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我們回到聖經的本文。剛才我所選用的經節,是保羅寫給帖撒羅尼迦人的第一封書信中,最後一章的結語。該章以不尋常嚴肅的口吻,以及由強烈、鄭重的勸戒作結語為其特徵。我們無法單就這節經文之上下文,獲得明確釋義:或許只有十九節那個嚴重的警告─不要銷滅聖靈的感動;可能帶進使徒在二十三節強烈的禱告─願那如火挑旺之聖靈的殿得蒙保守,在主來臨的時候,得以完全,無可指摘;也就是信徒的靈、魂、與身子,各自在其完全、完整的狀態(proportion,?λ?κλ ον)中,等待那最終的審判。儘管十九節的警告與二十三節禱告之間的關係,會為我們在探究「靈」(spirit)一辭的意義時,帶來若干線索。但整體而言,研究「靈」一辭的關鍵,還在於確認「完全」(whole)一辭的獨特地位,其正確的文法結構,以及該詞確切之原意。「完全」一辭,並非如一般人對欽訂譯本之了解,亦不似那些不細心閱讀原文之讀者所想─籠統地指靈、魂、身子結合在一起「完全」得蒙保守。「完全」在這裡乃是指,靈、魂、體三部分各自完整、「完全」的蒙保守。使徒禱告的負擔,不僅是求一個籠統的保守,而是靈、魂、體三部分各自獨立、完整的保守。事實上,這個禱告的目的有三:首先,願賜平安的神,親自使信徒堶排F、魂、身子各部分全然(wholly,?λοτελεic)被聖別(此處說到被平安的神聖別,因為聖別是堨~平安的條件)。其次,靈、魂、體各自蒙保守,直到主來臨的日子。最終,這樣的保守乃是達到「完全無可指摘」的地步,就是達到不為罪所傷害和破壞的地步─使我們的體,保有神不滅的形像,和那可當作活祭獻給造物主的完整素質;我們的魂,有其更純潔的盼望,更崇高的渴慕;我們的靈,能與神那神聖、永遠之靈,有蒙福的聯結。

這樣的經文分析,在從不同釋義之中,斷定其正確意涵時,是十分重要的。甚至,在我們想對人本質的三部分(本經節對此的確具有肯定並顯著之發表),作進一步的闡明與區分時,此經文的分析,亦可提供相當助益。

基於此,我們進入本主題的兩個部分:第一部分,我們要試著證明─聖經一貫的思想,和本處經文專特的啟示,都指明人的本質,乃是由靈、魂、體三部分所構成。第二,我們要試著探索─聖經對靈、魂、體三部分不同功用的區分。

在討論的一開始,我希望能將此次研討的範圍,侷限在靈與魂兩部分,以免偏離主題。因為,質疑身體是否為人本質之必要構成部分,只會落入摩尼教(manichaeism),甚至更荒誕的幻影論(Docetism)中;然而,這二者都不值得我們加以置評。

藉著將研討範圍限定在靈與魂兩部分上,我們可以將整個主題簡化為兩個單元:第一,整本聖經及本處經文,是否都認定魂、靈有別,可視為兩個分開的─或者更謹慎的說─兩個可分的元素?第二,倘若如此,聖經賦予魂、靈二辭的個別意義,牠們的本質,以及牠們作用的範圍,又是如何?

│上一頁│   │下一頁│


© 2003 DCP, Anaheim, Californ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