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覆唐守臨、任鍾祥《為真道竭力爭辯》之十點爭議


一、關於「李反對“三位一體”純正信仰」的指控

李在此點的信仰與唐、任二位完全符合,相信我們的神是父、子、聖靈三而一的神,父是神、子是神,靈是神,但神祇有一位。只是李氏不贊同「三位一體」的發 表,且三位一體非聖經名詞。因為「三位一體」是中文對拉丁文「Triune」的翻譯。李氏贊同用「三一」的翻譯較為準確。因此,唐、任二位錯誤領會並說李 講謬論,其實不然。

二、 關於「基督是受造之物的首生者」

此點乃是唐、任二位對李氏的誤解。「阿里烏」(現今學者的翻譯是「亞流」)他錯誤引用新約聖經歌羅西一章十五節,否定基督神性,而傳說基督為受造者,是次神。 李常受傳講基督是完整的神,也是完全的人。歌羅西書一章十五節指出「基督是受造之物的首生者」,乃是指基督的人性而言。

三、關於「在基督的肉體裏有撒但的性情(罪)住著」的指控

李氏從未講說「在基督的肉體裏有撒但的性情(罪)住著」。只是唐、任二位對李所言「罪之肉體的形狀」和「罪的性情」二者之差別,領會不同所導致。李氏傳講 如下:「說基督成為肉體,而在祂的肉體裏有撒但,這是異端。然而說基督成為肉體,而在(人的)肉體,(不是基督的肉體)裏有撒但,這是正確的。」

四、關於李「極端誇大撒但權勢」的指控

唐、任二位誤解了李的意思,以為李氏所講說的,是神原初所創造的「身體」。但事實上,李所說的,乃是因著罪而墮落,變質的「身體」,又作「肉體」。李氏十 分清楚說到人的身體是純潔的,因為他是被造時是良善的。李氏並無極端誇大撒但的權勢。他反而傳講主給信徒權柄踐踏撒但,並勝過他的一切能力(路九19,羅 十六20);信徒能奉主的名趕鬼(可十六17);信徒謹守儆醒;用信心抵擋撒但(彼前五8-9,雅四7);教會中的得勝者把撒但從天上驅逐下來(啟十二 5,7-11)等等。

五、關於「李宣傳「沒有天堂」」的指控

此點乃因唐、任二位對聖經真理不夠完全深入認識瞭解。「天堂」一詞乃源出中國人的佛教思想,而中文聖經和合本誤翻為「天堂」,如同唐、任所述。聖經中沒有 「天堂」這個名詞,只有「天」字。今年許多神學家也都贊成「天堂」並非是一個物質的場所,而接受有「神」同在即為「天」的想法,而李氏確實認為在聖經中啟 示錄所說的聖城耶路撒冷不是天堂,不是一個地方,也不是一座真實的城,乃是一個表號,指明神與人同在,互相調和的終級彰顯。

六、關於「貶低聖經權威」的指控

李氏從未貶低聖經權威,在他所著《主恢復的異象》書中他說到:「我必須作見證,甚至到了八十歲,我仍天天研讀聖經。」唐、任二位錯誤地將李氏強調信徒不僅要研讀聖經、更要經歷基督的同在,領會為貶低聖經的權威。

七、關於「不用頭腦,單用靈」的指控

聖經中也多次題到「我對你們所說的話,就是靈,就是生命」,「那字句殺死人,那靈卻叫人活」,「神是靈;敬拜祂的,必須在靈和真實裏敬拜」。我們需要有頭 腦和心思來瞭解聖經,但也需要聖靈的啟示來明白聖經的奧秘。在世人有許多人欣賞聖經的詞句,引為格言,但從來沒有在聖靈裏得蒙啟示,也未接受耶穌基督為 主。這是唐、任二位對李氏的誤解。

八、關於「喫主」、「呼喊」和「禱讀」

約六52-56 聖經中說到「我是從天上降下來的活糧,人若喫這糧就必永遠活著。」「耶穌說,我實實在在的告訴你們,你們若不喫人子的肉,不喝人子的1血,就沒有生命在你 們裏面。」「我的肉是真正的食物,我的血是真正的飲料。」李氏乃根據這些經節教導信徒藉著呼求主名和禱讀主話來吸取聖經中一切屬靈的豐富。這些乃是早期基 督徒的生活實行,如同哥林多前書一章所提「寫信給在哥林多神的召會,就是給在基督耶穌裏被聖別,蒙召的聖徒,同著所有在各處呼求我們主耶穌基督之名的人; 祂是他們的,也是我們的」。李氏從未教導「呼喊」的實行,在靈裏「呼求」主名和所謂隨口「呼喊」完全不是同一回事。

九、關於「多次受浸」的指控

李氏從未教導「多次受浸」,乃是在1968年他有一次講到信徒若覺得自己屬靈的生活老舊,在新約開始的時候,有人到施洗約翰跟前表示悔改,施洗約翰就將他 們老舊的人用水埋葬。接著他說,今日信徒的老舊也需要埋葬。他說這話時,並無絲毫的意思,要叫人去水中埋葬。在今天地方召會中的帶領,也從未教導多次受浸 的實行。少數信徒願意再次受浸,埋除老舊,也是個人自己的決定。

十、關於「搗整個基督教的亂」的指控

李所說的「基督教」乃指偏離聖經教訓,滿了宗教、儀文、規條的龐大組織。在此組織中,充滿了聖品階級制度及政教合一的混亂。事實上,中國政府在五十年代推 行三自愛國運動,驅逐各宗派離開中國,以導向目前中國之後宗派時期,也是基於基督教組織的混亂,而推行之改革政策。這也是唐、任二位對李氏的誤解。