式,詳述過人的本質,這也是促使我們出版本書的原因。現代的解經家們在解釋林前二章十四節、帖前五章二十三節、希伯來四章十二節這類經文時,對人的本質,隱約透露出零星的暗示。但是關於聖經心理學領域的完整啟示,至少就我們所知,從未為人徹底探究。就連曾對魂、靈之別做過詳細研究的德國神學家們,也未對─一、原罪的本質,二、新生,三、超感的狀態,四、屬靈的身體,或復活身體的本質,作出任何正式的論證。就連在此領域貢獻良多的德理慈(Delitzsch),亦僅將此視為純粹心理學而已,而沒有將其看作開啟四個神學基本教義的關鍵之鑰。本書與德理慈心理學最大的不同,完全繫於上述各點,我們也願意在此申明我等對此深遠的責任感。

筆者認為,若區分此一般心理學與聖經心理學的根據為聖經,那麼,這就不僅僅是字面上的區別而已。我們也願以此論述,來釐清當前福音派神學中,一些難解的議題,如:人的理性為何活躍且對神的工作有興趣,但對自己的人格與個性,卻毫無知覺且漠不關心。人的本質中,必定存在著某些重大的缺失,而這些缺失,即便如亞里斯多德者,亦未能察覺;唯有聖經能賦予此等現象合理的解釋。我們若對此有正確的領會,那麼原罪、新生等教義,即可迎刃而解。筆者在此將用聖經中靈、魂、體之三元人觀,解釋並闡述此真理。一切的教義,都是先有其外在且權威的真理後,才有其內堛爾g歷。如今我們所探討的議題,不僅在客觀一面,有其神學上的準確性,在主觀一面,也有其實證心理學之真實性。

註二:克拉克(Messrs Clark)先生將以其德理慈心理學之譯作,嘉惠英語神學之讀者。倘若本書能使讀者留意德理慈心理學─德國神學在此議題上最為精深的論述,將令筆者備感榮幸。我們也特別推薦舒堡的「Geschi chte der secle」以及魯德羅夫的「Die Lehre von hlenschen」給一些沒有神學背景的讀者們。唯有在德國的軍人,才會對這類主題進行闡述;這些論述具其神學水準,不似出於以攻研戰略為其畢生職志之軍人之手。聖經心理學對於神學的驗證,只不過再度印證了─一切對聖經的不明不解,都出於我們只從單面的角度檢視真理。若我們要知道「她的居高華美,為全地所喜悅」,就當「周遊錫安,四圍旋繞,數點城樓。」(詩四八12)正如古諺云,沒有任何事比「成功」兩字更為成功,更確切的說,沒有任何事比「真理」更能陳明真理。一旦片段的真理被拼湊完全,就產生一股不可動搖的確信。正如哥白尼學說帶進之望遠鏡的發明,既精準又確切;我們也希望藉著視覺的證實,扭轉感官的偏差,以及對人本質舊有觀念的以偏概全;並進一步地檢視,聖經心理學為傳統神學所帶來之新亮光。在此亮光中,屬魂之人才能在新生之時,察覺自己眼中的刺─這個使瞎子不能看見律法之光,使聾子不能聽見律法之音的攔阻。聖經中的神學將屬靈心思的功能,向我們陳明,而聖經心理學,則將運用此一心思的器官,向我們啟示出來。以其一解釋其二,由兩個見證人的口,句句都可定準。倘若本書能夠以心理學的角度,證實當代福音派神學中,原罪、新生、超感狀態,以及屬靈身體等教義,那麼此份研究就不至徒勞。讚美神,能給筆者這個機會,將這些曾經幫助筆者釐清許多信仰疑惑的真理,直接向眾人陳明。

│回目錄│


© 2003 DCP, Anaheim, Californ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